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賃居的房子電箱冒出濃煙,裡面電表不知怎麼起火燃燒,隔壁房間的房客發現,非常緊張,連忙叫我出來,一副準備逃難的模樣。幸虧火勢沒有蔓延,在用滅火器撲滅之後,沒有大礙。

但這不是我的重點,我的重點是我表哥。

話說我賃居之地,是我親戚買來專門租人的房子,舉凡房子的大小事情,一般都是我大表哥與表嫂處理。發生火警,自要跟他聯絡處理。就在消防隊與警察都來了的時候,我表嫂也來了──和第二個表哥。

許久以前,我曾寫過跟他有關的文章,但終究囿於親戚關係,又寄人籬下,雖然他們大概一輩子也看不到,我也不敢寫得太明確。我對他實在厭惡非常,可以說是所有親朋中最討厭的。無奈我人在台北,以前借宿他家,如今向他家賃屋,怎樣都得打交道,只能說是孽緣。

他大我可能四五歲,迄今沒做過超過半年的正職,沉迷網路遊戲,常常太陽快出來了才睡,太陽快落日了才起床。反正沒有工作,吃家裡住家裡,還有零用錢可拿,生活舒適得很。當米蟲尚無妨,糟糕在於此人愚蠢至極,既是目空一切,而又無比白目。我以前一直思索我討厭他的癥結何在,他好吃懶做跟我無關,他腦子不好於我也無傷,最大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彷彿一直衝著我來,看我不順眼。後來我發現,其實不獨對我,任誰他都是如此,但裂痕既然出現,只會愈來愈深,除非他哪天被雷打到,幡然醒悟。

但這次火警,我看到他的行徑,深深感覺這已經不是針對誰的問題,而是他的白目行徑就會讓我下意識的討厭他。他來,看到消防員跟大嫂講可能的起火原因,聽沒兩句就在後面嘮叨「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是不是這樣很重要嗎?去挑消防員的錯誤是這麼急迫嗎?人家來救火,就算沒有事了,論情論理,都應該要答謝人家辛勞,配合別人的例行公事。這種情況下挑人講話內容的毛病,不是白目是什麼?一模一樣的事情發生在隨後台電人員來檢查,照理台電人員也不能做什麼,只是記錄一下,大家應酬幾句,謝謝慢走也就算了,他老兄居然在對著台電人員指責他們不夠專業云云,我的天啊,這不是存心找碴嗎?失火還不夠,還要吵架嗎?這人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做輕重緩急?有沒有搞清楚現在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事情過後,要收拾善後。滅火器的乾粉到處都是,我只好趕緊開始掃起來。他不幫忙,也就算了,看我在清,居然「沒好氣」的對我說用滅火器要戴口罩。我真是心中一把火起:幹!最好你在這裡講這天殺的風涼話!我於是也很「沒好氣」的回道:我哪裡管那麼多,你當我隨時隨地都準備要滅火嗎?他彷彿還嫌不夠,再補一道「你也不用噴那麼多。」我真是努力按耐住破口而出的髒話,回了一句:「我都噴了!」

之後水電師傅來,他這人似乎嫌師傅不夠忙,一直跟他講話,盡講些「台電的人什麼都不會」、「搞不好是走後門進來的」,諸如此類屁話。別人拿著抹布掃把善後,他沒看到就算了,還是個惱人的障礙物,像是巨大的行動核廢料,不停散發可憎的輻射線,我實在避之唯恐不及。

這次火警,雖然燒的是電表,所幸及時撲滅,並沒有什麼額外的損失,算是有驚無險。卻因為這一廝,讓我心裡很不舒服。是說,再怎麼樣,我也不能夠怎麼樣,不過台北的工作若沒了,我應該也不需要受這悶氣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