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故宮的助理研究員監守自盜一案,已經從個人的操守,延伸到故宮處理文物的態度。比如侯吉諒寫「建議故宮『賤賣』國寶」,希望故宮能夠比照大陸的廉價政策,索性公開授權大陸,讓他們賣回台灣,來達到推廣之效。我也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文章,質疑故宮的授權機制,要求故宮給出大圖,俾益一般人使用。

侯吉諒長期從事書畫創作,他希望故宮可以廉價授權,讓故宮收藏的文物圖片廣於流傳,我可以理解。可是他難道不知道,就是因為大陸盜印,做的是無本生意,才有可能讓這類書籍這麼便宜,一旦多了授權的手續,哪怕只是收收權利金,也不可能像現在這麼便宜了。而且我不相信侯先生不知道,故宮許多重要的法書繪畫,都是委託日本的二玄社拍攝,那些攝影圖像版權的真正擁有者,其實是二玄社。據說二玄社已經被中資購併,那是否請侯先生呼籲擁有二玄社的中資企業,讓二玄社出版的複製畫及精印書帖,都以幾十元廉價出售,以達「推廣中華文化」之功?

至於故宮圖像的授權問題。就數位典藏的部分,其實故宮早就有了(書畫數位典藏器物數位典藏),雖然持平來論,這個搜尋系統極為不便,所附的圖檔又小又模糊,只能算差強人意。但有多少人跟故宮反應呢?有多少人在乎呢?我相信連為文批評者大概都不知道有數位典藏的網站存在。不可否認,故宮沒有大力推廣數位典藏,雖然放在網際網路上,卻仍然僅有特定需要的人才會知道。而故宮圖像授權,也許故宮的制度或條例有問題,但這一定是故宮的錯嗎?要不是近幾年「文創」一詞講得震天價響,誰會在乎故宮裡的那些東西呢?之前不是還有民進黨的立委要故宮文物拿還回去北京?他們真心在乎故宮裡面的文物,他們真的覺得那些是「珍寶」嗎?

我是念美術史出身的,去故宮的次數多不勝數,可是我家人一輩子去故宮的次數,一隻手就數完了。我相信這是台灣絕大多數人的現狀,他們一輩子沒去過幾次故宮,也對故宮一點興趣也沒有,只有牽扯到「錢」的事情,才會讓他們像乩童起乩一樣大放厥詞。而故宮所謂的文創商品,主要的顧客根本不是台灣人,而是大陸客和其他的外國遊客。所有文章都提到那套價值一百八十八萬的龍藏經複製本,質疑其「推廣」能力。我認為故宮根本從來沒有設想過有台灣人要買,他們的對象是金字塔頂端的大陸客。這當然很市儈,但眼下中央財政困難,爭取預算還得任憑粗俗無文的立委謾罵,不靠此開拓一點財源,難道要像北京那樣開俱樂部,乃至於拍賣手上的國寶嗎?

說起來,故宮走到這一步,其實也是被逼的。本來故宮的心態是保存大於推廣,上一代的老故宮人都有著「哪天反攻大陸了就要把這些東西全部搬回北京」的心理,所謂的推廣交流,完全是基於學術上的需要。當然,時過境遷,這種想法已經過時,民進黨上台後,更逼著故宮不得不從中華道統的心態,轉成更為寬廣的「東方文化」的視野,慢慢開始有今日的現狀。但較諸歐美,我不認為故宮做的不好,歐美博物館也對自己收藏的文物圖像權控管甚嚴,日本許多藏品網路上甚至找不到圖像,就算在大陸,很多文物的圖片在網路上找到的也都模糊不清,書中的圖片也印的不好,要去當地看真蹟,要不就是被狠狠敲竹槓,或是乾脆吃閉門羹,這種狀態,就比較利於「推廣中華文化」?

說起來台北故宮最有名的文物,大都有印製精美的圖錄,縱使網路上找不到,去圖書館借出來翻拍掃描,我不覺得會多花去什麼成本。如果那圖大到要做海報或壁紙,我相信網路上再怎麼「高清大圖」也無法勝任,還是得跟故宮申請原寸大小的圖檔。多數人不過是犯懶,只想在網路上搜索一下,就希望別人幫我們把所有東西都整理好好的任憑使用。只是這些想不勞而獲的人,曾幾何時,竟以推廣公共財為名,義正詞嚴起來。這難道就叫「文化創意產業」?

我也很希望故宮可以多釋放一些資源出來,讓大家便於享用。只是對這個社會而言,故宮釋放多少資源,根本無足輕重,大家也不太關心。真正有需求的,不過是少數從事學術研究或教學的老師而已。在問「故宮可以為我做什麼」之前,或許得先自問:我真的在乎故宮給我什麼嗎?

文章標籤

台北故宮 文化財 公共財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