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人總不喜外縣市的人稱台中市為「風化城」,可是觀諸台中市容,尤其是市政府幾年來所做的「美化市容」工作,台中啊,越來越像一間粗製濫造的俗艷大舞廳。

拜地理位置、前人餘蔭所賜,台中不僅有「文化城」之名,而且舒適的氣候,即使是首善之地台北,也有不逮之處。可是要讓台中市可以擁有自己的性格,不能只靠著以前所留下來的資產,或是讓一間古根漢美術館設館,讓幾間大型商場進駐就可以交差了事的。連巴黎,這個歐洲文化的中心點,主事者在規劃他們的城市時,都不免要謹慎而小心,更何況台中?

不過兩任市長的城市改造,我們看到了什麼?街道家具的改變,是市民對城市變化最直接的感覺,我不知道其他市民作何感想,但我看到四處新建好的人行道與街道家具,我只感到「混亂不堪」與「華而不實」。

街道家具或許微不足道,但那小小的路燈或長椅卻決定了這個城市街頭的主要景觀。好的街道家具,不僅可以帶給人們方便,還可以統合城市的景觀風貌,甚至街道家具來營造某些特定地區的獨特氣氛(比如公車總站綠川兩旁的鈴蘭型路燈,有其歷史記憶)。我實在看不出來市府在規劃人行道更新時,在街道家具上所投注的用心。即便是第一廣場附近的綠川兩側有成排的鈴蘭型路燈,但優雅的復古情懷也僅止於此,無論是遮雨棚還是欄杆等都很「現代化」,整體看起來就是一個凌亂不堪的設計,只不過將以前的公車站鐵棚給拆下來,看起來清爽點。

而「華而不實」,自然就是那些看起來美美的路燈和繁複的人行地磚。路燈美則美矣,可是卻有很多很累贅的裝飾在那裡,看起來一點用處也沒有,還顯得突兀。這些路燈還「只可遠觀不可褻玩」,人群來來去去,這裡碰一下那裡撞一下,一下子就撞歪了,市府也不趕緊派人檢修,任憑路燈歪斜在那裡,市民好心提醒,就覆文「目前仍是包商驗收期,將督促包商處理」,禮數做盡,誠意鴨蛋。

至於人行地磚,就更是「華而不實」的代名詞了。剛鋪好的地磚不是因為施工不良而屢屢鬆落,就是設計過於繁複,不良於行。當然並非所有的人行道都是如此,可是面對影響城市環境甚深的人行道及街道家具,豈容許有敗筆之處?

我不知道台中市的人行道整修工作有沒有人在作「視覺上」的規劃,如果有,我只能說,他真的讓台中變成一做庸俗的舞廳,讓台中充滿裝飾的不協調,活像一戶俗不可耐的暴發戶。當我看到女中新落成的那棟「粉紅色大怪物」(恕我如此稱呼它),伸出好幾隻長腳將小小窄窄的人行道給圍住,呲牙咧嘴的向一旁可憐矮小的日式宿舍張牙舞爪時,我真的替那些老宿舍難過,他們以後竟然要與那隻粉紅色大怪物為伍。就算沒有那隻粉紅色大怪物,可是碰到如居仁國中外操場那個駭人的鋼筋混凝土鱷魚(因為比較長),府後街那排典雅的宿舍大概也只能無聲的嘆息。市府及學校完全不設法去融入這附近的景觀,讓新的建築物可以與環境產生對話,讓原本寧靜優雅的文教區變得更為協調;反而大剌剌的蓋出一幢一幢不倫不類的建築物,宛如癌細胞一樣一點一點侵蝕掉原本和諧的景象。台北市拼了命的想抓回一點曾經被經濟成長吞噬掉的老台北,那個可以讓人回憶的台北,為何台中還如此急於去破壞?身為台中人,曾經屬於「文化城」的格調,如今在哪裡?在這些看起來「混亂不堪」、「華而不實」的人行道整修,是不是亦為市府處理其他事情的態度?我們的城市發展有沒有明確的方向?

我可以要求台中市的城市規劃,要跟巴黎等世界級的大都市有相同的水準嗎?如果台中要一個國際上有名望的美術館來台中設館,那我們的城市規劃,至少就城市規劃上,可不可以也一起「國際知名」呢?新加坡笑稱他們只會作「長期規劃」,不知道怎麼炒短線,台中能有這樣的氣魄嗎?若台中曾有「小京都」的美名,那我們能不能夠期盼世界上有一個都市會被美稱為「小台中」?

「美的不像台灣」,長官大人啊,我們能不能?

2004/4/22 一修於關渡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