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最近因為一篇文章跟陶傑槓上,甚至引出一個「文化DNA」的離題討論。臺灣人大概不知道梁文道跟陶傑是誰,我挑最簡單的說法來介紹,他們都是香港著名的專欄作家。「專欄作家」聽起來不甚爾爾,但在香港這種地方,大概近似知識分子的代稱,而確實也有不少專欄作家是學院中人,滿腹經綸。梁文道和陶傑,都可算是這一類人物。

梁文道最近在香港蘋果日報發文談論香港的本土運動,其實也不是第一次,甚而他針對的人,也不只陶傑,另一位在網路上的風雲人物陳雲,被他點到的次數更多。但陳雲都沒有在媒體版面上回應過他,所以他提到陳雲什麼,沒有人在意。反而陶傑第一時間回了一篇戰力頗強的文章,引來輿論注意。

梁文道之所以特意為文講香港的本土運動,我猜想一個很大的原因,是梁文道近來屢被香港「本土派」視為「中共同路人」。梁文道跟臺灣淵源頗深,他雖是香港人,但小時候曾在臺灣求學,後來又回香港念大學,所以他講「普通話」,帶有很濃重的臺灣腔調。我以前還蠻喜歡看梁文道的文章,他在臺灣似乎不太出名,主要是香港和中國的「知識圈子」,但後來愈來愈少看了。不可否認,在關心香港政治發展的過程中,我非常偏向所謂本土派的一邊,因為我從外人的身分,很容易看出香港某一群虛偽中產階級代言人的嘴臉,他們滿口政治術語,卻沒有真心誠意替港人爭取政治權利,在中共因威並施下,他們只求眼前利益,不想去理會所謂香港的未來。這種人,香港有稱為「離地中產」者,有稱為「左膠」者,確切的定義我也不太清楚,但看其文章,多少猜得到他們的政治傾向。

現在自許本土派的香港人,多半對梁文道的文章嗤之以鼻,覺得他都變相的在替中共政權講好話。我看梁氏討論香港政治的文章,倒不會覺得他一定是在幫中共講好話,但我不免覺得他有點太過學究氣。政治運動是訴諸激情與衝動的產物,沒有人會跟你逐字逐句推敲分析。本土派的憂慮,原因就是中共的進逼動作頻頻。忽略了這個外在的實際威脅,只是就本土論述中不斷挑剔,這是梁氏最大的問題。但這是變相維護中共嗎?我覺得不是。若去看梁文道在微博上轉貼的文章內容,又彷彿覺得他是一個在政治上非常激進的人。這兩種看似矛盾的狀態,說明一件事情:梁文道仍然篤信中國要先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所以中國境內的維權運動他很關心,但香港的政治運動他則頗為猶疑。在政治分類上,似乎可以將他算成是「左膠」,不過我覺得這樣定位稍嫌重了點,我比較傾向於他的思維已經追不上香港的變化了。

時代轉變有時很快,即便是聰明人也不見得能夠抓到,就像施明德。八十年代以前,他是臺灣民主運動的神主牌,可是如今,無論實際上是不是如此,至少就媒體呈現出的樣貌,他已經遠遠被時代所拋離。梁文道沒有施明德那樣嚴重,但多少也是這種氣氛。

文章標籤

梁文道 陶傑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