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漿淨身‧降福消災

九天後,朝聖者又一窩蜂地趕到瀑布鎮北方六十哩外,在靠近海地角的普林狄諾鎮朝拜「詹姆斯大聖」。這裡的巫毒教徒淨身時,以泥漿取代濕布,煞是怪異。

由於舊日石版畫都把詹姆斯大聖繪成騎馬揮劍的樣子,他幾乎已經成了非洲戰神歐格弗萊的化身。此戰神在巫毒眾神中地位崇高。

「兩種朝拜方式都是對生命的禮讚,彼此相輔相成。」波福爾對我說:「第一,它們是自然元素的結合(編按:早期的哲學家認為,宇宙係由地(土)、火、水、風(空氣)四種自然元素組成),水是維持生命的元素,泥土則是生命的來源。」其次,波福爾認為,這兩種朝拜方式與神靈的姻親關係有關。他說:「如你所知,依芝莉‧芙瑞達是戰神歐格弗萊的情婦。」

我深知巫毒教的慶祝活動通常都在基督教的慶典之前舉行,因此,我在七月二十五日「詹姆斯大聖節」前幾天便趕到普林狄諾。抵達後,「道明修道會」的修女隨即好心地位我打點食宿。

村裡很快就擠滿人潮。廣場上,舉目所見盡是各式宗教鐵牌、神像和蠟燭,小販木架上的兩色繩和內衣、塑膠鞋、夜壺、廚房用品、煙斗及掛鎖混在一起,頗為怪異。

有些婦女捧著大鍋向貧民佈施些米飯和豆食,那些窮光蛋一擁而上,就像風房上的蜜蜂一樣,揮之不去。無知農人被攤子上的賭局所吸引,結果連僅有的薄資也輸得精光。

「這些人都是從外地來的。」修女告訴我:「我們的村民都到別處朝聖去了,因為,他們知道天主教會一向反對迷信的崇拜。」

村口的「聖詹姆斯池塘」,是個長方形泥塘,隔斷了一條寬廣的泥巴路,僅在池塘邊緣留下窄路,聊可通行。當地人都還記得,一九○九年加洛伊河沖毀了新建的百齡路後,開始形成這個漥洞,後來因興建警察局而在此挖掘沙土,遂使塘面益形擴大。如遇雨水不足,塘內的泥漿不敷慶典所需時,人們就會將一桶桶的水倒進塘裡,製造泥漿。

今年雨水不缺,塘裡塘外一片奇景。在塘裡爬來爬去的男孩,個個渾身泥漿,亮晶晶地,像泥人似地一面伸手在塘底搜尋朝聖者拋下的硬幣,一面注視著圍在塘邊的人群,希望能在空中撈到幾枚硬幣。岸上盡是熊熊燭火,向歐格戰神和聖詹姆斯喃喃禱告的人,紛紛向塘中拋入米飯、紅豆、肉類、甜酒、紅色清涼飲料和紅酒等神靈喜愛的供品。

祭禱者身後的人則載歌載舞地跳著,三名鼓手汗流滿面地敲打著,彷彿要以鼓殉教似的。舞者聽到「朗‧吉能」的呼聲時,幾已進入恍惚的忘我狀態。「朗‧吉能」是巫毒教徒對非洲的別稱。

這時,有位婦女突然排開群眾,衣帶不解地縱身躍入池中。這名被歐格附身的婦人,在泥漿中翻騰打滾,濺起點點泥水。接著,被神靈附身的人陸續躍入塘裡,加入翻滾的行列。看著這些活生生的泥人從泥漿中冒出來,我彷彿看到了創世紀之初人類誕生的光景。

神靈附體的人樂於與別人分享自己的神力,於是便將這種傳說可以治病的泥漿,抹在旁觀者的腿部或手臂上、替別人裝瓶泥漿帶回家被用、或是替嬰兒洗個泥漿澡來消災怯病、為人解答未來的休咎禍福。

巫毒教男女教士也坐在塘邊椅子上,為人指引迷津。波福爾曾經對我說:「巫毒教的影響力已經超越了純宗教的範圍。在這個有照醫生與居民人數為一比七千,而草藥治療及信仰療法又十分盛行的地方,男性巫毒教士既為教士,又被尊崇為醫生。巫毒教左右了當地的經濟生活、道德規範、社會福利、醫療與公理等各層面。」

過雞驅魔‧犧牲獻祭

當地盛行一種奇特的治病方法「巴斯保爾」,按字面來說,大概是「過雞」的意思。簡言之,就是以雞的身體在病人身上撣刷,使病人體內的穢氣和惡魔「過」到雞的身上,然後再由「醫生」抓住雞脖子用力旋轉,直到扭斷雞頭為止。

我穿過虔誠祭禱和甩雞頭的人潮後,到正準備宰殺牡牛獻祭歐格神的現場。許多巫毒慶典都包括獻牲項目,今天要獻給歐格的,是幾頭公牛和山羊。

當我走近繫著公牛的大樹根時,一位神靈附體的婦人一把抓住我,嘟嘟噥噥不知說些什麼。她把汗涔涔的臉貼著我揉擦、輕撫,然後放開我揚長而去。一位仁兄淡淡地說道:「這表示神靈很喜歡你。」不論這是否為神靈向我示好,至少讓我感到我是受歡迎的。

為使神靈大快朵頤,一位巫毒男教士先將那頭牛洗刷乾淨,灑上香水和香粉,然後取些樹葉讓牠飽餐飽餐最後一頓。牠若無其事地照吃不誤,這表示神靈已接受牠為犧牲。有位被歐格附體的女教士躍上牛背,一手執雞,一手握著蠟燭,任其忘形奔躍。這時鼓聲大作,使人熱血沸騰,渾然忘其所以。

就在這情緒昇華當中,男教士手持利斧將牛劈死;垂死之際,牠將自己的生命力轉注給神靈,再以血肉恢復歐格的神力。

男教士以瓢子舀起溫熱的牛血,傳遞給與會教徒輪流飲用,讓他們領受神恩。

真糟糕!我正看得出神,忽被人出其不意地一推,踉蹌跌入深及腰際的泥塘中。這時,我聽見一陣歇斯底里的大笑聲,轉頭一看,原來是個身穿大紅衣裳、被歐格附身的少婦。一位仁兄把我拉出泥塘,說道:「你這一整年都會得到聖詹姆斯的庇祐。」

傍晚時分,聖詹姆斯和歐格神的信徒來到深鎖的教堂門口,在幽幽燭光中默禱;這時,通知大家參加通宵祭神舞蹈的音樂亦悠悠響起。

七月二十五日天主教慶典這天,僅在教堂舉行一個簡單的彌撒,許多朝聖者早已離去,有些人雖留下,但皆群集卡車旁,不待彌撒結束便匆匆上路,趕往利蒙萊鎮參加次日的聖安妮節。在這兒,他們以朝拜聖母和聖詹姆斯的熱誠,祈求瑪麗亞的母親(編按:根據經外書記載,安妮即為瑪麗亞之母)和諸神靈慈恩普施。

會後,朝聖者各奔前程,明年再見。

    文章標籤

    海地 巫毒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