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北韓研究的書籍常常是是無意間的「邂逅」,此書便是我在逛書店時「巧遇」,看到熟悉的金正日大臉,稍事翻閱,我便直接拿去櫃檯結帳。北韓研究在臺灣已經蔚然成一市場,從二十幾年前的脫北者著作到最近一年的新書,臺灣在這幾年追得很快。《敬愛的領袖》的英譯版本僅僅是去年的事情,也就是說,在華人世界中,臺灣的北韓資訊基乎與歐美同步。

而從脫北者或研究北韓的叢書中,也可以看出一個發展方向。最初對北韓的直接證言出自從勞改營逃出的脫北者,接著是邊境地區的脫北者。而後接近權力核心的脫北者一一現身說法,且隨著北韓因為經濟困境,有限度的開啟對外大門好換取外匯,也有愈來愈多人以(或藉由)遊客的身分去觀察北韓,理解北韓的樣貌。然而,北韓實在是一個情報封鎖太嚴密的國家,再加上歐美世界對北韓總有一些既定的成見(可以參考「平壤冷麵」裡面的描述),就算北韓的研究成篇累牘,我們還是對北韓一知半解。

這本書最大的價值,無疑是他以北韓政權的核心人物,一一解釋外人看起來難以理解的北韓行徑。同樣是臉譜出版社所出的《沒有您,就沒有我們》,講述的雖然是北韓的精英子弟,卻不免仍蒙著一層神秘的面紗。而《敬愛的領袖》則是以過來人的身分一一析明。這樣講雖然對他的艱苦經歷感到抱歉,但比起他的逃難過程,他在文中所夾雜對北韓政權的分析,對我更有意義。

對照《最純潔的種族》中麥爾斯(B. R. Myers)的研究,有些外人看起來不可解的地方就可以解釋了。比如說,在日朝鮮人回去北韓後的狀態轉變,一方面北韓的階級分野將歸國朝鮮人歸為「動搖階級」,但既有顯示出來的資料,歸國朝鮮人明顯有著優越的地位。書中告訴我們,這背後有個轉變的過程,由於在日朝鮮人優越的物質生活與曾生活過日本的眼界,使他們成為金氏政權的威脅,但另一方面,也只有這些人在日本所學習到的知識與日本親戚不斷匯入的金錢與物資,才能使北韓得以在跡近崩潰的狀態下還能繼續運行。這大概也是金氏政權的兩手策略,一方面要倚重這些人,一方面則以此當成把柄,牢牢控制他們。

又比如說,麥爾斯透過他在南韓的外部研究,認為北韓政權其實不是依據儒家的傳統在統治,因為金正日與金日成之間有許多奇怪的互動,與認知歧異甚大。其實這是因為金正日是以細緻的方式逐步控制權力,繼而奪走金日成的大權,我們不如將此看成是「弒父情節」的東方版本。而因為金正日一開始任職的地方即是宣傳部門,因而我們所看到所有描繪金正日與金日成的繪畫,都可以看成是金正日的意志,畫中的金正日與金日成平起平坐,金日成被架空成一個象徵,金正日才是大權在握的背後操控者。從這樣的角度理解金氏政權,方能夠解釋一些傳統父子相繼的儒家社會所沒有的奇異狀況。而根據作者的分析,我也可以依此推論,在他離開後發生的金正恩交班,可能也有類似的情形。不過相較於金正日花費長時間慢慢控制金日成的大權,金正恩的大位顯然是金正日的授意,因為金正恩出現的時間晚,而且出現得太突然。

此外,就如《沒有您,就沒有我們》所提到的北韓民生,此書亦提到,在北韓,即便是最核心的政府中央官員,受困於全國基礎建設的匱乏,一樣缺乏穩定的供電與供水。長年的民生匱乏連作者這樣享盡特權的精英核心,在真正到了外面的世界時,仍對我們習見的景像大為詫異。這種對世界認識的落差,幾乎所有脫北者都有類似的經驗。但像作者這樣曾大量閱讀接觸南韓出版品的人,也不免受制於他所成長的環境,或許可以說明這個政權荒唐的地步。

看完以後,我對於北韓的統治者有另外的感觸。幾乎所有的獨裁統治者都恣意妄為,可是某種程度上,他們也作繭自縛。金正日為了得到絕對的權威,幾乎整肅了所有他身邊的人,製造出一個全然虛構的歷史,把自己抬升到神一般的地位,永遠的與世隔絕。這種狀況,跟毛澤東很相似,彷彿金正日不知不覺間追隨了中國的腳步。我不知道對毛澤東而言,他將自己抬到神一樣的地位時,是否會有高處不勝寒的痛苦。但作者當年第一次看到金正日的眼淚時,覺得那不是宣傳口號中所講的「慈悲神聖的眼淚」,而是「絕望之人的眼淚」,隔絕於世界的絕望。我想到美國曾拍了一部卡通(木偶)B級片「美國賤隊:世界警察」(Team America: World Peace),雖然是充斥克里屑的無敵嘲諷片,但其中一段金正日木偶感懷傷時倡的一首「我好幾寞」(I'm So Ronery),搞不好歪打正著金正日的本心。



看完此書後,我對北韓政權的黑暗又多認識了一點。北韓的問題,遠不只是經濟崩解,而是這個社會在一人長期恣意妄為下,已經變成一個變態的社會,就算內心沒有遭受蠱毒,也很難有一般知識與人性純善。因而我愈發覺得,就算北韓的金氏政權崩塌,由南韓控制,北韓仍不能夠與南韓統一。南韓只能透過一個傀儡政權取代金氏,繼續維持一個與原本政治很類似的統治。然後逐步、緩慢的改善北韓的基礎建設,恢復市場經濟,恢復人在可以自食其力後所擁有的尊嚴,北韓才不至於成為南韓的負累。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