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

先給個預言式的結論:中國不會玩完,但我不知道中國政府的下一步。

中國的畸形發展,網路上應該有很多文章解說,大多不脫過去以外資灌水,後來以基建撐場的說法。對西方的觀察家而言,這不啻玩火,他們一心在看這玩火人什麼時候燒到自己。

眼看著年中中國股市大落,很多人目睭睜睜,又加上天津那驚天一爆,彷彿具像的表現出中國的末日。「The Day」終於來了嗎?中國崩潰論者真的取得最後的勝利?

我覺得不會。

我持的理由很簡單:中國是個獨裁極權國家。

我們看到某地區經濟崩潰,多半是形式上已經步入民主制度的國家。最好的例子就是蘇俄及其附庸國,蘇共崩潰前,就連美國都還覺得蘇聯不可小覷,一旦崩潰,什麼事情都要赤裸裸攤出來的時候,衝擊與凋敝勢不可免。很多人將俄國九十年代初的經濟慘況看成民主化的惡果,其實是本末倒置。毒癰一直在,只是民主制度將那層偽裝的皮掀開罷了。

我想中國是有看到此點的,所以他們一則以武力鎮壓民主運動,一則快速「走資」,將中共的統治正當性嫁接到經濟發展上,說起來很有點借鑒蔣經國的經驗。但蔣經國以後,臺灣逐漸民主化,政權的正當性逐漸轉移到人民的選票,但中國沒有,所以像吃壯陽藥一般不斷的「暴起」成為中國唯一的憑藉,這個正當性到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時,可謂到了最高點。不為其他,只因為中國終於在經濟這最後一哩路上贏了日本,不管是怎麼個贏法。

但經濟不可能永遠成長,更不可能永遠高速成長,這道理顯而易見。中國無論如何都會走到盡頭,我想中共也應該有意識到此點。如果中共開始下放政權,開始搞起「地方自治」、「民主投票」,可能是個解套的方案。一來中國人因為沒有接觸過這個新奇的政治玩意,可以鬧鬧咧咧一陣,還能換來國際的一片好評,隨後再用一些手腕,讓民選的首長以貪污腐化等理由構陷入罪,轉移民生的焦點。但中共要擔負「脫稿演出」的政治風險,弄得「不好」就會變成國民黨,而且相較於國民黨在臺灣,中共過去的所作所為更加臭不可聞,國民黨也許還可以謝罪下臺了事,要是中共背地的爛污被挖出來,可能就不是這樣輕巧可以解決的。

所以為了維護中共自身,「開道疏洪」的方式行不得,只有把堤防愈築愈高。但堤防終有潰堤的一日,所以中共還是得想個計策。說來弔詭,我覺得現下他們唯一選擇的路,大概就是當年大日本帝國走的路:發動全民戰爭,用外部鬥爭轉移內部矛盾。這是我看過石原莞爾紀錄片後的感想,當時日本因為關稅壁壘與關東地震,經濟低迷,這迫使日本不得不以侵略的方式解決內部的經濟問題。石原莞爾占領東三省,多半是基於戰略的考量,可是對中國全面開戰,乃是日本主戰派在國際局勢惡劣下未經深思的莽撞決定。

中國最近積極武備,讓周邊地區大為警惕。釣魚台、南海島嶼說起來實在不是什麼重要的領土,大家都知道醉翁之意其實是海底下的石油。如果中國真的為了轉移國內經濟的低迷,發動區域戰爭,不是不可能。一來這些戰爭都在中國「境外」,實際對中國無傷,二來中國的民族主義極易煽動,隨便說一句「中國人不能被欺負」,腦子裡裝滿地溝油與氰化物的憤青大概都會變成填海精衛了。至於中國能不能打、有沒有能力打,這遠不是中共設想的範圍。反正中共素來的伎倆就是人海戰術,挾世界最多的人口數,以及最輕忽人權的政策,拿人當砲灰,也不是不能夠。

由此看來,中共的景氣亮紅燈,對臺灣至為危險。「解放臺灣」也許過氣了,但「臺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卻一直像幽靈一樣在臺灣上空盤旋不去。因此,也許臺灣此時真正需要「居安思危」,並不是危言聳聽。外加臺灣有一群看起來毫無戰鬥能力的軍隊,我們大概不待一位今日的辜顯榮,臺灣就會兵不血刃的落入中共手中。因而,安倍強推新安保法,以臺灣的角度,並不是什麼壞事,我們很難想像日本還會「侵略」臺灣(如果真是如此,搞不好臺灣人還會「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畢竟日本人很知道他們付出的代價。倒是中國,從來沒有體會過對外侵略要付出多大的代價,而且顯然也不會有個美國來搭救。日本加美國,對付中國這個新崛起的「帝國主義勢力」,至少可以起到恫嚇的作用。

我不希望境況演變成如此,所以我只能寄託中國繼續用他們的獨裁手段,美化遮掩所有的數字,使國外的專家學者都如迷霧一樣看不清中國的實情。中國可以繼續外強中乾,等待某一天有一位天真浪漫的中國戈巴契夫,以為自己可以用中國共產黨黨員這個虛名來挽救沉痾的中國,使中國一碰就倒。就像天津那樣,轟然一聲,但沒有蕈狀雲。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