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無事,百般無聊,想寫些什麼排遣排遣。奈何自己的才識不足,連「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能力也沒有,也缺乏青年學子應該有的年輕朝氣,寫些清新可人的文章小品,只好努力讓自己「老起來放著等」,強迫自己念一些文學作品,以期增長一點自己的學識。

可是書本愈念愈是挫折。前人筆調字字珠璣,往往夾著又深又厚的知識基礎,有時還有流利的外語能力,想自己英文頗破、日文只會單詞,中文母語也不見得好到哪裡去,連背一篇蘇軾的「赤壁賦」都嫌討厭,哪有心思去欣賞蘇公的蘭棹桂槳?現在只是後悔,巴不得一個腦袋當兩個用,連本帶利把以前錯失的都學回來,哪怕變成蠹書蟲,也好過胸無點墨。到底如今的社會,真正的迂腐老學究實在也已經不多見。否則看著書中內容,心中處處疑問,即便是絕妙好辭也無法看的舒坦。

看書看的如此有目的,實在是一件累人的事。我唸的雖是美術科系,卻不常在書店買美術圖書,總覺得是「有所為而為」,連消遣看看也變的像作學問,那種感覺真是不好,而且美術圖書售價奇高,買這種書,除非是真的要做些研究,對我而言,既是傷精神,又是傷荷包。看文學類書,近來也變的有所目的了,不像以前只在乎自己看的高不高興,書中寫著什麼學問,不是那麼的重視。對於某些當代的文學大家,原本是懵懂無所知,直到華人得到了諾貝爾獎,才開始「存有目的」的去找一些在文壇上還有些名氣的作家,連白先勇一些已經可以列入經典的小說,也是最近才接觸的,也順便看一些之前蔚為一時潮流的鄉土文學。只不過,這樣子看書,每當步向書店中滿櫃子的書的時候,總不免遊移起來,究竟是為了自己的喜好去挑選自己想買的書,還是想藉由一些「有名」的書籍去追求這個社會所謂的共識?當一些文化人把朱天心的「古都」當作台北市的文化記憶的同時,是否有那麼多的台北人,跟朱天心有著同樣的台北印象?諸如此類,連我也不免主觀而偏頗。看來看去,反而還是覺得漫畫比較好看,至少不必去用太多的大腦。我尤其喜歡那種爆笑漫畫,可以從頭笑到尾的那種,看完之後,心情都會愉快許多,尤其是接在歷史或文學叢書之後看,更有休息放鬆的效果。

看多雜書,也著實成為困擾。猶記上學期美術史報告迫在眉睫,我竟還盤算著那些新上市的小說漫畫,完全漠視堆在一旁的影印資料,說是「離經叛道」亦是毫無誇張。但長久下來,看書既成我最重要的休閒,買書自不可避免。史學太艱澀、太沉重,跑到文學的懷抱似乎無可厚非。稱之「文學」似是廣大博深,其實我的文學不外乎小說散文,至於詩、劇本一類,不太接觸。我自忖缺乏天賦,對詩沒有太高的領悟力,舊時的律詩絕句,不過看來應付一下考試,而新詩之流,對我而言有時竟像重重的文字障,或支離破碎的自語喃喃,這在網路上尤其明顯;劇本對我而言則是這幾年才接觸的新東西,雖然從小學開始課本課文就有劇本的形式,不過我的劇本經驗仍是在大學後才有比較廣泛的認識,也才比較能掏的出錢來買一些經典的劇本,包括莎翁的四大悲劇等。至於漫畫,對我而言是重要的休閒媒介,像我這種小的時候被父母限制甚多的小孩,就連漫畫都得是天文科普的益智漫畫,諸如小叮噹、亂馬1/2之類的漫畫,在我家幾乎等同於違禁品,能讓看就不錯了。

自從在誠品辦了會員卡之後,我開始買書成癖。我是個典型的敗家子,就是那種在服飾店不買一點東西回家會很難過的那種,在書店也一樣。能入得「寶山」,當然不能空手而回。而且在台灣,書比衣服便宜的多,即便買了三四本書,有時竟還不到五百元,這遠比買那價格與重量不成比例的衣物首飾要來的划算的多。提著一個沉甸甸的袋子,心中真是不住的滿足。只是隨著歲月增長,我買書的癖性愈發加重,尤其我又不會先表列欲要購買的書單,常常是一邊逛一邊挑自己要買的書。有時一發不可收拾,在魚與熊掌不知道要選哪一個的時候,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寧願買錯,不肯放過」,受傷最深的就是我那可憐的荷包。這種情形就是我賃居在外,也不曾稍緩,搬家的時候最讓人頭痛的,就是那重的吃不消的書本,直可謂「甜蜜的重擔」也。

一○一新近開了一間號稱全國最多英文書籍的書店,實在是令人雀躍。台北果然佔據各種利便,除了四處可見的誠品書店,又多了一間英文書齊全的連鎖大書店,再加上有著各式各樣的專門書店,台北實在是台灣資訊最充沛的場所。作為一個喜歡讀書的人,對這樣的消息自然是極為高興。只是看著滿坑滿谷的英文書,又是不停的喟嘆,中文書尚且力有不逮,我還得在這些羅馬字裡頭翻滾,能夠把書給「念好」,也實在是十分不容易的事情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