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問你喔。」
「什麼?」
「你之前是不是有跟M和他的學長吃飯啊?」
「……」
「有沒有啊?」
「……有。」
「蛤!真的喔。那M講的話是真的囉!」
「…她講了什麼?」
「呃…你先答應我你不要生氣。」
「生氣?(挑眉)」
「算了算了。」
「你說。沒關係。」
「…我只是想要求證……」
「沒有關係。」
「她說啊,她覺得有點對不起妳,因為那天她學長留你一個人回家,她還不小心跟學長發生了關係。」
「嗯!(瞪大眼)」
「不是這樣嗎?」
「她跟你說了什麼?」
「她跟我說…她跟我說得好複雜,而且…怪怪的…我也說不上來…可是很多耶。」
「你說。」
「她本來跟我說啊,她覺得很抱歉,不能撮合你跟她學長什麼的,可是她又一下子改口說你衣服穿的不好,又沒禮數,讓她很丟臉,什麼什麼他可是在Media Tek上班耶,都馬跟某某千金相親…你不要生氣喔。」
「不會,你說。」
「然後她說…她說…她說臨走的時候他很不愉快,沒有想載你回家的打算,你只好自己搭車回去。」
「我自己搭車回去,嗯。那她呢?」
「她?M嗎?他就說學長載她回去啊,而且還在路上發生了關係。」
「在路上?邊開車邊做啊?」
「不是,停在高架橋下,在什麼橋啊…」
「得了得了,我不用聽這種細節。」
「她就說他很後悔啊,明明是要介紹給你卻失敗,還跟他發生關係……可是她又有一種好像很高興的感覺。」
「很高興的感覺?」
「我也不知道啦,她就說什麼他們兩個人白花時間,至少要爽一下什麼的,然後一下子說她其實是在安慰他,結果就開始寬衣解帶。反正我聽她的口氣就一直都很興奮啦,感覺她好像是自願的,又一直說自己是不甘願,就,很矛盾。」
「很興奮?」
「對啊,她一直講她跟他做愛的細節捏。說什麼他們是坐在後座,本來是在講什麼的我忘記了,可能是就是安慰之類的吧,還是什麼她也說不清楚,然後她學長就突然吻她,然後就做起來了。她就說什麼學長好像帶著怒氣,所以做得很草率,還一直咬她的肩膀,弄得她腰酸背痛的。」
「咬肩膀跟腰酸背痛有什麼關係?」
「不是啦,腰酸背痛是因為他們的姿勢,咬肩膀歸咬肩膀。」
「那為什麼要咬肩膀?」
「她沒有說為什麼耶,她只說他一邊咬肩膀一邊說了什麼。」
「他說了什麼?」
「我沒有記耶。我只記得什麼她說她看到學長的眼睛泛著淚光什麼的,還有什麼她覺得他好像要把過去八年的孤獨寂寞一次都射出來。」
「蛤?」
「這樣不是很難收拾嗎?」
「……你不用去替人家擔心這種事情。」
「啊啊,她說什麼她學長眼中的光芒,讓她想到查爾斯河上的帆影點點,她很感動,所以想要安慰她。」
「所以他就親了她?」
「不知道耶。我就問他啊,哇,你們這麼突然,到底是什麼原因啊。她就說什麼『他可能只是在我身上聞到波士頓冷冽空氣的味道,然後他的小弟弟就想取暖』之類的,反正很奇妙。」
「完事之後呢?他有沒有跟你說?」
「不知耶……我只有聽到她一直說她不想跟他交往,因為怕對不起妳。」
「對不起我?」
「她說什麼他們以前都沒有交集啊,頂多就是在學校吃飯的時候碰到。她跟我說了一大堆她在美國留學的事情,還說什麼他曾經想要跟她交往但是被她拒絕了,還嫌棄她的論文巴拉巴拉,所以現在也沒有可能。」
「誰?誰想要跟誰交往?」
「她學長啊,想要跟她交往。」
「嗤。」
「而且喔而且喔,她說她不想跟他交往,可是她不介意再當一次車床族。」
「這什麼意思?」
「你說車床族的意思嗎?你怎麼會不懂?」
「你不是說她不想跟他交往嗎?但她還想跟他做愛?」
「我也不是很懂她在說什麼啦,大概吧。」
「クセババ。(小聲)」
「啊?」
「沒有沒有。他怎麼跟你談到這個?」
「哈!超巧的,我跟我同學去考試啊,剛好碰到那個學長,你知道嗎,那個學長跟我同學認識耶,好像是世交還是什麼的,總之就很久不見的朋友啊,她就請我們吃飯,剛好我們已經有預約了,就去吃健康鍋啊,剛好M說她當天有事情會晚一點,我們就跟他先吃啊。而且,吼,又很巧,他吃完在櫃檯付錢的時候剛好M來,我看M好像嚇到的樣子,就問我們怎麼會在一起吃飯,我就跟他講啊。我就跟他說學長付過錢了,叫她快來吃,因為我們都吃差不多了,她臉就一副很不高興的樣子,我就問他怎麼了啊,啊他就跟我講這些事情。」
「不高興?她為什麼不高興?」
「我一跟她講G已經付過錢了,叫他快點吃,她就突然不高興。說什麼看不起她、欺人太甚,區區幾百元她才不需要叫他買單之類的,總之就是一直murmur,我就問她怎麼了,她就啪啦啪啦一直說起來。」
「但她跟你講了那麼多她跟學長做愛的事情?在餐廳?不是還有你同學?」
「我同學跟那個學長先走啦,而且下午一點了人沒有那麼多了啦。」
「……」
「唉喲唉喲,沒有關係啦。」
「我沒有差啊,又不是我在那裡。」
「對啊對啊。那她講的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你就聽聽算了,反正這種事情你也不可能講給其他人聽吧。」
「怎麼可能。……所以是假的嗎?」
「你就聽聽就算了。」
「假的喔?」
「嘖。」
「唉喲,好啦好啦,我只是想確認一下嘛。所以是真的喔?」
「你一定不相信。」
「為什麼?」
「反正我說的你也聽聽就算了,信不信你自己決定。」
「哇,什麼什麼,第二種版本喔!」
「對啊。」
「好炫喔。怎樣怎樣。」
「那天他送我們兩個人回家。」
「是喔。」
「而且呢,他先載M回家,才又載我回去。」
「蛤?所以她那都編的嗎?」
「…Well,你講成這樣我都覺得好像是真的,可能他們真的做過,只是不是這次吧。」
「就這樣?」
「什麼就這樣?」
「M的部份就這樣?」
「她有叫我們到她家啊,但太晚了我們就沒有上去。」
「是喔。」
「嗯。」
「那你們兩個咧,你們有『那個』嗎?」
「當然是沒有。我沒有帶任何『禮物』回家。」
「噗哈哈哈。」
「不過他約我隔天出來,然後我們有做。」
「喔~~~他怎樣他怎樣。」
「什麼怎樣?」
「有沒有咬你啊,有沒有『把過去八年的孤獨寂寞一次都射出來』?」
「噗,沒有。」
「沒有嗎?那你們都幹些什麼去了?」
「嚴格來講,我們只做到一半。」
「一半?」
「因為他中途impotent。」
「什麼?」
「嘖。」
「蛤?……啊!(睜大眼)真的假的?」
「反正你什麼都聽聽就好了。假的啦假的啦。」
「什麼啦,你都愛打哈哈,真的還假的啦。」
「真的又怎樣?你要講給別人聽嗎?」
「我只是好奇心想知道一下咩。」
「請你把好奇心留在你的學術專業,不要專事打聽八卦。」
「我成天埋在書堆很枯燥啊,這種八卦可以調劑身心。」
「我看是澆灌你乾枯的身軀吧。」
「呿,不是impotent嗎?怎麼澆灌我的身軀。」
「哈哈哈哈。」
「所以咧?」
「什麼所以?」
「他真的不行嗎?」
「我想是因為他才『把過去八年的孤獨寂寞一次都射出來』吧。」
「吼喲,你不要一直顧左右而言他。」
「唉呀,他也不是壞人,我也不想碎這種嘴破壞他名聲。」
「喔呵呵,所以是真的囉。」
「唉唉唉,不講了不講了。」
「喔呵呵,喔呵呵。」
「好了好了,對話可以結束了,我好渴我要去買飲料。」
「八年的不行,不行的八年,呵呵呵,呵呵呵~~」

後記:筆者才疏學淺,奇人逸事只能改編至此。為了要「經典重錄」,我很偷懶的用對話體寫完,務求某些經典可以「原汁原味」,什麼文筆情節鋪陳編排一律從簡,望大家海涵。如此說來,靈感來源應該要跟我並列作者才是。大家看看就好,我也要去買杯飲料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