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抵制大陸學歷的人,似乎從前政府時期的主流,到現在變成一小撮的少數。這一方面自然與台灣主政者的政策有關,但客觀條件也讓抵制大陸學歷,愈來愈像是認不清情勢的夜郎心態。我其實不能理解為什麼會有人抵制採認大陸高等院校的學歷,不論反對者的立論有多麼堂皇,但我覺得這種作法,彷彿間接證實台灣的大專院校,禁不起大陸大學的挑戰和比較。我們永遠在敝帚自珍,永遠沒有離開這座島嶼的眼界。

也許大陸的治學態度就某些台灣學者的觀點似是不夠嚴謹,但這並不能否定對岸投資高等教育,積極和世界接軌的企圖心。而且,很多專業在台灣是先天不良,幾乎不可能比得過大陸,如考古學和古代文化交流的研究,除非台灣政府哪天突然發瘋專門去扶持,否則我們怎樣也只有跟在他們後面的份。原因很簡單,因為地是他們的,東西都在他們手上,這是不可能填補的差距,除非台灣有人能到大陸的大專院校去念。

而且我實在認為,以台灣的學術水準,去嫌棄大陸教學品質不好,根本毫無立場。大學教授應當捫心自問,自己教的東西是否真的有搆到大學應該有的程度,還是只是高中填鴨課程的延續而已。我們的大學教育有教導學生獨立思考嗎?有告訴學生要勇於質疑現狀嗎?學生能真的認識自己所學的核心價值嗎?台灣的學生又真的有臉去抵制大陸學歷嗎?大學生進過幾次圖書館是為了翻找資料,而不是只佔位子好呼呼大睡?幾個大學生四年念完可以拿出一個憑據說:這是我四年學習的成果,我真的在學校學到一套治學的方式或理論架構,足夠我去求職或繼續深造?政府補貼高等教育如此多的經費,有幾個大學生因此感恩認份,上課全勤從不缺席,並認真準備每一次作業或考試?如果台灣只是一個混文憑的地方,為了意識形態去阻擋陸生或承認大陸文憑,也不過就是故作姿態罷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