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呂美耶寫了一本《漢字日本》,講跟日本的漢字與對外的影響。日本的漢字自中國習來,又因為近代吸收西方學問,為了翻譯西方許多新知識與概念,出現許多「和製漢語」,反過來輸出給中國,影響清末民初一代知識份子。因此日本對於漢語,實有相當重要的影響與貢獻。

不過此書畢竟不是這麼嚴肅的學術書籍,只是希望帶著輕鬆的態度去了解日本人如何使用漢字,當中還穿插講述日本人心性的文章,大概是從部落格文章集合整理之故。其中,白川靜對於「東洋」的理想,頗使我感慨。曾經東亞是一個完整的「漢字文化圈」,知識份子都學習中國古文及古典文學,往來的士人可以用筆交談。但西方勢力進入後,這個文化圈便遭受到極大的破壞,越南改成拼音文字,韓國拋棄漢字,就連文化的發源地:中國,也大幅改造漢字,與傳統割裂。白川靜窮畢生之力投入漢字的研究,但他所期盼的理想畢竟一去不返。

茂呂也提到日本社會的「日語放棄論」,在面對西方強勢文化的進逼時,日本人想到可以比肩的方式,竟是將放棄日文,改用英文或法文。就這點論,近代中國其實也有類似的處境。五四運動時期,就有過批判中文 (主要是漢字) 的風潮,此一影響,最終導致中共進行「文字改革」,出現中文簡化字。但看到茂呂此書,我不免懷疑,當年中國知識分子的焦慮,或許是被日本人類似的日語放棄論所影響,日本人不僅提了放棄日語的論點,在明治維新初期,也有人提倡將日文拉丁化,想要廢止漢字與假名。所幸這些事情在日本並沒有真正落實,但在中國,卻演變成後來的簡化字。

但即便日本避免了廢除或拉丁化,卻仍然在文字上有所改變,這個改變的時間是二戰之後被盟軍佔領的日本。書中沒有提到,盟軍認為漢字是日本走向軍國主義的元兇,為了不再讓日本人受到軍國主義的影響,並希望能增加日本人學習的效率,由盟軍所主導,推行日文漢字的簡化與限用,限縮常用漢字的字數,並簡化部分漢字。然而,在教學推行上,他們發現漢字簡化與限縮反而使得兒童學習的水準大幅降低。然而,時過境遷,戰後才出生成長的日本人毫不知道自己的國家曾有過這段歷史,在面對中國的簡化字時,還得意日本的漢字並沒有簡化,實際上是錯誤的。

另外,書中也提到孔健對中國人與日本人民族性的分別,但孔健用了一個極為錯誤的比喻,他將中國比喻為「騎馬民族」,日本為「農耕民族」,實在是太過荒謬。日本三一一大地震之後,日本政府對台灣高額的援助毫無公開感謝,孔健卻在日本的電視節目上大言不慚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感謝中國就等於感謝台灣」等語,大概可以看出此人的程度。

日本人好講「民族性」,彷彿整個民族都應該有一種類似的性格與傾向,這一方面或許是受到西方的民族主義影響,也或許是日本人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單一民族有關。所以日本人對此頗多著論,也愛與其他國家地區比較。相較之下,中國人講「民族性」,多半停留在口號式的宣稱,很少認真的討論他們所謂民族性的產生。比如之前香港輿論稱大陸的水貨客和觀光客是「蝗蟲」,但頂多講到他們的行徑,很少人認真去分析為什麼中國人最終會出現如此行徑。孔健的「騎馬民族」與「農耕民族」的說法,無疑顯露出中國人對自身民族性的無知。中國人絕不可能用「騎馬民族」比擬,一則中國從來就是農耕文明,傳統上,我們都將「騎馬民族」看成外來的入侵者,從五胡到遼金到元到清,無一不是如此。孔健拿「騎馬民族」來比擬中國人的某些特性,根本是荒腔走板。今日中國人的性格,與其說是「自古以來皆然」,不如說是經過共產黨變造後的結果。但共產黨並不是將中國人塑造出另一種新的性格,而是消除某些教條性的道德規範,而強化人性黑暗自私的部分。因此,不要說日本人不懂中國人,我想恐怕中國人自己也不太清楚。

當然,除了日本人對漢字的影響,日本人如何用運用漢字,書中也有提到。台灣如今對日文漢字的使用應該是相當熟悉,很多日本流行語彙原封不動的移到台灣,比如之前到處氾濫的「達人」,前一陣子相當火紅的「小確幸」,就算是「大丈夫」、「勉強」之類的詞彙,應該也有很多台灣人可以自在轉換。台灣甚至更進一步出現對日本次文化詞彙的轉譯,成為具有日本風味的中譯,比如「傲嬌」、「捏他」、「控」,無形間用漢字再次詮釋日本的文化風格。不過整體而言,日本人用漢字的比例一直下降,流行雜誌甚至幾乎通篇都以片假名寫成。日本人對同一個詞以漢字、平假名、片假名三種方式寫成是有不同「語感」的,漢字感覺是古板,平假名是一般,片假名則帶有西方的潮味,因此強調傳承的老店喜歡用漢字,而追逐流行的時尚品牌則愛用片假名。

不過,日本人用的漢字再怎麼少,也不像韓國那樣幾乎將漢字丟棄。書中提到韓國捨棄漢字,有意識形態的原因,認為漢字帶有強烈的軍國主義色彩。這讓我恍然大悟,確實韓文中將漢字與諺文交錯使用,是日本人根據自己的行文習慣引入的方式,在此之前的韓國人,知識分子多以純正的中文書寫記錄,女性或貧民階級才用諺文,很少交雜使用。日本人向韓國人灌輸「韓國的民族性」,希望韓國人有獨立的民族意識,卻又可以附屬在日本的東亞秩序當中,後者隨著日本戰敗而消散,但韓國的民族意識卻因此確立,也無怪乎韓國反而會覺得夾雜漢字的韓文書寫方式帶有軍國主義色彩,卻也回不去純漢字的書寫狀態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