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SMAN

特務片自然是要圖個爽快,通篇克里屑(cliché)當屬自然。但陳腔濫調中,若還能安入深意,那就是難得的功力。誠如林語堂所云:「所言未必句句至理,而至理常於偶言中得之,未嘗一心關心世道,而世道人心,亦可於偶語中道得款曲。」當然,我想這部電影若別有深意,不是偶然,而是刻意。所以這更要見功力,如何深則深矣,但不減其娛樂本質。

這當中我覺得最好玩的,當屬善惡之分。孰者為善,孰者為惡,其實不那麼絕對。該片呈現一貫英格蘭式插科打諢的風格,要有英國紳士那般「不經意之經意」,拯救世界都不是那麼義正詞嚴。這不僅相當程度削減了好萊塢電影那種很讓人反胃的「絕對正義」,也暗示那個「惡」沒有那麼惡──至少對我而言。

但設定中,「反派」的理想是要「拯救地球」,而片中尖刻的點出「人類是最嚴重的病毒」,在我眼中並不是什麼荒謬絕倫之言,我甚至覺得這種觀念挺正確的。為了要「平衡」這個論點的「正當性」,「反派」只好用了一個很不正確的處理方式。但他又埋了一個奇妙的伏筆,當「反派」不斷遊說國際政要參加他的計畫時,碰到拒不答應者,他不是殺之後快,只是關起來。顯然在編劇的概念中,會同意的人顯然比「反派」更邪惡,所以到片尾,編劇就給了那些人一個好死,反而反派主角拖延了許久。

又,片中處處出現「不經意」的調侃,其中談到中國的特務機構時,反派甚至幹譙了一聲,北京的軍特系統才是全世界最神秘的機構。主角想要加入的特務單位雖然號稱不隸屬任何政府機構組織,卻仍然執著於血統與階級──非常英格蘭,偏偏在片中扯後腿的,都是重視血統名門,或本身是血統名門之人。且此片也緊跟近來風靡一時的「英倫紳士」熱潮,片中所有的男性全都包緊緊,即使主角身材養眼,也不過短短出現一幕,似是要追懷只憑藉瀟灑形象就能風靡觀眾的過往。而確實柯林佛斯在片中的紳士風度,也足以迷醉一干粉絲。

總之,我忽然可以歸整出一點「好片」的基本要求。可以俗,但要如何在俗套裡脫出陳窠,就是偶爾穿插一點嚴肅的深意。以前的港片雖然「無厘頭」,但仔細看是有很多教化意味的,只要沒有道德教訓在片中當作沉潛的伏筆,純粹笑笑鬧鬧,就真的是難看至極。這或許也是我討厭中國電影的原因,因為中國電影缺乏道德觀,只有「黨意」。所以中國電影大都看起來面目可憎。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