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8月17日,文章來源

互聯網時代中國人多了一項愛好,就是在微信和微博上點蠟燭。地震了,點起兩個蠟燭。火車撞了,點兩個蠟燭。沈船了,咦沒見過,點四個。化工廠爆炸了,我靠太嚇人了,點八個吧。中國政府宣稱多難興邦,搞的賣蠟燭的都脫銷了。然而點了這麼多蠟燭,中國還是沒有任何變化。

已經過去一天了,報道說相當於21噸TNT炸藥的爆炸目前只死亡了五十多個人。其實是有可能的,畢竟這些爆炸物是國產的,質量不行。

李鴻章去俄國參加沙皇加冕,正遇霍登廣場慘案,百姓死傷兩千,財政大臣維特伯爵將數字如實報給了沙皇。李鴻章說你們這些大臣沒有經驗,我任直隸總督的時候,哪裡瘟疫,哪裡洪水,死了幾萬人,我都跟皇上說這裡平安無事,皇上不苦惱,百姓也不恐慌鬧事。這件事讓維特伯爵明白,我們確實走在中國前頭了。

一百多年過去了,都已經二十一世紀了,這個中國還是從來看不到一個真實的數據。走在中國後頭的還剩幾家?幾十年裡這麼多災難事件,可能只有監利沉船遇難人數是真實的,因為船上就裝了那麼多人。每到這個時候官方就會出來闢謠,大於官方數據的一律劃為謠言。在一個信息完全不透明、話語權被完全控制、知情權被完全剝奪的國家,官方一定是最大的造謠者。

每次有大災難發生,便有一大波感動者襲來,為救援者感動,為領導排兵布陣感動,為政府及時派遣部隊感動,為生在這樣一個珍惜百姓生命的大國感動。為第二天就要結婚今天卻遇難了的人感動,為知道了家裡父親已逝卻堅持上戰場的人感動,為那些被毫無常識的領導派進火海裡做炮灰的逆行者感動。

在中國官方嫻熟的災難處理流程裡,感動是把喪事變成喜事的第一步。第二步封鎖消息,對外界報數據時向李鴻章學習。第三步領導安撫,遇難者家屬情緒穩定,第四步用千百死者換一個英雄,把靈堂粉飾成表彰大會。第五步整治中國最神秘的部門——有關部門,處罰中國最神秘的領導——有關領導。第六步,頭七全民默哀。第七步,遺忘。第八步到第十四步,再來一遍。

寫到這裡耳邊回響起了小公舉的歌聲,禍禍禍禍禍禍禍禍,禍變喜的套路招式靈活。

看到塘沽的一個醫生透露的消息,消防官兵已經犧牲了很多個中隊。我只有憤怒沒有感動,在一個不能憤怒的國家,感動毫無意義。感動只能成為政府轉移責任、喪事變喜事的洗腦工具,近年來無數次災難他們每一次都是這麼做的。在這種巨大的慘痛的人禍面前還能感動流淚的我只能懷疑你尿道堵了。這件事情沒有最美的逆行者,他們是最可憐的逆行者。這件事情只有一幫最傻逼的逆行者,開民意的倒車,反常識的長官意志,想踩著無數年輕官兵的屍體去擦乾自己屎跡斑斑的屁股。

等到事情結束了,領導最多記個處分,或者罷官,或者開除黨籍來污染純淨的百姓群體,但那些年輕鮮活的生命,永遠回不來了。克拉瑪依的大火讓領導先走,天津塘沽的大火讓消防員先上,這兩件相隔二十年的事情可有一點區別?被漠視的無足輕重的生命,被踐踏的一文不值的生命,被冰冷的體制推進陰曹地府,而這些可憐的生命和不值得的犧牲居然成為千百萬國人感動的原因,竟然還說他們帥,酷,美。在這個每逢災難就智商為零的國家,21噸TNT也炸不掉傲慢無恥的長官意志,也炸不醒只會祈福只會感動的國人。

如果你真的為逆行的消防員感動,你最應該做的事就是去罵死那些讓他們去送死的領導,和豢養著領導的這個制度。如果這個時候你還在為他們開脫,你只能是傻逼,是畜牲,是奴才,除此以外我找不到別的詞。

突然想起魯迅先生說的:做奴隸雖然不幸,但知道掙扎,總有掙脫的機會。而如果從奴隸生活裡尋找出美來,贊嘆、陶醉,那就是萬劫不復的奴才了。中國的每一次天災人禍都能湧現出這麼一批萬劫不復者。

塘沽的化工廠為什麼會炸,因為前面已經炸過好多次了,沒人關心而已。著名的海恩法則說,每一起嚴重事故的背後,必然有29次輕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隱患。海恩法則強調的是兩件事情,一是大事故的發生是小事故不斷累計的結果。二是再頂尖的技術,再完美的規章,也無法取代人自身的素質和責任心。

但是一向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國人從來不相信我天朝盛世正在發生著這些不和諧的事。光一個PX,大連、青島、寧波、茂名、什邡、昆明、漳州、成都多次萬人遊行,百姓冒著生命危險和舉著盾牌的特警、滿天飛的催淚瓦斯鬥爭,只為了保衛自己的家園不受到侵害。這些事件我們又關注過幾個?更別提什麼烏坎、陳光誠、余杰、徐純合了,我敢說大多數人連這些名字是幹麻的都不知道。因為他們與我們無關,他們在為我們爭取的那些生而為人的權利與我們無關,他們離我們很遠,他們沒有我們的美食、衣服、旅行重要,他們沒有扒奶茶妹妹感情史重要,沒有圍觀張馨予范冰冰撕逼重要。

動車在溫州撞了,離你很遠,你點兩支蠟燭,第二天繼續秀包包秀寶寶秀抱抱的生活;船在荊州沉了,離你很遠,你點兩支蠟燭,第二天繼續沈浸在奔跑吧兄弟的傻笑中;倉庫在天津爆炸了,離你很遠,你點兩支蠟燭,第二天繼續刷著火鍋牛排和筷子夾起放在嘴邊的照片。某天,你的身邊也會發生這麼一件事情,那時你為自己點蠟燭的機會都沒有了。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一個不知道去尋找人禍根源只知道點蠟燭祈福感動的國家,你們的蠟燭會一直點下去,因為人禍永遠不會停。你從不關心公共事件,化工廠炸成世界頭條了你點兩根蠟燭祈福一下,然後繼續快樂大本營開心消消樂,下次上世界頭條的可能就是你們。這次你不問為什麼,下次可能你再也沒機會問為什麼。

但我知道你們不會關心這些。我昨天聊天時碰到幾個反對者,我說以後這種事別再祈福了,他們惱羞成怒,反駁我說,問責沒錯,但這是高層政治,普通百姓也管不了,我去管有用?你們這些人憑什麼剝奪別人感動的權利?為了顯示你的理智,你的逼格?這種時候感動有錯?祈福有錯?我感動就算是錯誤的也是正能量,你憤怒就算是正確的也是負能量。

確實,你們沒錯,你們祈福沒錯,感動也沒錯,你們是正能量。你們可以放心了,不會停止的人禍會給你們充足的機會去祈福感動,下一次汶川,下一次甬溫,下一次監利,下一次塘沽。等到三十年後三峽大壩堆積的泥沙迫使長江大改道的時候,我想看看那時的你們再為誰祈福,為誰感動。

    文章標籤

    天津 爆炸 塘沽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