邇來看香港人寫的部落格文章,看到他們很常寫「國內」。國內,中國之意,我常常一時半刻反應不過來。因為我的「國內」,就是台灣,對照香港,理應指的是香港境內,但香港不是國,所以香港人稱自己住的地方是「本港」、「本地」,反而指北方是「國內」,或也有人寫「內地」、「大陸」的。「大陸」還好,比較中性,「內地」則有種殖民地母國的氛圍(台灣被日本殖民時,也稱日本為「內地」),但這種用法台灣也用,比較好理解。唯獨「國內」,我不管看到幾次,都沒有辦法習慣,總要略想一下才能轉過來。不過這種用法倒隱隱有種區隔之意,彷彿香港不是「國內」,過了羅湖才算「國內」,顯然無論香港人如何說自己是中國人,還是有意無意在區隔彼此。

或許如此,中共治下的百姓似乎對「中國」一詞的使用特別敏感,比如對海外回來的中國人,或者是對台灣人,講「中國」如何如何,反像冒犯他們。這種動輒得咎的民族意識,我猜想大概是中共刻意灌輸為之。無論兩岸分治如何確鑿,總是可以毫無慚色的講「我們的祖國寶島」,也不知道是誰的祖國,誰的寶島。古德明說,現代中國人用語,須把「國家」當作「中國」,因為中國人說「中國」,等於「以外國人自居」。所以非常弔詭,中國人在自己的土地上,卻不能說自己國家的名稱,只能用「我國」、「國家」,實在荒謬無比。

是以當台灣人說「中國人如何如何」,聽在他們眼裡就不是滋味(不過在台灣,特別是年輕一輩,中國台灣之分就相當清楚,講「中國人」,必不包括自己)。縱然中共沒有統治過台灣一天,他們也理所當然以為「中國人」一定包含台灣人。有趣的是,以前台灣人理不清「中國」,常常在政權和文化之間擺盪,後來認清現實,既然全世界都把「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國」,台灣人就別去淌那個渾水,逐漸的去「中國」化;反而如今對岸硬要佔這個便宜,故意混淆「中國」的政治意義,還搬出「中華民族」、「中華文化」,彷彿拿些虛無飄渺的用詞,就足以消弭兩岸分治的現實。無怪乎兩岸政府雖然關係日近,台灣人倒是愈來愈急著撇清自己跟「中國」,特別是它背後那個政權的關係,強調和他們毫無任何瓜葛。

我曾經看過一位八旬的大連人寫的台灣遊記,由於是網路論壇,中間常夾雜許多其他人的留言。其中有則留言指正作者,到台灣不能稱大陸「國內」,「因為台灣也是國內」,顯見中國人所受名實不符的教育何等深入,睜眼瞎話說的大義凜然。殊不知大連地位特殊,先被沙俄統治,後歸日本管轄,戰後復遭蘇聯軍隊占領,最後才給了中共,這種經歷和台灣有點類似。在這種背景成長下的老人,自不同於中共建政後才出生的中國人。難怪他寫的遊記沒有中共教化下的奇怪邏輯,對政治上的觀點也分外留神。可惜這難得的觀點卻同時有台灣人和中國人一起攪局,足見民族主義戕害至深。

是說,台灣以前也受大中華意識的灌輸,也常稱「炎黃子孫」、「龍的傳人」,卻還不至於非稱「我國」不可。我漸漸相信兩岸雖都受到思想上的箝制,但左岸顯然比右岸來的嚴重許多。畢竟箝制不一定是當下可以立刻感受到,如網路屏蔽那樣,也有許多是無聲無息、不知不覺,慢慢滲透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