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尋找緬甸的資料,苦於可徵的紀錄難尋。台灣對東南亞國家素不關注,特別是歷史文化,想要找一些比較嚴謹的介紹都相當困難,唯一找到的是一本台灣的暨南大學出版的小冊子,也不甚嚴謹。我曾看過十幾年前麥田出版的東南亞史,是翻譯國外學者的專書,雖是通識課程的水平,在貧瘠的台灣學術圈中,也算是很難得的。但書中的譯名事後看來非常紊亂,可見成書當時台灣可以找到的中文資料何其稀少,連找通用的譯名都不能。

這幾年來,台灣並沒有太多進步,雖然永和年年在辦潑水節,四平街上的四面佛香火鼎盛,泰國近年又成為旅遊新寵,但除卻國際的政治頭條新聞以外,台灣對東南亞的認識,基本上仍非常薄弱。是以我看到聯經出版「柬埔寨─被詛咒的國度」時,立即引起我的興趣。這絕對不是一本容易閱讀的書,而且要價偏高,但我買此書時,已經是第三刷,顯然銷路不錯。台灣最近對「陌生神秘」的極權國度有著迥異以往的興趣,比如之前一連出了好幾本北韓的書籍,銷路據說都相當不錯。這本書在宣傳上也以類比北韓作號召,顯然想藉此分點銷量上的甜頭。不過就算不用看內容,也應該知道柬埔寨與北韓大不相同。

看此書相當沉重,特別作者是記者出身,非常偏好描寫國內與國際的政治紛擾,有點像是在看非常冗長的《新聞周刊》或《時代雜誌》。政治爭鬥,應該可以精采萬分,但柬埔寨的政治很像台灣的本土連續劇,歹戲拖棚,手段重複,更糟糕的還會一直賠上大量人命。透過美國人的眼睛,柬埔寨的統治階級宛若全世界最自私自利的一群,他們壓榨人民無所不用其極,背信忘義毫無羞愧之色,他們行徑愚蠢卻貪婪,以貧窮需要重建的國際形象吸取世界各地的援助,然後透過層層剝卻中飽私囊。柬埔寨人民不僅貧困,缺乏受教育的機會,還因為長年的國內戰亂與血腥統治,普遍活在驚懼之中,心理受到嚴重的創傷,並將這樣的創傷延續到下一代。

我們可以把柬埔寨遇到的困境歸咎為民族性使然嗎?此書有稍微提到柬埔寨的歷史,今日令人驚嘆的吳哥窟,就是當年稱霸東南半島的吳哥王國所留下來的遺產,即使是貴為龐大元帝國的使臣,也對吳哥國王出巡的壯闊排場印象深刻。但這個王國在失勢之後,便被左右兩邊的鄰國──泰國與越南──開始蠶食鯨吞,柬埔寨也開始為鄰國所鄙夷。十九世紀時,為求自保,柬埔寨主動跟法國締約,成為法國的保護國,成為「法屬印度支那」的一部分。即使法國離開,似乎也無法使這個國家有著比較積極的心態,國家的統治者不停尋找有力的政治強權來依附,並藉此中飽私囊,而這恐怖的副作用,就是犧牲無辜的人民。但面對剝削壓榨的統治者,柬埔寨人似乎習於逆來順受,他們好像不太反抗,也不太爭取,只想過好自己的日子,卑微屈從在貪婪暴戾的統治者之下。

他們甚至也不想憑一己之力改善眼前惡劣的日子,比如盡可能種多一點糧食,或是讓自己的後代可以接受教育。柬埔寨其實是水草豐美之地,土地肥沃,物產豐富,人民幾乎不需要付出太多努力,就可以得到勉強溫飽的食物,但這似乎也讓人不思進取,只想因循苟活。

這本書寫道,國際社會曾費了一番工夫,花上大筆款項,希望柬埔寨可以步入民主自由的制度。但花費鉅帑的扶助活動,除了有幾次伴隨暗殺、賄選、不實投票的選舉活動外,似乎沒有什麼幫助。先進國家仍提供大量金錢援助得柬埔寨政府,但這個國家貧困依舊,因為政府首長忙著將這些巨款據為己有,或是用來分贓給支持自己的高級官員。國際社會似乎也無計可施,因為除了用金錢要脅柬埔寨政府訂定相關法令,最後都總是不了了之,法令只剩空話,但金錢照樣流入達官顯要的口袋。

這或許是此書的英文書名叫「Cambodia's Curse」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柬埔寨有著悲慘的歷史,更因為國際強權第一次主動想要拯救一個國家脫離悲慘的輪迴,卻發現原來是徒勞無功。被詛咒的不僅僅是柬埔寨,我想還包括無計可施的國際社會。當西方的政治思想被奉為人類進步的唯一途徑時,像柬埔寨這樣完全乖違西方政治合理的運作模式出現,除了挫敗以外,他們也想不出第二條路可行。

其他文章:孤兒院是筆好生意?談談柬埔寨的公益旅行災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