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家輝買咖啡

2011年9月23日,樗樹部落格(原文連結

自從駱家輝抵達中國接任心美國駐中國大使後,他受到中國大眾輿論的注意便非比尋常。他既是第一位華裔人士擔任這個職位,他的行徑──謙遜、有禮、簡樸──也引來一些尖銳的問題。

首先,是「他自己去星巴克買咖啡」事件。很顯然,這張照片對中國網民的意義絕非只是照片上呈現的那麼簡單,而是拿來批評那些囂張跋扈、大批隨扈簇擁的中國官僚,哪怕只是買咖啡這種小事。

同時大家又知道他坐經濟艙而不是頭等艙,同樣跟那些中國高級官員浪費公帑鋪張浪費形成對比。誠然,有位討人厭的中央台主播就這件事情批評:「我聽說你搭經濟艙來,是不是因為要提醒大家美國欠中國錢?」不過此舉似乎反噬到他自己身上,因為駱氏很有耐心的解釋這是美國像他這樣層級的官員的標準,他不過是循例。

這位華裔美國人似乎正在落實不事張揚、進退有度的美德,可以遠承儒家士大夫的作為。但在今日的中國,駱家輝遵守舊日中國的美德幾近荒謬。或者,如某則評論所云:

「…大使看起來像中國人,但他的行徑卻一點也不中國。」

他的行徑「不中國」是因為他看起來比較像過去的中國,而非現在的中國。

駱氏的不適應不僅在文化上,也在政治上。環球時報的一篇社論試著滅他的威風:

「中国官场的官僚作风确实是严重的,一些官员喜欢前呼后拥也是事实,这为一些评论者针对骆家辉们牵强附会找材料,社会对这些评论囫囵吞枣,从而形成“骆家辉热”创造了条件。骆家辉带着家人到北京胡同里逛街,如此轻松的个人休闲都会大受赞扬,这的确挺夸张的。真实情况是,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不知有多少高官希望有和他一样的“北京胡同游”。」

美國大使不能搶過中共官員的鋒頭。但還有更好(或云更糟)的,是光明日報的社論給他套上一個新殖民主義的帽子:

「華裔的身份使得他可以吸引全世界華人的目光而召集民意,可以使他能夠對中國的普通民眾產生親和力,而誰又知道,這恰恰暴露了美國以華治華、煽動中國政治動亂的卑鄙用心呢?」

不過,我想中共的宣傳人員不會再繼續這種論調。這可能會打壞跟各地海外華僑的關係。

華裔美國人到中國出任大使,引來種族文化上的政治操作,我們覺得相當有趣。這似乎跟他「看似中國人」相當有關。而我認為其中一個值得關注的點,是他低調簡樸的風格,他的表現看起來更像是理想的儒家士大夫典型,特別是比較起今日中國咸為人知的那些腐敗官員。駱氏的表現是許多中國人希望他們的統治者能做到的。對中共而言實在有點不太舒服。

但也有一種可能。也許這是道家的概念。駱氏藉謙遜示人,來展現今日中國已經離道家的思想有多遙遠,一如道德經七十五章所說:

民之饑,以其上食稅之多,是以饑。民之難治,以其上之有為,是以難治。民之輕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輕死。夫唯無以生為者,是賢於貴生。

藉由不在意身分權力所呈現出來的政治姿態和生活方式,駱家輝已經離道家無為的生活相去不遠。

所以,駱家輝究竟是孔孟之徒,還是老莊之輩,どっち?

補記:

剛好看到香港一則評論文章:裸體作官和裸體陪官。中國官場,無所不用其極,唯獨孔孟老莊,俱往矣。希望有人可以寫一本「六十年目睹之怪現狀」,也算不枉中國共產黨由紅轉黑的精彩歷程。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