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前總聽別人說「當兵會變笨」,連自己的親弟弟在當兵時也作如是觀,我總是將信將疑。及至入伍,我才稍微理解所謂「變笨」是種什麼情況。大體而言,軍中是個與外界隔絕的環境,特別是新訓的時候。雖然星期五有莒光日播放軍中篩選過的新聞,吃飯的時候也可以看到新聞的內容,但新兵忙著出操上課,其時鮮有有什麼餘裕去關心時事。而入伍之後,新兵關心的事情,立刻只剩下還剩多久時間休息,能不能抽菸買飲料,離放假還有幾天等,其實外人視為非常瑣碎的小事。長此以往,會「變笨」,似是可以理解。

而且軍中是一個沒有自由的地方,亦沒有思想的自由。軍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則就是服從,既然要服從,就不可能允許有獨立的思考及想法。既是如此,人的腦袋日趨僵化自是在所難免。不要說是新兵,就是管兵的那些官的思考模式,也非常單線。但另一方面,多數人也不會自覺要有獨立的思考模式,在軍中受到的外在刺激一旦變得單向,就自然趨於單一。我也發覺有些人其實頗適合這種環境,它們很快融入這種運行方法和思考模式,在語言的使用上變得非常接近軍中的習慣,這些人算是「變笨」嗎?也不盡然。

軍中的思維模式,我覺得是一種結構性問題。軍隊的統治階層多是軍校出身,其他則是義務役。以前總有一種觀點,那種好勇鬥狠、不學無術,一般人認為難以管教之流,為要管束他們,才送進軍校唸書,要不然就是在社會混不下去了,遂進入軍隊服志願役。從軍在台灣,似乎大多是「不得已」的選擇,連義務役也是「不得已」而去。這跟歐洲貴族用戰功標榜優秀血統的傳統頗有落差。軍中的長官也相當程度的承認,志願從軍的多半不等於在社會上有著很好的競爭能力,也不會跟良好家世和家庭環境富裕畫上等號。因此,軍中容易出現因陋就簡的情況,帶有一些次文化社會的黑暗面,也容易服膺在既定的思考框架當中。

這裡同時也可以提到當兵時鼓勵志願役的一些說詞,不外乎工作穩定,薪資較現今大學畢業生的就職狀態要好,有種種福利減免云云,無一不是圍繞著錢打轉。這點倒很符合台灣以金錢為取向的社會價值觀。只是當他們以這樣子的模式鼓勵一般人從軍,能夠招徠什麼樣子的人,可想而知。

但另一方面,我覺得某些人與其稱「變笨」,不如說是當兵的生活讓他們的「笨」突顯出來,尤其當生理承受大的負荷的時候,其反應變得愈發直接,愈能顯現出原本的性格特質。這類「笨」感是很微妙的,不能形諸於特定的表現或行為模式,也不能從其學歷去認知,但在某些反應中,確實可以發現那種「笨」並不是因為待在軍中,懾於懲處或責罵產生的畏縮,而是本性使然的「笨」的狀態。這種狀態有時可以看成是天兵的表現,但即便不是天兵,也會有可能有這種特質。

而概略而論,我認為義務役所稱的「變笨」,其實是個個人選擇,選擇讓自己無條件進入「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情境當中,選擇不去思考,選擇讓自己的生物本能主導大部分的認知,因此而致使「變笨」,似乎也不足為奇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