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_kong_demo
民主和認同政治並非相互排斥。但此話無法說與中國共產黨。

ELLEN BORK,2012年2月17日,外交政策(原文連結

去年十二月,香港社會學者鍾庭耀發現自己位處政治風暴的中心。他在知名大學所主持的一項意見調查中,發現認同自己是香港人的數字是過去十年以來最高。調查也顯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數字低到僅有16.6%,是十二年以來最低的水準,僅有三年前的一半。

之後當地的共黨報紙大量攻擊這位民調專家。以「政治騙子」或「黑金政治的奴隸」等帶有文革遺風的謔稱抨擊鍾教授。北京派駐香港的官員郝鐵川,接受當地媒體訪問時稱鍾教授的調查「不科學」與「不合邏輯」。

北京因香港的殖民地背景,一直懷疑其忠誠度,尤其在「選舉」期間對言論特別著重。今年三月,1200位幾乎是忠貞的親北京份子將會選出下一屆的特首,九月份香港市民將會投票選出35到70席不等的部份立法會席位。去年秋天,親北京的候選人贏得絕大部分的地區選舉,然而隨後出現選舉舞弊的調查。北京當局對鍾教授的攻擊──連同所謂「四人幫」的著名民主倡議者──可能是希望能讓可以聽命辦事的人繼續穩坐特首之位,並試圖希望步入民主的主流香港民意跌股。

但北京的憤怒反映出共產黨更深層的問題:任何追求公民自由、獨立司法、出版自由及政治結盟等要項的香港人都會發展出地方身分認同。當北京和英國結束香港問題協商後,他承諾「高度自治」,並同意民主是「最終目標」。然而,北京保留這些條款的解釋權,而自主權移轉之後,他多次延後香港人自己普選首長及立法會的時間。

香港人積極捍衛自己的公民權與參政自由。北京對此大為惱怒,包括每年七月一日回歸週年的遊行示威。2003年高達50萬人的大遊行,阻擋了由北京起草防止顛覆政府的基本法第23條──「人民對抗中共獨裁政權和香港傀儡政權的勝利」劉曉波在2007年一篇文章中所寫,他的詩文集最近又重新出版。去年七月一日遊行人數增加,原因之一在於反對政府對補選措施的議案。此議案讓空出的席次直接由第二順位遞補,顯然是在懲罰部份辭職的民主派議員所倡議的「民主公投」。他們贏了。而如今劉曉波,這位2010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因控顛覆罪被捕,他的臉出現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週年紀念海報上。

香港並非共產黨唯一要面對身分認同和民主價值連結的地方。數十年來,中共重視台灣遠高過香港,畢竟香港的租借身分會在1997年到期。事實上,應用在香港所謂的「一國兩制」,最初是設計要用在台灣。當卡特總統切斷與台灣的關係,並撤離美軍後,北京就希望能引誘、甚至是威脅台灣能與大陸統一。

但迄今沒有發生──不僅因為美國國會立法承認與台北的外交關係並承諾協防台灣,台灣自己也發展出地區認同的民主機制。民調顯示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重不斷上升。最初有觀察家認為,台灣認同的上升是人為的,是獨派政客為尋求政治優勢,分化外省人和本省人的結果。但事實上,根據人類文化學者,《台灣人是中國人嗎?》一書作者Melissa J. Brown說,自台灣這幾年來擁抱民主後,其政客「並沒有人為操控,只是強調台灣認同不斷在發展的轉變」。儘管台灣對中國的關係有不一樣的政治傾向,但最主要的兩個政黨都認為,在尋求這座島嶼的命運的解決方案時,民主是必須要素。

「就北京的觀點來看,毋寧更糟」戴維森學院政治學者Shelley Rigger寫道。台灣民眾「對民主的重視遠高過任何一種特定的結果。」民主政治中公民身分的優越性對中共而言是攸關生存的威脅,因為他們所推廣的是奠基於沙文主義、仇外心態和誇耀強權上的民族主義思想。

流亡藏人所發展出來的民主思想也成為北京的挑戰,中共將達賴喇嘛定調為「邪惡的分裂勢力」,象徵封建的貴族菁英,而共產黨則是解放了長期受苦的西藏人民。其實這位藏人精神領袖早已放棄將獨立視作目標,代之以在中共底下「完全自治」。他已經帶領印度的西藏流亡政府菁英實施民主制度。去年三月,他完成政教分離的任務,將治權轉移至由南亞、歐洲及美國等地西藏公民投票選出的首相身上。達賴喇嘛稱,達賴喇嘛的制度是否存續,由西藏人決定,而且他希望能看和一般中國公民對話。所有的事情對北京都是莫大威脅,因為他們計畫在達賴喇嘛圓寂後,透過「轉世神童」建立傀儡政權,強調「愛國主義」和「對祖國的熱愛」。

香港的鍾教授不願猜測對當地公民認同態度變化背後的原因。但他有點挖苦似的指出,「文革式的詛咒和中傷,無論是誰在主導,對香港人建立中國人的身分認同絕對毫無助益。」

態度的波動顯然有很多原因。鍾教授的統計數據顯示,特定事件可能會激起榮譽感與歸屬感,使認同升高,比如1997年回歸中國或北京奧運。相反的,港人對大陸人擴大貧富差距、鑽法律漏洞到港生產雙非嬰兒積累許多不滿。態度惡劣的遊客是另一個不滿來源,甚或在大報刊登廣告指責他們是「蝗蟲」,使對立加深。(上圖照片中的男子正在參加示威活動反對大陸人自駕遊香港)另一方面,有些大陸民眾每年都會到港參加紀念1989年6月4日的天安門廣場鎮壓。

北京指派的特首「候選人」唐英年和梁振英,正小心翼翼的經過香港身分認同的雷區。兩人都批評北大教授孔慶東在電視節目上的謾罵,他據稱是孔子後裔,是位擁護共產黨的名嘴。據孔的說法,香港人「已經習慣當英國帝國主義者的走狗...他們仍然是狗...他們不是人。」抗議者立即牽著狗到中聯辦表示抗議。

然而,無論唐梁,均是綁手綁腳。為了求得香港首長的位置,他們要不跟著大陸的價值觀亦步亦趨,喪失執政能力;要不堅守香港價值及體制,然後失去北京的支持。如此兩難的局面只會愈來愈多,這是他們及他們在共產黨內的靠山都得碰到的問題。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