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買當代中國相關的書實在太多了,但每次看到書店陳列新書,又忍不住翻翻看看,忍不住要買下手,彷彿自己得到強迫症似的。

伊恩強森(Ian Johnson)的的《苛稅、胡同和法輪功──底層中國的緩慢革命》,我在看的過程就感受良深。書中內容固然很觸動我,但我有另一層感慨。這本書提到的三個故事,講得大要即是中國底層人民在中共統治下的處境。他們確實堪憐,但我不禁想,其實台灣底層人民,跟他們比起來,似乎也沒好到哪去。

台灣能用臉書,能上推特,能隨便罵馬英九以下的任何官員民代,能抗議,能遊行,能發洩自己的不滿。可是有這些東西,許多台灣人民同樣得不到活著的尊嚴,有時甚至不能安身立命。前兩天我才看到「紀錄觀點」節目講華隆罷工,他們北上抗爭,有媒體採訪,但面臨的對待與引起的聲援,並沒有比中國大陸的底層人民要好多少,頂多是政府不敢以公權力形諸暴力而已。如果強森的書描述的是遭到中共嚴密控管的中國社會,那操控台灣社會的,會是什麼呢?

如果中共的惡是赤裸裸不加掩飾的,那台灣就是金玉在外的惡,號稱享有自由人權,人民的處境卻沒有什麼改善,甚至惡化。以前政府知道自己不足以代表民意,做事還稍有顧忌,如今總統屢以全民直選出來的代表自居,就恣意妄為,彷彿那些選票是他可以四年擅權的憑藉。所以我們擁有勾結當權的財團,替金主服務的民代,揣著賄款、言必守法的官員。我看到華隆罷工案,資方同意支付一億八千萬元,補償一部份的退休金與資遣費。對比最近爆出中央官員貪污的案件,隨便一人虧空收賄的金額,就高過這個一點八億甚多。如斯對比,就足以說明台灣什麼公平正義,什麼民主進步,不過都是空話。

所以看書中替鄉民打官司索討溢收稅金的維權律師,讓我想到大埔那些要不回自己農地的農民;看到住了幾十年四合院被北京當局強拆的趙景新,讓我想到士林文林苑的王家;我唯一慶幸台灣現在沒有人因宗教信仰被政府凌虐的例子──是說台灣若連宗教信仰都不能保障,我不知道台灣人還有什麼顏面說台灣是民主自由的地方。在2012年看到這本2004年就出版的書,我竟覺得,書中的處境,台灣人應該頗感同身受,而且這種感受,恐怕還是這幾年才出現的。

此書有部分內容與何偉(Peter Hessler)的書有部分重疊之處,最明顯的當是捍衛自家四合院的趙景新──他是《甲骨文》中提到的陳夢家之妻趙蘿蕤的胞弟,所以那間四合院是陳夢家的故居,也是趙景新父親趙紫宸的故居。這間四合院不僅年代久遠,而且住過許多重要人物,僅是趙紫宸、趙蘿蕤、陳夢家三人,就已經有一切值得留下來的理由。但中共還是拆了,明著說是城市發展,實際上是為了拆遷改建所得到的暴利。這個自稱是文明古國的共產政權,不僅不尊重人權,更不尊重歷史,彷彿是同文同種的外來殖民者,除了可以立刻換成大量現金的,其餘所謂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都不值得一顧。

另一個重疊,則是提到法輪功。如今法輪功已不是強森或何偉所寫時期的情況,他們已經不僅僅是氣功或宗教團體,更升級成為「反共勢力」。台灣各個主要景點都有法輪功成員打坐,擺放各種宣傳文宣。內容全心一意抨擊共產黨,要人「三退保平安」。另一方面,中共的反制也非常成功,許多大陸人已經全盤接受中共的邪教論述,至不濟也會覺得法輪功在胡言亂語。之前大陸人來台還沒那麼便利的時候,據說來之前會先接受「行前教育」,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就是如何避開跟法輪功互動。

不過,近一年來,我卻感覺這個嚴密的處理方式稍有鬆懈。原本大陸遊客對法輪功成員所張貼的海報宣傳,不是敬而遠之,就是不以為然地駁斥。但最近他們居然會到海報旁邊看裡面的內容,我還看到一兩次他們會拿法輪功成員所發的小冊子宣傳品。究竟是中共真的開始放鬆控制,還是我所見到的其實並非中國人,難以釐清。

強森在此書中並不認同法輪功,認為他們奉為圭臬的《轉法輪》一書,內容相當粗淺,沒有什麼微言大義,而且裡面不時有著相當激烈的用語。但他認為法輪功遠遠稱不上邪教,他們自己打坐,追求平靜與道德,沒有企圖也沒有意願做出扭轉政治現狀的事情,只因為他們組織嚴密,所以引起中共恐慌。而中共從原本的息事寧人,到後來變成趕盡殺絕,最終逼得法輪功成為一個徹底反共的勢力,大肆鼓吹中共滅亡論。如此轉變,實是中共一手促成。很多人對法輪功在台灣大小景點(嚴格來說,是全世界中國人會到的各個景點)打坐、擺著一長列海報、拿著擴音器和著中共要滅亡云云行徑頗為厭惡,我也很不喜歡。但追根究柢,這都是中共造的孽,他們不讓中國人擁有信仰,不讓中國人學習道德良知,於是生出這麼一個奇怪的四不像,然後再亟欲消滅。法輪功的歷史就是今日中國社會不斷內耗的表徵,讓我們看到一個無能的政府,是如何拖累全世界的人,或多或少都要受到他們的荼毒。

他描述的時間點是千禧年前後,十年過去了,其間變化之大,彷彿中國是在追趕過去三十年的空白,但如今這滿眼璀璨,也伴隨著十年發展漸次膨脹的隱憂。中共從個案式的處理問題,已經「健全」到一個綿密的「維穩」體系,基本上就是把強森書中寫中國人民在官方所面臨到的挫折加以系統化,成為一個有組織的打壓體制。中共不僅可以先用武力消滅不滿的火苗,甚至也能有計畫地阻擋外國媒體了解內情。中國在國際間的分量已經大到可以在國際媒體獨立出一個「China」的新聞專欄,但裡面所報導的內容,顯然跟中共一直企盼的「軟實力」背道而馳。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