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9日,經濟學人(原文連結

中國政府很不愛提到1989年在天安門廣場那場抗議活動及其暴力的結束。但當非提不可的時候,他們只能簡短回應那塊長達二十三年的禁區:反革命的「黑手」引起騷亂,軍隊採取果斷的行動,為中國後續發展鋪平道路。

每年六月四日此時,都會環繞在1989年這天果斷(而血腥)的行動。每年中共當局都在對挑戰這個禁區的人在那裡貓抓老鼠,今年也不例外。安檢加強了,網路的控制也增強,企圖紀念此事的行動也隨之出現。無法搜索的範圍包括明顯如「六月四日」(或6.4.89),但也有關係不大的,像「上綜指數」。

因為一個奇怪的巧合(或是駭客的狡詐噱頭),上海綜合指數在六月四日開盤數字是2346.98,而且當天下跌64.89點。這兩組數字都包含了被屏蔽的號碼,比較大的那組數字甚至包含1989年以來的週年數。

香港則一如往常,為六四賦予更多的意含。1989年時任北京市長的陳希同於當地六月一日出版新書,當年他是官方說法的擁護者,如今卻換了一套說法。陳希同稱其他人基於自私的意圖而主導這場事件,但此說難以證實。他宣稱之前的為鎮壓辯護是按稿子念的,而且可以從解密的文件中見到誰應該負責,「這只是時間問題」。「不公不平的事情會有平反的一天。」他這麼預測。

但對李旺陽而言,一切都太遲了。這位工人領袖在天安門事件後被關了二十年,六月六日傳出他上吊的消息。他的親友說他的死因可疑。對73歲的軋偉林而言也太遲了。他五月底在北京自縊身亡。他兒子在1989年遭到射殺。朋友說他的死是「對抗政府的暴行」。他們說他死意甚堅。

後記:

我在一篇網誌文章中看到一段讓我很感慨的文字,他說:

六四周年前後幾天,內地微博發帖,明示暗示六四的字眼全部被刪除。一位不知道「六四」是什麼的內地年輕人,六四周年紀念當天,似乎感到氣氛不對勁,在評論裡問:這天發生什麼事?

無人回應。也許無人知道,也許所有回應都被屏敝了。

年輕人連續發問:這天發生什麼事?

這天發生什麼事?

這天發生什麼事?

無人答話。

微博的沉寂,像一場無止境的默哀,悼六四於二十三年後,再添冤魂。


這個政權成功養出一代不知六四為何物的中國人,天真面對著網路的寂靜。但他們得小心台灣的經驗,二二八事件掩蓋了三十八年,那個刀痕非但沒有痊癒,反而成了深深的鴻溝,將台灣劃成兩半。而且不要忘記,香港年年都在紀念,年年重複,痛苦非但不會淡去,只會與日俱增。雖說無知是很強大的武器,卻也很有可能會反噬到自己身上。而中共宣稱沒有鎮壓就不會有經濟繁榮的說法,某種程度上,就是叫所有中國人揹負起殺戮的責任,就像二戰後的德國人,揹負殺戮猶太人的原罪。只是這個原罪更苦澀,因為中國人屠戮的,是珍貴的青年菁英,是中國的棟樑。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