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時分,M焦慮地拿著一件件衣服在身上比試,床上鋪滿各色小禮服。

M挑了一件大挖領短袖的黑色針織衫,領口四周還綴著一些亮片。她挺起胸部,拉稱下襬,在穿衣鏡前面左擺右擺,時而睨眼凝視,時而縮下巴吊眼睛,裝出楚楚可憐的模樣,如此不停搔首弄姿,還將領子往下扯了扯,希望可以露出更多的乳溝。為求「自然浮貼」,甚至不穿胸罩。

「要是可以穿調整型內衣效果就更好了。」M用手掌推著乳房外側,向中間擠了擠,不無失望的喃喃,但隨又對著鏡子下彎,一隻手假意遮住胸前的春光。

「哼!這樣就夠了。」

隨即拎著小罩衫和包包出門。


「嗨~~」M滿臉堆笑,向馬路對過的學妹打招呼。學妹對到她的視線,滿是驚駭,指著M支支吾吾:「學姊,你…」
「怎樣,不錯吧。」
「……你穿這樣是要幹麻?」
「哎喲,跟人家約吃飯總不能太隨便吧。You know it's the required manner.」
「Yeah. Manner.」學妹看著M,一臉咦然。
「倒是你,你穿的什麼啊你,枉費你是名校出身。算了算了,快走快走,嘿,我們遲到了你知道嗎?」看著學妹有些愣愣的,她有點小小的不悅。

進到餐廳,G已經在裡面等他們。
「嗨!G。」M等不及帶位,離開學妹逕自往座位走去。
「欸!快來啊快來啊。」顧不得學妹還在走過來,M興沖沖泡到G面前,大力揮手招呼學妹。「好久不見啊G,最近在Media Tek如何?啊、啊,對,讓我介紹一下,這是涼子,慶應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現在正在準備特考。涼子,這是G,my school brother in M University,現在在Media Tek高就。」M抓著學妹的手,例行公事般地介紹完了,便要向桌邊走去。G很具紳士風度的將他位子右手邊的椅子拉開,被M老實不客氣一屁股坐上去。
「Thank you, G.」M對G漾開滿臉笑意,手上卻指著G對面的位子。「來,涼子,你坐這裡,面對面坐比較有話聊嘛。」
「欸欸我來我來。」涼子訕訕地正要走過去坐下,G卻急忙到位子旁拉開椅子。
「謝謝。」涼子投以一個禮貌的微笑,眼睛卻顯得有些無神。
一個晚上,M不停跟G找話題聊天,身體還作勢依向G的位置。G很配合地跟著微笑回應,只是左手偶爾像是在撣右手手臂。涼子看著他們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插話,心裡幹聲連連:「最好你們都在提那些美國的陳年舊事,現在是在再續前緣嗎?」兩頰的肌肉因為僵硬的微笑幾乎快沒了知覺。

不過現在生氣也沒什麼立場。涼子早就猜到M要替她介紹對象,動機不是那麼單純。M自己也老大不小了,她身邊的朋友同事,嘴巴不說,心裡都知道M急著把自己推進結婚禮堂,還煞有其事的參加婚友社,務求自己的對象群可以符合三高,要不至少兩高。眼前這位,費斯還算不錯,穿著也堪稱體面(領帶和袖扣配得蠻好的),跟她是博士班的前後屆同學,還在Media Tek「高就」,就算不是十分,總也有個七八分吧。M這人就是這樣,明著總愛擺姿態,什麼「要在一起早就一起了」、「我那時候在唸書那有那種時間」,還嫌棄人家變得趾高氣昂,「總愛擺架子」,暗中又哈得半死,之前還去探聽人家有沒有交往的對象,一聽到人家戀情結束了,火也似的排了這次聚餐,爭取加薪都沒有這麼積極。涼子看著M巴著G不放的樣子,彷彿之前的不滿嫌棄都是玩笑話,果然嫌貨才是買貨人。

說是幫我介紹對象,根本就是替自己聯誼,涼子後悔自己一時腦子壞掉,答應M這次約會──雖說一開始是涼子拜託M幫她找對象。不過涼子更後悔的,大概是後者,請鬼拿藥單,不啻自取滅亡。

「咦?東京哪邊可以賞櫻?你在日本有沒有去過?」涼子正百無聊賴,心思都不知道飛哪兒去了,突然被G問這一句給嚇到。
「啊?這個……」她一時反應不過來,M卻搶了她話頭。「欸欸欸,說到櫻花,DC的櫻花也很讚耶。有一年放假的時候,我跟Terry、Luc、Jacob他們開車去DC,好開心喔……」M說得花枝亂顫,涼子僵在一旁,臉色有點難看。

「我不喜歡DC。」G簡潔地掐斷M的話鋒,隨即向涼子問道:「你還想喝點什麼?我們可以再點幾杯調酒。」
「好啊好啊好啊…」「你們看酒單,我先去個洗手間。」不等M插嘴,他從容的離席,往廁所的地方走去。

「嘖。」M望著G的背影,眼睛瞇了起來,一副到手獵物又跑掉似的。右手拿著酒單,左手下意識地又把領子往下扯了扯。「你要喝什麼?」
涼子接過酒單,望著那些奇特的酒名。「我根本就沒有什麼在喝酒啊,還帶我來這種地方,果真醉翁之意…」涼子盯著單子,悶悶地想著,看得有些出神,M喊了喊她。「看不懂啊,看那麼久。」
G此時回到位子上,M像是抓到什麼把柄要打小報告似的跟G說:「唉,你看,是不是日本留學回來英文都不好啊,連個酒名都看那麼久。呵呵。」講完還不忘要乾笑兩聲,以為自己在說笑。現在涼子是真的心裡不舒服了,不過發個呆就被說英文不好,美國回來很了不起嗎?變成陪客也就算了,還要兼被消遣,這頓飯的代價怎麼這麼大啊?

「我累了,我想回去了。」涼子定定的看著M,眼中透露她不是應酬話說說而已。也許G可能真是個不錯的男人,但她不要在這種場合跟M淌混水。反正是為人作嫁,除了免費的一餐飯,她還要陪客兼被虧,什麼好處都跟她沒有關係,索性早完早了。
「蛤~~好掃興~~」M還想著要最後掙扎,G卻應和涼子。「累了就早點回去,都這個時間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不用,我跟學姐一起回去。」
「不麻煩的,我送你就好了。」
「那我呢?我這個媒人呢?」M的臉一陣青一陣綠,她可不想可憐兮兮地自己叫計程車回家。
「要不,就都送好了。」涼子看M那身裝扮,就是不為同學情誼,也得為她的人身安全著想。
「……也好。」看得出來G有些猶疑,但他還是很溫雅的答應。

果不其然,G先把M送回家。M還在最後掙扎,路上一直說要續攤,「學長不要掃興嘛,難得見一次面,涼子回家我們還可以再去其他地方啊。」但再怎麼無賴,也不可能像欲求不滿的女人一般,巴著方向盤開到汽車旅館。要下車的時候,M還裝做非常明理識大體的樣子請「兩人」上來喝茶,「一起上來休息一下解解酒嘛。」,真是擺明了的藉口,開車的人才不過喝了一口馬汀尼而已。

送走了M,車裡的氣氛居然有著微妙的變化。兩人雖然都默不作聲,但剛剛尷尬不舒服的感覺,涼子卻覺得正在一點一點消失。
「你真的是慶應畢業?」G打破沉默。
涼子無聲地笑了。「你以為M在騙你嗎?」
「啊、喔,我不…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唉呀,我只是想找個話題。」
「沒有沒有,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涼子對著G,真誠地笑了。
兩人都笑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