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Yu-008
「轉變的藝術:中國的新方向」孫原與彭禹作品「我沒有注意到我在做什麼」(2012)局部 Photograph: Felix Clay

倫敦一場新展覽將聚焦在中國當代藝術上。我對這狀態提出看法。

艾未未,2012年9月10日,衛報(原文連結

我們自己辦的這場展覽叫做「轉變的藝術:中國的新方向」是什麼意思?我不認為中國藝術新發展的脈絡有什麼好討論的,因為也沒有什麼舊方向。中國藝術從來沒有什麼明確的定位。確實,上週在倫敦海沃(Hayward)藝廊開展的藝術家,比其他人更加亟於反抗中國政府加諸於上的限制。但這無法改變一個事實:如此只是另一次向西方觀眾介紹所謂的「當代中國藝術」。何以你可以展出「中國當代藝術」,卻不去處理任何一個當代中國至為緊迫的問題?

這個展覽多數的藝術家我都很熟識。他們的作品是很中國,但綜觀而言,整個展覽選件沒有批判的角度。它就像唐人街裡的餐廳,賣的都是經典的菜色,什麼宮保雞丁、糖醋排骨什麼的。大家吃了會說這很中國,但不過是另一種消費選擇,無法提供什麼今日在中國生活的真正經驗。

政府對藝術文化的廣泛控制,已經讓這個國家沒有任何自由表達的空間。六十多年來,任何異議均遭到抑制。中國藝術不過是商品,沒有任何有意義的介入。沒有更宏大的敘事。完全只是用自己曖昧的狀態取悅觀者。

所以中國藝術觀不存在。這是個會限制人身自由、侵犯人權的社會,所有他自以為的創意或獨立性格都不過是假的。極權社會是不可能創造出任何充滿熱情或想像力的東西的。

中國是個充滿繽紛歷史的古國。它的經濟暴起引來全世界對其藝術文化的興趣與好奇心,而且還在成長。但,我可以告訴大家,這是一場沒有演員的秀。中國政府砸了大筆銀子塑造「軟實力」,拚了命要和西方文化交流,以呈現一個文明國家的形象為目標。這些都是非常表面的方式,跟1970年代毛澤東時期的乒乓球外交沒有什麼不同:美國桌球選手邀請到國內來打好玩以促進一些外交關係。同樣還有拿大熊貓當禮物來強化許多國家的外交關係。



去年,我們看到中國在紐約時代廣場放上自己的宣傳。這個廣告放送被官方媒體新華社稱之為「公共外交活動」,看板螢幕上播放著代表性的武打明星成龍、籃球員姚明、太空人楊利偉和鋼琴家郎朗及李雲迪。同時孔子學院在世界各地推廣著中國文化,就像中國雜技團巡演一樣。對我而言,這些是對人類智慧的污辱,對文化思想的嘲弄──宣傳機器不過是在展現沒有本質的技術、沒有意義的產品。

雖然中國藝術受到西方當代文化的影響很大,但它拒絕了人類的基本價值當作基礎。中共宣稱它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但沒人知道那是什麼意思──連中國人也不知道。有鑑於此,以及他們缺乏自我認同,你無法期待中國藝術的展覽可以像西方那樣出現有效的批評系統。這個展覽在策畫時無視人民的掙扎,不關心藝術家需要誠實的表達自己,必然會引導到一個錯誤的結論。在沒有批判背景下,任何自稱是文化交流的都是假的。真正需要的是開放討論,有個辯論的空間。藝術需要抱懷信念。

展覽網頁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