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光石化

核能發電乾淨又廉價?禁菸侵犯到吸菸者的人權?石化工業環保又永續?溫室效應根本不存在?這些似是而非的言論,原來都是出自公關業的手筆。

我們早有耳聞公關業的厲害,之前黃哲斌講的業配新聞即是一例。但《有毒污泥愛你好》讓我知道公關業可以多深入、多全面,幾乎牢牢掌握主流輿論,讓社會觀感可以一一按照金主要求,讓一般民眾成為他們的俎上肉,任憑宰割。

看此書不僅心情沉重,更令我驚惶。此書一九九五年便出版,但裡面講的事情,對我而言根本就是現今台灣的寫照,唯一沒有提到網路。而且我相信這本書之所以此時出現中文版是別有深意。一九九五年台灣尚且沒有總統直選,是書中所謂人權紀錄極差的國家。如今我們將第五度直選總統,號稱華人社會民主制度的表率,而與此同時,新型態的欺騙手法也隨之出現,當年美國人用的公關手段,正在台灣開花結果。國光石化破壞環境嗎?企業界威脅百姓,沒有石化業台灣經濟將無以為繼。台北捷運局破壞古蹟嗎?官員抱怨維護古蹟會延遲開通,讓交通黑暗期拖更久。首都旁有兩座核能電廠很危險嗎?電力公司警告沒有核能電廠電費會大幅調漲,台灣會缺電。

公關始於修辭,即孔子所厭惡的「巧言令色」。亞里斯多德尚且還認為這是一門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的藝術,但在春秋時期禮教崩壞,學問成為有心人遊說諸侯的利器時,孔子便早早否決掉修辭的正面功能,就今日而言,這不能不說是真知灼見。當然,技巧本身沒有好壞,好壞取決於使用的人。若公關手法拿來推廣良善的價值,鼓吹良好的品德,替弱勢發聲,自是對社會有莫大助益,不過這種事情實在用不著我們去吹捧,公關業就已經迫不及待公諸社會好往自己臉上貼金。但絕大部分他們成為政府和大企業的發聲筒,收取豐厚的金錢利益,用各種方式操弄輿論、混淆社會視聽的作為,卻往往絕口不提。

書中首先就提到公關業最愛的金主:菸商。一開始他們先以宣傳提升香菸形象,鼓勵大家抽菸,戰後則因為吸菸致癌的醫學發現,讓菸商付出高額金錢給公關公司,要他們消毒反制。其中成效最好的就是「以民制民」,用假的公民團體提出迎合菸商的訴求,製造矛盾的理論。書中寫道:「全球最大的公關公司博雅公關服務菸草業的客戶菲利浦莫里斯,創立『全國吸菸者聯盟』,以便發動癮君子進行『吸菸者人權』的民間遊說活動。」(頁24)這是一九七零年代的事情,而類似的伎倆不可勝數,甚至漂洋過海影響了台灣。

廣告、民調、第三方背書、偽公民團體、置入性新聞,諸此種種,不過是公關手法的一部分。在美國,這個動輒以千萬美金計(經過十幾年的通貨膨漲,如今大概是以億美金計)的「產業」,其細緻及全面,已然從藝術昇華為科學。我一邊看一邊想,中共高層若看到此書,他們大概會感慨,原來中國最大的問題不是貧富差距、不是環境惡化、不是經濟泡沫,而是他們的公關手法太過拙劣。他們的維穩經費應該要撥一半給美國的前五大公關公司,如此大概什麼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公關的能耐有多驚人?書中提到美國健保改革。當年克林頓政府已經想著手改革美國的健保體制,此舉立刻遭到大藥廠與保險公司的反制,他們成功運用輿論讓國會從傾向改革到反對改革,甚至放寬法規讓藥廠和保險公司更容易獲利。公關公司不僅直接和政府打對台,還成功扭轉民眾的觀感,用廣告、民眾投書、政論節目、「第三方公正人士」、「公民團體」,多管齊下,一年不到就讓民眾下意識厭惡政府健改方案,完全不就細節討論。十幾年後,歐巴馬政府重提健保改革,一樣遭到「輿論」阻撓,讓歐巴馬的聲望跌到谷底。這「輿論」背後的力量是誰,可想而知;其能耐多大,令我咋舌。

除了企業,政府也花錢做公關。台灣對外交有點概念的人大概都心知肚明,我們外交部長年請公關公司在美國議會遊說,花錢買參議員的對台灣的支持。書中提到當時「花大錢向華府遊說和做公關的政府,包括台灣、南韓、巴基斯坦、墨西哥、沙烏地阿拉伯等,多半嚴重侵犯人權。」(頁205)所以說,台灣政府也是助長這種風氣的幫兇。如今我相信在華府穿梭的政府說客一定又更多,旁的不論,就連中共也委託公關公司在華府遊說。之前美國F16 C/D型是否要賣台灣的新聞喧騰一時,當時就有鼓吹「出賣台灣」來換取中共友誼的文章,縱然很粗糙,卻是一個警訊。現在回頭看,似乎能看成中共遊說的「效力」顯現了,顯然中共也開始熟稔這種「遊戲規則」了。

而公關與媒體的「合作」,更是毋須再論。公關的介入,始於媒體兼併。被跨國企業買下的媒體多半品質衰退,人心渙散,公關公司便能在媒體上下其手,甚至成為「親密夥伴」。台灣深為詬病的置入性行銷、業配新聞,在美國早已成為常態,有錢的公關公司甚至直接發送製作好的預錄帶寄給電視台,這種公關消息甚且變成製播新聞重要的來源。書中提到美聯社也發公關文章賺錢,「例如,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四日的《紐約時報》刊登了一篇醒目的文章,宣布聯邦快地正式從 "Fedral Express" 更名為 "FedEx" ...其實這則報導是聯邦快遞的公關宣傳,內附一張照片,照片來源只註明『美聯社』。而實際上,是聯邦快遞付錢叫美聯社發佈這張公關照片的;佈景、拍照的都是聯邦快遞,而不是美聯社的攝影記者。」(頁248)好巧不巧,今天(1月11日)爽報的頭版是「lativ年終40月」,頗有相互呼應之趣。

DSC00272.JPG

台灣大選將屆,在這最後的「黃金週」,所有陣營可謂火力全開,大展其公關本事。書中講國際政治的公關手段,提到墨西哥的例子。墨西哥被貪腐獨裁的政權把持,國內通膨嚴重、政治暗殺、大選舞弊,甚至爆發武裝衝突。但因為美國公關公司的幫忙,連美國聯邦政府都誤以為墨西哥是個穩定的投資地點,一時的政治波動只是民主轉型的陣痛期。書中給的小標「轉移焦點就好,問題不用解決」,不僅反映當年墨西哥當局的作為,我相信台灣人也深有體會。故事講的愈動人,愈是要小心提防。公關手段終就只是塗脂抹粉,最楚楚動人的,往往最不堪。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