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


華盛頓郵報社論,五月廿一日

他們終於說出來了:中國國務院日前發表聲明承認巨大的三峽大壩有著嚴重缺陷。即使這項建設產生大量電力需求及防洪,聲明仍說到:「仍然有迫切的問題亟待解決,如移民的安穩致富、環境保護和防範地質災害。」即使這樣相對坦率的用語,對長期土石滑動的致命性,大壩所帶來的水污染、社會混亂,陳述仍然含蓄。當國務院發表聲明的同時,從大壩往下游的航運都因乾旱而癱瘓,這在蓋大壩以前是不曾發生的現象。

這不是官方第一次接收到三峽大壩的危機。兩千零七年十月,官方媒體引述專家論述對大壩的負面結果,並擔心出現環境浩劫。但最近這一次的警告係第一次政府自己發出的警告。這個聲明引來一個明顯的疑問:為什麼中共之前不聽取警告?除了把一些異議者抓起來或壓制聲浪外,他們為此花了十五年的時間,耗掉數千億資金,淹沒十三座都市、一百四十座城鎮和一千六百個村莊,這是一百二十四萬人曾經稱之為家的地方。

中國領導人對半途而廢這事很有經驗,最顯著的例子就是共產黨對文革的不斷譴責,說這是少數極端份子的行徑,而非一黨專制的錯誤。糾正過去的錯誤必須要符合現在的政治議程。

三峽大壩的問題可能是要替目前的議題有所緩衝:溫家寶和提議要在下一個五年計畫中加強水力發電的勢力互相角力。溫氏對雲南怒江將要興建的另一個大壩有所顧慮,如果他成功的話,中國就會少一點河流像長江那樣毀於大壩,總是件好事。但無法容忍異議的中央決策過程,仍會讓三峽大壩擺在最首要的位置上,維持不變。

國務院對三峽大壩的聲明允諾會加強防災系統,增加環境保護的經費,增築堤防,並援助許多被迫離開家園的人民。換言之,縱然這個體制製造出問題,人民仍得依靠這個體制來修補問題。只要共產黨繼續他的獨裁體制,就不會有第二種選擇。

另一篇文章:三峽大壩 - 早拆比晚拆好,晚拆就拆不了(中文)

後記

中共中央首度就三峽大壩的問題發表聲明,足見三峽大壩的問題有多麼嚴重,也讓國際媒體對此大加報導。三峽大壩從規劃以來,一直有許多反對的意見,完工啟用後,問題更是一一浮現。姑且不論之前的汶川大地震是否真的跟三峽大壩有所關聯,光是大壩本身的問題,就已經相當嚴重。今年長江史無前例的被迫停航,不僅是上半年的旱象,三峽大壩更是眾矢之的。中國本想藉南水北調來舒緩華北地區的缺水情形,如今只怕連華中華南都自身難保。

中共想藉「人定勝天」的方式,改變地形地貌以符合他們的需要。這種把自然當作工具任意改造的觀念,不用其他人指責,大自然就已經自行開始反撲。遺憾的是,中共這種觀念已經根深蒂固,不要說山川大地,連天災都要「戰勝」,如思心態不僅是可議,簡直是可怕了。這也讓我重新思考古代天人感應的說法。古時以天災或天文星象的變化託稱禍異,希望在上位者能夠反省自己的作為,實行仁政。方式固然迷信,但並非絕對無稽,至少這種想法能讓人得以敬天畏地,知道自己的有限,順應自然的規律。今日我們以為科學昌明,一切都能操之在我,結果造成氣候極端、國土脆弱,尤有甚者,像日本一樣,從原本的地震海嘯,變成極其嚴重的核能事件,而人類仍舊無法收拾。

另一篇關於三峽大壩的文章更是透露出大壩本身的人事弊端。我還以為共產主義下的水壩是國家財產,想不到這個水壩竟屬於一個私人企業。用人民稅金蓋起來的水壩,人民繳納電費,最終的利益居然只給某些董事和持股人!因此文章以充滿陰謀論的思維,認為國務院看似坦承錯誤的聲明,其實是方便他們索取公帑的憑藉。國家的公產一旦成為某些人逞其私利的工具,所造成的傷害和規模,去想想台灣的前總統就知道了。長江兩岸的人民未來將會如何,實在難以想像。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