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敏君,《公主》。2007蘇富比秋拍194.5萬美元成交


所謂「太陽底下無鮮事」,這句話大概不能套用在台灣。台灣奇人怪事之多,上自殿堂高官,下到尋常百姓,無所不鮮,每每挑戰我對「常態」的定義。雖然股市慘兮兮,景氣冷颼颼,但台灣人盡心盡力,務使世界「充滿歡笑充滿嗨」。

拜網路之賜,我有幸能聽聞一活寶。此活寶讓我嘖嘖稱奇,甚至為此編了一小段故事放在本誌。說是「編」有點太過,光是我的所見所聞原封不動的照搬就已經夠讓人瞠目結舌,連文采都足,講難聽一點,學「大作家」那樣就夠了,根本不用我另外生橋段。我本以為這就是高潮,連活色生香的「車震」都出來了,還有什麼爆點呢?但我果然只是旁觀者,太不了解當事人行徑可以「鮮」到什麼程度,要認真論,與他所支持的那位某寇政客簡直不相上下。出爾反爾可以一瞬之間,把自己的話當放屁不會超過廿四小時,咄咄逼人地說自己受盡欺辱,與此同時還不忘拿一大堆無辜的受害者墊背。以她這種才情,我真心希望可以進入新內閣團隊,一定能和今上夫唱婦隨、如膠似漆。

話說此姝雖然號稱是米國名校畢業,亦自詡是「書香世家」,但不知怎麼觀念異常傳統,時常以嫁人為心中潛在的終極目標。眼見自己「交過多位男友」後仍小姑獨處,心中不免開始扭曲,把自己裝扮成「事業有成的單身女貴族」施施驕其四周已婚的女性友人,卻又字句間不時顯露出對能有「三高」老公的欽羨。尤有甚者,她為要間接表示自己年華雖不再,但性吸引仍然很「夠力」,每每像三姑六婆嚼厝邊舌根的方式,把自己的私生活全數講給自己所謂的已婚好友聽。但明顯他說故事的能力不足,一段情史說得顛三倒四、支離破碎,前言不對後語,上句連不到下句。稍微會歸納整理的人都覺得她十有八九是自己捏造出來的,裡頭的事實少的可憐,為了證明自己「秀色可餐」,甘願扯下漫天大謊,就是陳寇也要甘拜下風。只是既然有人如此樂於活在自己的世界當中,縱然她滿口荒唐,除非開始威脅到自己的人身安全,也就敷衍的聽過去,不過偶爾拿出一二紀錄,以饗網路上探奇的鄉民。

扯謊是他在扯,被動聽她滿口情史細節的友人,並無太大興趣知道當中是真是假。但不知怎麼有日她突然不小心把真名給說漏嘴,大概是怕別人有心去追出她一切臭彈全是虛煙,索性來個乾坤大挪移,把自己以前說的東西全都推翻,原本跟自己打炮的對象,連姓名籍貫、工作地點,甚至參加過的社團全數「更新」,之前脫口而出的人名,打死不承認自己跟對方有丁點認識,一推八丈遠。這卻惹惱了平日一直忍受她不停廢話攻擊的友人,那個男的有沒有前女友前後語都兜不攏了,居然還來個翻臉不認人,活脫把別人當白癡看待。是可忍孰不可忍,友人出動孤狗徵信,憑著活寶透露的有限資訊,硬是翻出她的「炮友」身家,一一打到活寶要害,要她坦承交代。

活寶不愧為活寶,炮友換姓名已經很厲害,然而遇到有人把她不小心吐露的真實掌握的一清二楚,漫天大謊眼看要崩盤,卻不為所動。她先直說「我不太認識他」,對話中出現大大的問號,不認識、不太熟、沒有什麼印象,硬是把此人名刪除。而之前一大堆迷糊仗,包括香豔刺激的打炮過程,証實「確有其人」的相片,全被他用另一個人名取代,以前那個念茲在茲的名字,如今卻成為不甚相識的陌生人。而她拿出的另一個擋箭牌,居然是她坦承沒有據實以告。我真的難以想像,怎麼會有人用這種玉石俱焚的方式來選擇自我辯護,活寶終於選擇說出了一部份的真話:「我早就知道你不是值得信任的人。」原來如此,她心中的被害妄想以為所有人都在看他出醜,所有人都在對她不利,所有人都話中帶刺,所有人都見不得她好,所以她一邊要人聽她私人生活,一邊卻不停編造謊言,矇騙那些她所謂的好友。她或許猜對一件:她的事蹟的確是在某些人之中當作笑話在看,但如果真是心智成熟的成年人,也應該要反求諸己,想想為什麼自己的作為會變成別人的笑話。後來友人受不了她反反覆覆的言論,終於氣不迭說出「你應該去看精神科、應該要自我檢討」,活寶也許衝擊過大,也許是這輩子第一次被人指說要去看精神科,只能很氣弱的說對方也該去看,裝作雍容大度的樣子,卻不停以迂迴卻貧乏的方式反擊,最後仍尾大不掉想要顧左右言它的求和,機哩咕嚕寫著一堆沒有人要看的英文。

我總覺得這種反應並不陌生,但總想不起有誰也是如此。後來想到了,原來這類活寶的典範就是陳寇,看他前一天說要開放三通,後一天就說三通會妨害國家安全;一下子說絕對沒有拿人家的禮券,不一會兒又說拿也沒關係;出國前要民進黨「一起承擔」,出國後就全變成謝自己的問題。綜觀七年餘,這位活寶表率反反覆覆、前後矛盾,根本可以說是活寶的典範。我本以為這是這是治國者的奧步,但從活寶的例子來看,我發現這可能是自然反應。有人天生講話就前言不對後語,沒有邏輯不求連貫,而這社會也多的是這種性格的人可以隨之起舞,難怪陳寇可以講的那麼理所當然,因為他真的覺得這是理所當然。

活寶與友人撕破臉,各自刪除封鎖帳號。但那活寶心有不甘,被人家說要自我檢討、去看精神科、有被害妄想,任誰再怎麼無感也知道這是明著羞辱了,多數人友情一刀兩斷,至少短期內就是不相往來,那活寶大概自覺自己姿態過軟,在MSN上吃了敗仗,既然刪掉封鎖無法「再戰」,就轉移陣地寄伊媚兒。電子信箱的好處是自己可以編一套完整的說辭,就算來個乾坤大挪移倒因為果,對方也無法第一時間反駁。果不其然,縱然「友人」聲色俱厲回了一槍,活寶依然強辯無敵,好像陳寇硬是可以把自家貪污扯到國民黨的過錯一樣,彼姝東拉西扯,想掰點什麼來回擊卻又罵不到點,還到處用一些委婉的語氣,彷彿是在強調自己「書香世家」的氣質。難看至此卻又渾然不覺。可笑之餘不禁也有些莫名的佩服,如此之人也能出得國門唸得學位,要說是台灣教育扭曲了她的人格,還是台灣教育讓這種人也能擠身高知識分子的階層,很值得好好討論。無論如何,這類活寶也算是另類台灣奇蹟,直可與王世間並駕了。

題外話:上方那張大陸畫家的作品,是惡搞一幅舉世聞名的西方作品,它現在在台灣呢。不記得?請到這邊。一般人在PPT上惡搞只能博君一粲,至多上電視新聞,藝術家惡搞卻能有194.5萬美元的產值。台灣政府說要文化創意產業,迄今屁都沒有,還不如一個畫畫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