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賡哲寫了一篇「何以總是美國人」,講美中兩國人民對慈善的差別。香港報章這種短文有時雖然可以迅速直指核心,但或囿於字數,時常只是就表面現象,淺淺略過,無暇深論。所以這種文章很考驗功力,很容易就淪為偏見。

此文就是如此情形。他以單一美國人之例,刻意凸顯美中兩國「慈善」水平的落差,很是偏頗。但這種偏頗文章的表面,卻是反映出作者心中的定見。他可能並不在意美國像查克費尼(Chuck Feeney)這種裸捐的慈善家是否高過其他國家,他只是要討論中國之「不慈善」,而其中原因,或咎因於宗教,或咎因於人生觀,總之,若是講「總是中國人」,總不會是好的方面。

批評中國人的文章俯拾即是,連我都不乏。但現象討論到最後,我們總得碰到核心問題:何以中國人如此?也許可以歸咎到歷史,也許可以歸咎到政權。但這些答案總是訴諸在一些模糊概念當中,很難有人真的提到什麼確實的例證。《中國無法偉大的50個理由》算是比較認真要處理如斯大哉問的書,但書中處理的實為統治中國的政權,而非人民。直接去指陳「人」發生什麼問題,看起來頗為惡毒。但今日中國在國際間若有某種特定的形象,我想絕對不單只是政權或是歷史的問題而已。

最近陳光誠的事件可以當成是很好的討論案例。當然,我想我不用再論陳光誠過去做了什麼事情,又遭受到什麼樣的待遇。中國官方顯然對評論陳光誠動輒得咎,環球時報曾在網路上放了一篇關於陳光誠的文章,但不久就刪除。後來官方稱美國利用陳光誠,將陳光誠事件定調為美國的陰謀,連外交部發言人都講得彷彿美國是捅婁子的罪魁,忘記這些事情之所以發生,全是中共一手促成。

陳光誠事件,就人性層面,我看到兩件事情。第一是中共如何用話術撇清自己的罪孽,抓陳光誠、關陳光誠、虐待陳光誠的,都是中共,但他們卻將陳光誠逃命的行徑,說成美國的陰謀。類似的狀況之前美國駐中國大使駱家輝也受過,中共的黨報不只一次稱駱家輝節儉的習慣是做秀。照理類似的情形在台灣,可能會有發言人講個「我們會深自檢討」之類的場面話,企圖不了了之,但像中共居然反誣對方做秀,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因為這種說法,某種程度上就像是在肯定中共高層揮霍民脂民膏乃理所當然。論理如此肆無忌憚,一定引來輿論大譁,但中國網民頂多在網路上酸個兩句,而我相信,像芮成鋼還大言不慚對大使稱「你搭經濟艙一定是知道美國欠中國錢」之流,在中國一定不是少數。

這種話術長年實行,必然會養出一群懷有莫名陰謀論的中國人,他們無視中共的罪行,卻把所有揭發罪行之說看成外人的陰謀,所有深入的分析討論,對他們而言都是掩蓋陰謀的詭辯之詞,就算他們在國外看到事情的全貌,也會自己以官方的邏輯,調整成「國外勢力陰謀顛覆我國人民團結」之類的概念,下意識替中共辯護,中國人於是失去質疑和反思的能力。我想這是中國之所以無法步向民主的癥結,這跟經濟發達、物質充裕、人民水準一點關係也沒有,純粹是中國人遭到汙染,而且汙染的時間太久,久到難以去除。

第二是中國人失卻分辨是非的能力,這種狀況可能跟納粹時期的德國人有點像。西方很愛討論納粹時期的德國人為什麼可以允許對猶太人做出毫無人性的處置,特別是位處集中營的第一線基層人員。當我看到許多人想要前往陳光誠的住家遭到臨沂當地一層又一層的阻攔,甚至輒以拳腳,我不禁好奇起他們的心態。他們是以為陳光誠是萬惡惡煞,所以如此挺身而出?還是他們根本就知道事情的真相,卻毫不在乎?我曾看到有文章稱,陳光誠外面的守衛,其實是龐大剝削組織的底層,他們拿到的錢,有一部份要給上面的人,如此層層遞進。也就是說,某種程度上,看守陳光誠的守衛也是制度的受害者。但他們仍舊樂於當陳光誠的加害者,而且顯然不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合理之處。錢的誘因真的有這麼大嗎?我很懷疑。與其稱他們無法抗拒金錢的誘惑,不如說他們根本失卻分辨起碼的是非標準。之前薄熙來倒台,就有人提到薄熙來在文革時期就對自己的父親薄一波拳打腳踢,但更讓我驚訝的是薄一波所講的話:「看他(指薄熙來)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這是中共元老的道德是非標準,其他的人,可想而知。

當然,不是每個中國人都如此,要不然也沒有陳光誠和幫助他的人了,但這個政權顯然並不重視人性的光明面,甚至常常抹殺人性有光明面。久而久之,這個社會普遍都不相信人性有光明面。美國人有沒有比其他地方的人更容易裸捐?我不知道。但美國人很愛強調人性的光明面,有很多英雄電影,有像「搶救雷恩大兵」彰顯同袍之情的戰爭電影,就連美國卡通裡的角色,比方海綿寶寶,都有著令人發噱的樂觀天真。中國若有一二這種人,先是被人當成笑話,繼之被人利用。而他如果不小心觸犯到當權,比如陳光誠,就會遭到類似的待遇。

所以中國不是惡人太多,而是相信善的人太少。想要裸捐的中國人也許沒有妻兒羈絆,可是他難以防弊。比如有人接受救濟習慣了,就覺得理所當然,反而托大要脅;或有人假裝自己窮苦需錢,實則只是貪錢。中國人不能想像中國人可以把機關算得多盡,漏洞鑽的多深。最好的方式,毋寧是獨善其身。政權之惡固然讓人不得不斲喪自己的心智,但另一方面,也是自己的取捨。這也是我在看有些中國人的台灣遊記之感,他們會對台灣人不設防的態度感到意外,以為台灣人心之淳厚,其實不是,只是中國人丟失的東西實在太多罷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