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由香寫的《奇怪ね(ㄋㄟˋ)》,是一本很有趣的觀察台灣的書。她裡面寫的東西,我泰半都極有感觸。因為太有感觸了,他的每個章節,我都可以寫一篇感想。不過這樣實在太累,我只好隨性的寫到什麼是什麼,其他再說。

章節:〈推薦台灣製日式商品〉

台灣是個極端「哈日」的社會,除卻國興、緯來、JET三家頻道每日強力放送的日本節目外,街上的看板、商店裡陳列的商品、書籍、唱片等等,幾乎都可以看到日文──連台製的商品都會有。因為日製產品在台灣人心中已然是「高級貨」的同義詞,所以許多商品為了抬高自己的身價,便在外包裝上大量使用日文來營造「高級感」,然後就有青木所寫的這種有趣的現象──被一堆看似熟悉卻很洋涇濱的日文包圍,形成台灣特有的「異國情趣」。

這種錯誤的日文在台灣非常常見,我最常看到的就是「柏青哥」(台北雖然沒有,但台中仍很多)的日文拼錯,把「パチンコ」拼成「パチソコ」,「ン」跟「ソ」的寫法對完全不懂日文的人而言,無疑是難以分辨的。其他諸如「ツ」和「シ」、「う」和「ラ」、「り」和「リ」的誤用,不可勝數。我有一次還發現有人誤把「る」打成「ゐ」,「ゐ」在日本基本上已經是不使用的字,但那位仁兄居然還找得到,我實在是非常佩服。

更進一步的哈日風(或是說更懶惰的哈日風),則是名稱上的擬日本化。比如「一番」、「達人」、「新發売」(注意字型)、「激安」、「關東煮」之類,還有無孔不入的「の」,據說已經正式進入中小學生的作文簿當中除此之外,台灣還發展出一種介乎日文與中文之間的用法,像7-11的「御飯団」(其實日文叫おにぎり),包裝茶名稱「御茶園」(ご茶園?不能理解最富台灣風味的擬日化名詞,我覺得是之前林志玲強力代言的優格名稱「植物の優」,我猜測其原來可能是「植物のよ」,然後用音近的「優」把「よ」代替掉,變成連日本人都看不出來的「擬日文」

台灣的「擬日文」,儼然成為一種新型態的日文系統,充斥著台灣人的漫不經心和粗枝大葉,讓平日習慣講究細節、分釐必較的日本人,意外看到一個日文的新天新地──雖然我想不是每個日本人都會享受這種奇異的日文──一如青木的驚奇那般。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