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發表「一國兩制在港實踐」白皮書,引來極大的議論。隔一天,中共國台辦發言人針對賴清德在復旦大學提到台灣前途決定論,稱「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沒有分裂,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的事實從未改變,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任何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必須由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

網路上隨即湧出許多相關的批評 (或者說謾罵),不過我看了之後,有一個很樸素的感想:原來活在謊言當中,就是這麼簡單。

我最近又重翻B. R. Myers寫的《最純潔的民族─北韓人眼中的北韓人》,有新啟發。書中討論北韓自不待論,但我從中看到一些更有趣的東西,那就是南韓。作者長期待在南韓從事北韓研究,但討論北韓的意識形態,其實某種程度上就是在討論整個朝鮮民族的意識形態。不分南北,整個朝鮮半島其實都繼承了日本人灌輸的朝鮮民族觀,接受日本人所塑造的民族神話和刻意營造出來的民族形象。只是在北韓,這樣的意識形態透過「社會主義」這樣的政治名稱外衣所包裝,而在南韓,則是內化成某種常識。唯一的不同之處,可能是在北韓,因為過度強調所謂的「純真」,因此某種程度上放任北韓人以任性逾矩的方式來看待社會紀律 (但這點可能有過度詮釋之虞,因為這樣的「逾矩」並不是到處都可以,顯然只有要表達對「親愛的領袖」的敬愛才可以);而南韓,就之前的沈船事件引起的檢討,整個社會仍是以「完全的順從」作為價值觀的標準。

但無論如何,透過這個「外人」眼光來看,朝鮮民族所信奉「理所當然的真理」,在他看來不過是刻意捏造出來的「神話文本」,只要把北韓的神話文本拿掉金氏家族,南韓人基本上是認同的。不論是檀君、白頭山、白衣民族、純潔無瑕的民族,都只是某種「神話文本」。

但,「神話文本」不僅存在於朝鮮半島,我們也有自己的「神話文本」。如果以此來看,兩岸三地所謂「進步」與否的差異,可以以「神話文本」破除的幅度多寡為依據。中國與台灣各自有神話文本,以台灣而言,長期存在台灣的神話文本是「台灣是中華民國自由地區,是反共抗俄的模範建設省」,「中華民國」是神話文本的核心,「統一」是支撐這個核心的一個重要基礎。中國則有各式各樣的神話文本,對台灣的神話文本是「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台灣是中國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伴隨與之相關的各式說法。香港本來沒有神話文本,也因此在以前,香港是華人地區最具進步色彩的地區,但主權移交之後,香港也出現了「神話文本」,這個神話文本在此次白皮書可謂全面的充實,將中國收回香港、「拯救」香港、「提升」香港的種種「神話」一一落實成書面,替「神話文本」提供一個欽定的版本。

所以,台灣人自1991年打破「中華民國」在制度面上的神話文本,如今又進一步要打破意識形態上的神話文本,正要逐步解消之際,香港的神話文本卻愈發鞏固,而中共的神話文本則是紋絲未動,其間消長,非常明顯。當然,台灣另有一種神話文本,是上接日本殖民時期刻意營造的意識形態,如今藉由「台灣人的醒覺」伴生而出,比如強調非漢人血統,文化語言刻意強調差異,不斷提及日本與荷西等「非漢人異族」統治的歷史。這種神話文本一直位居邊緣,但最近的發展又有往主流靠近的態勢,仍需要觀察。不過對於專制政權由上而下所灌輸的神話文本,台灣最近顯然有非常明顯的進展。這也足以襯出另外兩地神話文本的荒謬程度。神話文本固然可以用政治或灌輸意識形態來鞏固,但虛假的實質是不會改變的。因為神話文本而產生的巨大扭曲,即令南韓也不可避免。比如在韓流大舉攻陷亞洲,但我們似乎鮮少看到韓國認真的處理被日本殖民那段期間的歷史,幾乎沒有任何連續劇或電影處理,彷彿那段時間不存在,唯一就是偶爾提及的「可惡的日帝」。相較之下,台灣的電影與電視在「本土化」的浪潮下,拍攝了大量日本殖民時期的題材,甚至找了日本人來演出,其間差異,頗值得玩味。

我看到香港輿論對白皮書的批評,顯然很多香港人不願香港的神話文本成立,但抗拒能支撐多久,實屬未知。至於中共對台灣的神話文本,雖然很多台灣人氣得跳腳,實則中共這種說法毫無新意,較諸之前的說法,並無比較緩和,也沒有比較嚴重。只能說他們活在自己塑造出來的神話文本之中,而我們不願遂行他們神話文本中的想像,如此罷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