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Barboza,2013年5月1日,紐約時報(原文連結

YUAN-articleLarge
(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有客戶在鄂爾多斯的一間經銷商店看BMW,買昂貴物品需要大把的百元人民幣)

林路(音譯)還記得去年十二月有個生意人來到他在華北工作的一間汽車經銷店要買一部新的BMW5系列GT─全以現金支付。

「他和兩位友人開著一輛破敗的本田車,」林路說。「其中一位友人拿著一個大的白色袋子,而買家則另外拿著一個很重的黑色背包。」

帶著近13萬現金到經銷商處也許聽來很怪,但這在中國並不罕見,諸如飯店帳單、買珠寶,乃至於訪問學者的課堂費用,都經常是用整疊人民幣紙鈔支付。

畢竟在這個國家,買房子的人會開整車的現金來支付。大城市的法律事務所據說還會顧防彈車來帶運每個月的薪資款項。

即使中國有現代化外貌──新的高速公路、高速鐵路網和高聳的摩天樓──分析家稱這個國家仍寧願用老方法買東西,用帳本、點鈔機和實在的現金。

許多專家說這並非是在拒絕進步,而是心存疑慮,反過來說,政府也對其人民有同樣的戒心。

在中國做生意得用上大量現金,係因為中國當局拒絕印製大於百元人民幣的紙鈔,其面值大概等於16美元。自1988年以來,印有毛澤東頭像的百元鈔票一直是最大的面額,即使如今經濟已經膨脹了五十倍。(毛澤東以其國家的象徵,印在幾乎每種面額的鈔票上:一元、五元、十元、二十元、五十元和百元鈔)

中國經濟學者與政府經常暗示印製更大面額的紙鈔也許會引起通膨。但或許實際上別有理由。

「我相信政府之所以不想印大面額的鈔票是因為貪汙之故,」Nicholas R. Lardy說,他是位於華盛頓的彼得森國際經濟學院(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中國經濟方面的權威。他稱提高面額會助長貪汙風氣。「你就只需要使用信封而不用把錢塞滿整台車。而且錢也會更容易流到國外。」

購買、賄賂和儲蓄行為都迫使中國印製大量紙鈔。中國早在千年以前就成為第一個印製紙鈔的政府,根據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的報告,中國紙鈔約占全世界總量的百分之四十。若根據經濟規模調整,中國的現金流量約為美國的五倍。

美國最大的紙鈔面額為一百元,日本為一萬元,亦相當於一百美元;歐元最大面值為五百元,大約是六百五十美元。沒有一個大經濟體會像中國這樣將紙幣面值壓得這麼低。

由於人民幣最多只到一百元,該國人民若要買台電視或瑞士表,得用上更多紙鈔,就不要說車子、房子或遊艇。中國官媒幾年前曾報導有人提了兩箱現金去買遊艇。

在這高速成長的經濟中,跟隨這些紙幣流通的路線,可以瞥見中國金融系統運作的奇妙方式,某種程度上這國家就像停滯在過去的時光。

「中國多數地方就像1950年代的美國,幾乎全用現金交易,」上海哈佛中心(Harvard Center Shanghai)執行長Jeffrey R. Williams說道。他之前在中國擔任銀行高層餘三十年。「在美國,一間銀行大概只有一台數鈔機,但這裡是每個窗口都有一台。」

雖然中國沿岸都市因三十年的改革開放而變得繁榮,但經濟學家指出,內陸地區仍然貧困,沒有跟金融體系中較為現代化的部分連結。因此,窮人仍愛用現金交易。

富人也喜歡現金,他們通常會用地下經濟的方式藏匿錢財以躲開政府對他們財富的監視。就像亞洲其他發展中國家,容易追查的信用卡或支票並不普及。

「一般中國人既不相信中國銀行,也不相信共產黨,」奧地利林茲大學(Johannes Kepler University of Linz)經濟教授,也是研究世界黑市貿易的專家Friedrich Schneider說。「因為不信任政府的單純理由,許多人只用現金交易。」

分析師稱,由於缺乏信任,政府與民眾開始玩起貓抓老鼠的把戲。國營企業的管理階層進行秘密的現金交易以賺取額外的佣金。政府試圖進入地下經濟,檯面下的交易幾乎都用現金進行,這樣比較難被當局追查扣稅。

而原本應該捍衛法律的那些政府官員,常常就是犯法的一方。

以重慶市前公安局副局長文強為例。他在2009年被查獲有近一百萬元人民幣,妥善地裝在塑膠袋中,藏在親戚家中的蓄水池底。

另一個例子是中國鐵道部前部長的弟弟被捕時在家中藏匿了近五百萬元人民幣,其中部分因保存狀態太差,發霉的鈔票弄壞了一台點鈔機。

為了取締非法現金匯出,中國限制跨境匯款,進行外匯管制。

毫不意外,印製這些鈔票規模浩大。中國印鈔造幣總公司有八十條生產線,三萬名員工,六間製鈔公司,兩間造紙廠,一間印刷公司,一間製版公司,還有一間專門生產防偽線的公司。

負責監管營運的中國人民銀行,對政府所說的「共和國的名片」拒絕置評。

也許這些紙鈔應該放上存放習慣的警告。上個月,一位上海的民工發現老鼠將他和他妻子放在櫃子裡的1200元咬得支離破碎。

當地銀行同意換錢,只要他可以將鈔票拼出至少原本的三分之二。

「但這些錢碎到幾乎不可能拼回去了,」這位三十七歲的趙志勇說道。「誰知道老鼠會去咬鈔票呢?」

Xu Yan contributed research in Shanghai.

    文章標籤

    中國 人民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