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噗浪上發文,說中國之前有人攙扶摔倒的老人,結果反被老人指控,鬧到法院去後,法院居然要攙扶的人賠償。之後有個老人跌倒,不停喊著:「我自己跌倒的、我自己跌倒的。」才有人來幫忙。新聞報導(連結)大陸甚至出現「攙扶老人風險基金」,專門為這些攙扶老人反被誣指的受害者提供訴訟和賠償費用,官方還出版「指南」,明言「不要急著扶老人,要分情況處理」。

好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難怪大陸人來台灣,都說台灣人民風淳厚。其實不是台灣好,而是大陸太糟。類似經濟程度的國家,大概沒有像中國這樣民風敗壞的。所以陳丹青以前在美國時,不覺得台灣好,後來搬去北京了,才覺得台灣好。這是比較基準點的問題。

這種亂象,說穿了,就是貪圖錢。不貪圖錢,就不會隨便栽贓別人,活了一把年紀了還恩將仇報,豈不是證明這大半輩子都是白活的嗎?也許原本推倒他的人跑了,他不甘願,另外找個人頂罪。這更無理,難道是台灣人說的「抓交替」嗎?但這是孤魂野鬼才做的事情,難道中國現在活動的都是魑魅魍魎,沒有正常人了嗎?

一方面感慨,一方面也慶幸。也許我活的地方不是「正常的國家」,但這裡的人比「正常國家」的人民來的多少正常些。我不需要連做件好事都斟酌再三,甚至怕惹禍上身。何其諷刺,試想巍峨如紫禁城,前衛如大歌劇院、鳥巢體育館,門前若摔了老人,就看到來來往往,無人攙扶。那老人也不能怨,這是共業,誰知道他在被人扶起來的瞬間,不會突然使壞心眼,反噬那位好心人一口?禮崩樂壞、黃鐘毀棄,所呈現的狀態大概也不過如此。

我看《往事並不如煙》,看《最後的貴族》,裡面提到中共建政以來種種作為,知識份子和精英不斷遭到毀滅性的打擊,時常讓我不忍卒讀。但感觸最多的,不是毛澤東倒行逆施的作為害得國家餓莩遍地、經濟崩潰,或是大規模的肅清,胡亂栽贓入罪,而是對人性的戕害。亂政或肅清,這是專制國家的常見的事情,不獨中國才有,但從反右到文革,一次又一次,把人性消磨殆盡,這才讓我驚駭。同僚友人背棄反咬,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被逼著血親相殘,只為了表示自己對毛的一片赤誠,才是不可思議的暴行。所以就如同余華所說,文革雖已遠,但留下來的「餘孽」並未消失。中國人失去對人的信任、失去道德良知,花了三十年都補不回來。相較之下,粗俗無文,反顯得微不足道了。

人在台灣,卻在說大陸人的不是,頗有點在說風涼話的感覺。但大陸人來台灣愈來愈便利,去一些比較熱鬧的旅遊景點,盈耳都是大陸各地的口音,說句無良的話,誰知道不會有人在台灣如法炮製呢?之前民進黨立委才在抨擊,稱有好些自由行的大陸人在台灣打了人,結果卻因為身分關係,起訴無據,遂不了了之。台灣在這點終究是法治國家的模樣,警察是不可能「私下解決」的。至於大陸人配不配用法治國家的標準來對待,那就不是台灣可以左右的了。

    文章標籤

    中國 道德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