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南下掃墓,我尋隙去了一趟台南市。我從未去過台南市,因著論文的需要,所以必須去一趟,也順便看看這個我從未去過的台灣土地。

台南市的市區有點像台中市。沒有人行道,只有騎樓;機車很隨意的停,車子很隨意的開。大體而言,就像是一般的台灣都會。我其實有些失望,台南作為台灣最早開發的都市,我以為他會「古色古香」,像是鹿港那樣。但是市區除了幾個修葺好的古蹟,其他清一色是後來才蓋的鋼筋混凝土的建築。尤其我們一路驅車到周氏蝦捲,旁邊即是運河,運河兩岸蓋了許多高聳的住宅大樓,羅列成排,單調無趣,全然沒有想像中古都的情趣,非常可惜。

古都風情不是一蹴可幾,國定的古蹟雖然有著良好的保護,但並不足以撐起古都的記憶。比如京都,雖然已有許多古蹟定為聯合國的世界文化遺產,可是真正串聯起古都景色的,是窄小巷弄兩旁的町屋,石板道路,還有歷史沉澱出來的文化。台南的底蘊,我想還是有的,只是都市中迅速汰換的建築,削弱台南人根柢的歷史記憶。我總覺得古都是要刻意營造的,新的建築要故意倣古,舊的建築要不停維修保護,歷史的陳跡才能跑出來。倣古並不是隨便做個樣子,而是按照以前的工序和技術,嚴謹蓋好一棟建築。其實台灣的廟宇應該是最能保存這些技術的場所,但是現在的寺廟多不復以前優雅的比例,施工也粗糙,傳統的剪黏、交趾和彩繪等等,也幾乎不復存在。廟宇尚且如此,一般的房舍街屋等,技術流失勢必更加迅速。銳意倣古,也是期盼透過此種方式,保留傳統的技藝。

此去台南不過半天,所見都很膚淺,僅喃喃而已。台南總歸還是個值得再遊的城市,只是下次再去,不知何時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