香港迪士尼開幕了。

照理來說,台灣應該是第一個有迪士尼樂園的華人地區。拜台灣的官商勾結與短視近利所賜,如今這個舉世聞名的遊樂元拱手讓給香港,留在台灣的,是一個虧損累累、營運不善的水上樂園。

這讓我想到了古根漢美術館(我總對這件事情念念不忘),多麼相似的情景。據說香港的西九龍,也要蓋一座大型的藝文中心,古根漢美術館赫然明列其中。如果我們否決的議案是正確的,為什麼不過隔個南海的香港小島,一反其道的汲汲營營?愚蠢的究竟是我們,還是他們?

我覺得很遺憾,古根漢美術館這件事情,自一開放被打入政治操作的地獄後,就在無任何討論的空間。許多人對古根漢的空泛印象,只是胡志強為了要競選連任的手段,我覺得很好笑。怎麼有人為了要競選連任,搞了一個如此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還是個爭議如此之大的事情?他大可以學民進黨首長發發老人津貼、辦幾場街舞大賽,至不濟還可以弄兩顆子彈,怎樣都比找古根漢來得輕鬆許多。犯不著為了台中市,賠上過去擔任外交官的老臉。

古根漢的爭議,最多人談到的是金額漢古根漢基金會的強勢。關於金額問題,我發現多數人真的是兩套標準:國防部6108億、行政院五年五千億、治水八年八百億的特別預算,也不見得那些反對者有什麼微詞。古根漢的建造費加維持費,充其量不過是上述特別預算的零頭,如果僅古根漢我們就要斤斤計較,那民進黨這五年來的作為,台灣豈不是早就破產了?許多人衝著國家安全、衝著治水防洪,縱然金額高得荒唐、內容空泛草率,仍要力挺到底。獨獨文化,這可有可無的東西,就是幾百萬的經費都顯得多餘,更何況是幾十億?民間跟中央政府這種輕視文化的態度,根深蒂固,連藝術工作者自身都不可免,經費一事,恰可作一實例來註腳。

再云古根漢基金會的強勢,這是許多批評者必會提到的重點。是的,即便在美國,古根漢也算得上是強悍而獨斷的,他們象徵的是藝術商業運作的極致,且在藝術品味上有著極為明顯的好惡,在美國市場上是趨於保守的。然而這些東西來到台灣,真的會有什麼「負面」的衝擊嗎?我所想像的衝擊,大概就是讓原本幾乎沒有所謂「藝術市場」的台灣,多了一點活絡的氣氛,並且給那些僵化顢頇的的美術館經營者一點刺激,提點他們藝術和文化是需要經營的,不是擺在那兒就會有的。台灣的藝術生態自五零年代開始,就一直跟隨美國的腳步,照理來講,古根漢可以把經典的現代藝術作品直接呈現在台灣民眾面前,應該是再好不過的事情。但藝術家們反而多有反對,這是什麼樣的心態?有些人說與其花幾十億請古根漢來,不如花幾百萬設立藝術村請藝術家進駐。可是要請誰呢?那些反對者嗎?我可不可以請DamienHirstSarah Lucas等當代最著名的藝術家?我想提振的是台中市民的藝術修養及眼界,可不是在解決地方藝術工作者的生計。

古根漢不夠好,但對台灣而言,已經是足夠的了。台灣美術是什麼?我們很重視自己的美術發展嗎?我們有像法國、義大利那樣,有著一套完整的發達的美術史論述,並且擁有各式各樣不同類型的美術館供人參觀嗎?我們連被「消滅」的本錢都沒有,還有什麼好怕的呢?更何況,古根漢真的是霸權嗎?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台中市政府向古根漢爭取台灣藝術家在美術館中展覽的空間,甚至是到國外分館展覽的機會;除了古根漢,聖彼得堡的冬宮美術館也是合作的對象之一,台灣將同時可以接受到美國與俄國的藝術作品。俄國藝術很強勢嗎?至少在台灣,我不如此認為。只是大部分的人都還來不及知道的情況下,案子就這麼被「擱置」了,搞不清楚狀況的我們,還沾沾自喜以為逃過了「霸權文化」的侵略。

多說無益,只是徒然。我相信胡志強是有炒短線的,他想用最快的一個方式把台中推向國際舞台。但相較於民進黨的高官只會想盡辦法地過境非邦交國或是砸銀子去邦交國無所事事的繞一圈回來,胡志強總還是高明得多。他至少抓對了兩個方向:一個是文化、一個是商業力量。文化產業可以創造出比電子代工更高的產值,也能夠在國際上爭取到知名度。這是現在韓國走的路,也是現在中國走的路,胡志強不過是跟著潮流而已。無論古根漢代表什麼,它的出現替台灣樹立了一個我們追求文化產業的標竿,只可惜台灣的政客有能力摧毀這個標竿,而無力替我們塑造一個更好的願景。若有任何人,就是陳水扁也好,要用龐畢度取代古根漢,提一個更誘人的、更有國際性的美術館案,我一定舉雙手雙腳贊成,但做不到,絕望地做不到,這是我們的宿命。

迪士尼,一個標準的文化霸權,當台灣人帥氣的捨棄掉後,香港不顧一切的將其爭取過來。也許不久後,我們就看到古根漢在亞洲的第一個分館在香港落成。「沒關係,他們是沒有文化的人。」自命不凡的台灣人,如此的自我安慰著。

後記:其實一如古根漢,香港的迪士尼同樣遭逢不少的批評。香港政府為了要爭取迪士尼建造的機會,不惜訂定許多與台中古根漢如出一轍的「不平等條約」,諸如港府須以極低的價格收取迪士尼的土地租金,港府需負擔大部分迪士尼樂園硬體設施的建造經費,但港府沒有任何權力更動迪士尼當中的設施與模樣,諸如此類,也許猶勝古根漢。我也看到了有人揭露迪士尼建造過程中的環保缺失,這也是港府為了趕工討好迪士尼的一環。但香港總是一個知道自己未來發展的城市,他們的官員知道,為了吸引更多的大陸及台灣遊客來消費,維持他們的服務業收入,當上海在與他們競爭的時候,他們不得不如此做。台中的古根漢如此不公平,是因為台中根本沒有資格成為古根漢的候選城市,這是讓台中跟其他城市相比有競爭力的唯一方式。台中的市議會因為一時的鄉愿而終止了,但是他們沒有辦法給台中一個發展的願景與目標,讓台中終究只是一個地方城市的格局,無法登上國際的舞台。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