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至東師古村採訪遭襲

Michael Wines,2012年5月14日,紐約時報(原文連結

山東臨沂─中共中央稱維權律師陳光誠已經自由,承諾會對他遭受到守衛的虐待進行調查。陳光誠上個月逃離迫害尋求美國庇護,讓中國領導人顏面無光,並使他們對法治的承諾蒙上新的陰影。

但當我們到訪這座陳光誠一家人過去二十個月遭軟禁在家的華東城市時,似乎沒有看到中國對政治異議者的處理有任何改變的跡象。

記者在星期天想跟臨沂近郊的東師古的居民交談時,那些曾關押過陳光誠的人,很快就出動四輛車的暴徒,擒住交談者並大聲叫罵。

同樣的團體成員仍舊繼續隔絕陳光誠母親和外界的聯繫,將她軟禁在家。陳光誠的姪子因便衣警察闖入家中毆打他,他拿刀刺傷警察,被控殺人未遂。幫姪子辯護的律師面臨放棄案件或遭遇報復的抉擇。

沒有證據顯示北京中央主導這次騷擾行動,所有的行徑在中國都是違法的。但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北京當局試圖阻止。

反之,維權人士和法律專家都說,他們允許地方政府在對付異議份子或其他會製造麻煩的人時,在北京的默許下可以無視法律。的確,中央甚至會因此獎勵地方領導人。原因在於中共的正當性建立在外在的目標──從高經濟成長率到公眾不滿的低比率──這些事情遠比遵守法律來的重要。

此一系統允許領導人用任何手段平息紛爭,以維護社會穩定的高標準,也是正當性建立最重要的表現指標。這個系統讓維穩經費像無底洞一樣,用來控制像陳光誠這樣的著名的維權人士。

若地方領導人維穩工作做得好,甚至可以加官進爵。陳光誠所指責的臨沂市委書記李群,在他2003年到2007年關押期間就任。才不過幾年前,李群還是在紐海文大學(University of New Haven)就讀公共行政的學生。

李群如今已經轉任山東最大港青島市的市委書記,並代表山東省出席中共中央委員會,中共最高的統治核心。

只有當地方的舉措突然變成全國或全球的難堪時──像陳光誠的案子──中央才會不得不在顧全顏面下做出調查之類的行動。專家說,其他難以計數的案例,北京均默許當地政府犯法,他們如此只為了一個簡單的理由:除了少數例外,此一系統在遏止動盪極有效果。

紐約大學法學教授孔傑榮(Jerome Cohen)是陳光誠的顧問,他說曾有中國著名的刑事律師告訴他,像陳光誠的案例並不少見。「他們之所以少見是因為你只認識他們,」孔傑榮說,「你要知道類似的案子數以千計。」

對研究維穩系統的人而言,系統的成功讓中共領導人不太可能藉由陳光誠事件的難堪場面來推動改變,這很有可能會顛覆這個政權。

「他的影響不是僅於一城一縣,而是遍及全國。」香港大學法學教授及中國政治專家傅華伶接受訪問時說道。「這是他們統治人民的方式。如果你懲處地方政府,解雇官員,你就得告訴其他地方官員不同於現行制度的另一種方式。這會造成根本上的改變。」

當公眾輿論和壓力到了一定的程度,即使是一句嚴厲的質疑都可能會給其他政治異議者「中共不得不進行改變」的訊息。

「北京的主要問題是,他們太常縱容不公,即使他們知道錯的是地方政府。」位在香港的人權觀查組織調查員林偉(Nicholas Bequelin)說。「但這些案件並不是孤立的,已經成為特定的現象。北京擔心若對一個案子開了先例,後勁之勢將沛然莫之能禦。」

陳光誠的例子是少數有著長期輿論監督的案子,使當局在目光注視下不敢將鎮壓異議者作為首選。

陳光誠以盲人自學為律師,在他山東家鄉致力於社會公義,其危及中共的不僅在於維穩,更重要的原因,是揭露中國強制一胎化政策。

2005年8月,他開始公開宣稱幫助公民控告當地政府強迫足月墮胎和結紮後不久,暴徒迅速包圍了陳光誠的房子,將一家人關在其中數個星期。宛如預示今年春天發生的事件一樣,陳光誠和他的姪子逃到北京,只是一到當地就被山東的公安遣返回去。

當地政府所作所為均不合法。「他們用一胎化政策和維穩替自己辯解。」維權律師浦志強說。

孔傑榮說,當拘留事件成為國際新聞後,當時的公安部長周永康派人去山東去了解情況。隨後在2006年,陳光誠以所有人都認為莫須有的罪名定罪入監,沒有任何法律依據。

但當他2010年9月自監獄釋放後,陳光誠再次發現自己一家人被軟禁在家中,四周用柵欄和警戒線包圍,還有全天候的看守。

在陳光誠所住的偏僻村落東師古,拘禁他已經變成賺錢事業。陳光誠曾稱,關他的人說,要軟禁他在家中,每年得花上超過六千萬人民幣。

如今嚴密看守的地方已經轉移到北京的一間醫院,準備要帶他的妻子和女兒到美國念法律。但鎮壓的龐大開支有增無減。

在東師古村外,警車停在路邊,車頂的燈不停閃耀,成群結隊的便衣守衛在路邊晃遊,識別證有時被掩飾的衣物所覆蓋。

上星期天,記者想要去陳光誠東師古的家,離臨沂約33英里處。他們隨即被大批穿著便衣和運動服的守衛尾隨。不久,在縣城沂南,有位記者想問一個人問題,他便攻擊了攝影師。

「滾出中國,」那個男子對著陪同記者及攝影師的中國籍助理大吼大叫。「你不配當中國人,你這個叛徒。」

感謝Shi Da在東師古、Edy Yin在北京提供協助

本文已有修訂。2012年5月15日更正:

先前的版本稱李群曾是紐海文市長的實習人員,市長John DeStefano Jr.透過市長辦公室發表聲明,質疑李群曾在市長辦公室擔任過實習人員。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