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人總覺得作為地方首長,一定要有看的見的建設,才算功績卓著,才可以稱的上是稱職。地方建設有大有小、有緩有急,尋常人都知道眼前若有許多事情需要處理,當然是先挑又大又急的事情來解決。但又大又急的事情,有時並不一定為大部分當地民眾所知大家看得到的建設,有時是既緩而小的。以長遠發展為計的首長,能夠真正去進行急迫而重要的工程,無論這樣的政績能否為外人所知,能否為民眾所「看見」;只以自己仕途著想的首長,則僅會挑揀一些對自己有利的事情,把門面點綴得繽紛多彩,挾著民眾擁戴的聲望坐享廟堂。

前台北縣長蘇貞昌在他的任內時的政績,夙來頗受推崇。我因上學之需,在八里租屋,時間雖不長,但卻著實地領受到蘇前市長的「功績」──十三行博物館的「德澤」。我對十三行博物館並無太大的好惡,希望保存十三行遺址的呼聲已久,興建博物館只是一個順水推舟的人情(更何況博物館並沒有完全保留遺址──大部分都變成了八里污水處理廠)。然而除了博物館以外,沿岸大片開發的「八里左岸」,人工的步道與綠地順著紅樹林潮間地鋪築起來,配合八里的渡船口,一躍成為許多台北都會人休憩的新興勝地。就我有限的眼光來看,十三行博物館對於增加八里的生活品質助益有限,大概只有公車班次的增加。我不知道這算不算蘇前縣長的「政績」,如果是,我不禁懷疑台北縣民對於縣政的要求是否稍嫌低了點。

後來我看了公視的紀錄片,便更加懷疑起他的「豐功偉業」。左岸公園有一部分稱作挖仔尾的溼地,原本是自然保育人士眼中的「螃蟹天堂」,充滿許多潮間溼地的各種蟹類。不料一旦開發成為帶狀公園後,大批遊客湧入其中,到處踐踏、肆意捕抓,原本布滿螃蟹的溼地,如今只剩人潮而蟹跡杳然。這究竟是要被稱作某種的縣政貢獻,還是顢頇破壞環境,只求一時名聲的短視?

還有一個新聞讓我對台北縣政府的作為感到失望。位於新莊的樂生療養院創建於日本殖民時期,迄今已經有七十五年的歷史,是台灣疫病防治史的重要見證。然而因為捷運新莊線的機廠要設在當地,樂生療養院竟要面臨拆除的命運。療養院的土地權為衛生署所有,台北縣政府容或無法對此事置喙,然而作為台北縣內重要的歷史建築,還有許多樹齡超過百年的老樹,除了學者專家和一些團體籲請保留外,我不曾看見台北縣政府有對中央進行任何停止樂生療養院拆遷的努力。他們冷漠地讓「重大交通建設」摧毀具有七十五年歷史的建築群,僅以遷建兩幢屋舍來敷衍了事。這跟為了蓋高速公路而拆掉古蹟的中國共產黨有什麼兩樣?台北縣政府津津樂道的「政績」,是不是得要犧牲掉更多自然生態或人文資源?

蘇貞昌也許真的有些以百年大計為業的縣政建設,我們看不到。或許當他大張旗鼓地邀請游錫堃甚至是陳水扁來參加十三行博物館的開幕時,也應該想辦法去完成台北縣所有排水地下道的鋪設,拆掉防火巷的違建,或是多弄個都會公園什麼的。如果他們蓋的出來全台灣最高的縣府大樓,為什麼無法保全一個古蹟免於被摧毀的命運,或是維護得來不易的生態教室呢?難道要做個好縣長,就得無可避免地做些華而不實的事情,不惜犧牲掉原先珍貴的資產嗎?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