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hael Wines,2012年5月3日,紐約時報(原文連結

北京─中國以外的人認識陳光誠,知道他是自修而成的律師,為了爭取人權遭到囚禁,而後因逃脫成為國際的外交事件。但中國內部的人在網路上並不直接稱呼他,而是使用代碼。

一開始他被稱為「盲人律師」,然後是「盲人」、「阿炳」(從著名的盲人歌手借代而來)。這些都被無孔不入的中國網路過濾機制所封鎖。最近他的事件被稱之為「UA898」─聯合航空每天直飛北京到華盛頓的班機,在這週借代為陳光誠的請求。他希望可以到美國,而不是留在家鄉,命運未卜。

陳光誠的舉措就像其他激勵全世界的中國人一樣,激起國際間對中國人權的辯論,這是自中國異議人士劉曉波得諾貝爾獎後首次。

但在當代中國完全沒有空間得以討論,陳光誠或劉曉波都難以端上檯面。他們不為人知,或是被過去十年胡錦濤所謂「和諧社會」的模糊概念所威脅。

「西方和其在中國的黨羽總是藉由某些工具對抗中國現行的政治制度。」官方報紙環球時報本週首次提到陳光誠事件的時候如此寫道。「那些想到利用陳光誠陰謀打擊中國的人不過是在自欺欺人。」

但官方立場最強硬的,也許是星期四當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問及何以陳光誠一直囚禁在自己家中,其殘酷彷彿無止無盡,而且透過報章新聞廣布海外的時候,他回答道,「在陳光誠出獄之後,就我所知,他就已經自由了。他一直住在自己的房子裡。」至於對此事的質疑,他回應道:「那是你的說法。就我所知,他一直住在自己的家鄉。」他還突然將話題轉到其他地方,講到陳光誠和劉曉波之妻劉霞,多是講中國的法律能確保妥善的處理所有人民的問題。

陳光誠遭到拘留的事實毫無疑問。但在這充滿變化的一年,當中共在今年秋天想要順利移轉政權的時候,他們缺乏足以撼動體制的動機。

當星期四全球都在播報相關計畫時,中國境內少有報導提到中美外交關係如何處理陳光誠的未來。反而中國當局在星期四再次抨擊美國官方試圖讓陳光誠進入美國大使館避難,係違反不知道是什麼的國際法,並且一再要求華府要為自己的行為道歉,並懲處協助陳光誠逃難的人員。

星期四,和他們同意停止迫害陳光誠的協議相反,中共對支持或幫助陳光誠逃離山東的人嚴加限制。

有篇推特的推文稱,陳光誠的盟友胡佳之妻曾金燕,說星期三晚上有國家安全局的人到她家並將她監禁在家。「今天早上我送小孩去幼兒園的時候,有輛黑頭車跟著我,」她寫道。「他們說他們會提供膳宿,並讓我的小孩去幼兒園,但這幾天我不能離開我家。我開始遭到軟禁了。」

曾金燕和其他維權人士要求記者不要再打電話給他們,說是這些談話已經危及他們的安全。

位在香港的人權觀察研究員Nicholas Bequelin指出,儘管沒有遭到毆打或其他的嚴重的舉措,他們遭到軟禁的懲罰是跟試圖逃走的陳光誠相同的。

他說陳光誠案處理不當,使美國在和中國談判的過程中損失許多優勢,但如斯情勢仍能挽回,若能獲得中國最高領導人的承諾,陳光誠也許能夠得到善待,或允許離國移民。

他說,這可能需要白宮將解決陳光誠的案子作為美中關係正常往來,包括戰略及經濟對話的前提。「若沒有美國對這件事情做強硬的回應,我看不到有什麼中間路線的可能,」他說。

    文章標籤

    陳光誠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