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前日翻譯了曹雅學所寫的文章(連結),寫中國人對美國人的觀感。這種論調對我而言實在無比熟悉,因為二十年前的臺灣人大概也是這種心態,覺得美國人(或許也可以加上加拿大)實在蠢的可以。不過台灣人認為美國人蠢,不盡然是美國那種直來直往的個性,而是他們看待「規定」或「法律」的方式。

其實曹文所提到中國人看待美國人的狀態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他的年輕同事的心態,覺得可以到處占美國人便宜,另一種是美國人直來直往的個性。就美國人普遍直接的個性來論,不僅中國,很多國家的人大概都不習慣美國人這種處事作風,比如日本或英國。而美國人到日本或英國作生意的時候,也對他們說話迂迴的方式感到很困擾,更不要說中國還多了一層政治上的禁忌。不過一般而言,直來直往的個性算不上「笨」,只是讓人感到魯莽無禮,間或覺得有點粗枝大葉。

真正讓中國人覺得美國人「笨」的,應該是美國那種對人性的樂觀與單純。對他們而言,說出來的話就要做到,善惡分明(而且自己是善的那一方),遵守規定和法律,諸如此類對於人性正面的表述,縱然不是金科玉律,至少他們也不會有什麼質疑,要去實行是理所當然。但中國人就不是這樣,鑽漏洞是中國人的天性,相信人性本善尤其是天大的笑話。我記得在美國購物有段試用期,如果期限內覺得買來的東西不好用,可以直接退費,而且店員幾乎不會有什麼刁難。這本來是方便顧客的美意,卻被新移入的華僑(早期多是台灣人)當成白白享受的方式,於是乎他們買了一堆東西,用到退貨期限,再全部退貨,然後繼續買下一批。後來台灣引入類似的限期內退換貨制度,卻因為對人性的不信任,店員對拿來退換貨的顧客輒加刁難,使台灣人逐漸意識到,貪小便宜滿足一時之私,所造成的流弊往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因此這種退貨行徑從早期沾沾自喜的炫耀,到後來變成人人批評的負面範例。又比如歐洲許多國家搭乘火車或地鐵都沒有驗票機制,頂多只有一兩位驗票員在車廂內隨意查驗,這在台灣簡直不能想像。但就是因為沒有驗票口,所以身障者得以自在進出車站,一般人還可以牽著單車去搭車,不像台北捷運還要限制出入口和下車站。因為缺乏對人性單純的信任,在台灣或中國,防弊至關重要,甚至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如何防弊上。但再怎麼防,聰明如中國人總是會試圖找到其他的漏洞,大家就在攻防戰中疲於奔命,整個社會一事無成。所謂「聰明反被聰明誤」,大抵如此。

如今台灣有些人已經察覺到這種狀態,所以反過來希望台灣人能效法美國人,寧願「笨」一點,也不要自作聰明。但台灣頂多只能做到「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畢竟心懷僥倖、貪贓枉法之徒仍多不勝數,而這些人,往往都是自詡聰明者。不過,至少在台灣,多數人如今已經不太會把美國人這種狀態看成「笨」,而是樸質的美德。也許還要再過許多年,大陸人才會體會到這種「笨」所蘊含的珍貴之處。

說過美國人的「笨」,我想談一下中國人的「聰明」。

曹雅學的文章裡他接觸「祖國同胞」的三個例子,第一個是上班不認真的年輕人,第二個是她認識的中國作家,第三個是她同學會那些大學同學。其實這三類人各自代表某種的「聰明」。那位從小移民美國的年輕人,是鑽漏洞的典型,他想既然沒有人查核他究竟做了多少事,他也就樂得擺爛。但這還算是輕微的。中國人在想要佔別人便宜所耗費的心思,直可謂人類社會的極致。諸如尸位素餐、偷工減料、魚目混珠、仿冒、貪汙、走後門、運用特權,諸如此類。追根究柢,都是想要佔人便宜。這些事情,當然不是只有中國人有,但論深度和幅度,很少有人可以跟中國人相比。我甚至認為,這已經內化成中國人人性的一部份,縱然有人想獨善其身,也終不免會被社會的壓力逼著去佔別人便宜,否則吃虧的一定是自己。而這種狀態嚴重到一種程度,便是中國人不相信純粹的美善,每件事情都要提防,什麼事情都要留心,每個人都在「防弊」,防成一個銅牆鐵壁的社會。

至於那位作家的「聰明」,則是不得不然。他無法在文章中暢所欲言、直指要害,只能用很隱晦迂迴的方式表達,甚至不惜扭曲道德價值。可想而知,這一定是極權統治的禍害。但人要自保,不得不妥協,這是不得已,我不會對這種「聰明」加以批判。就好像余華在紐約時報寫的文章(連結),中國的網民為了逃避中共的網路審查,大玩文字遊戲,什麼諧音、析字、藏頭,把好好的文章變成天書一般,只是為了要偷渡中共所禁止的敏感詞。余華稱這是高妙的藝術,但愈是高妙,愈凸顯中國人沒有自由言論的無奈。中國人把聰明才智花在這種地方,實在非常悲哀。

至於曹文中提到她在同學會的遭遇,基本上是前述佔人便宜的延伸。因為怕被人佔便宜,所以得事事提防。話不能講明,得顧左右而言他,要口是而心非,要處處顯示機靈能幹,無所不能,一副「你騙不倒我的」強硬姿態。我想起之前有則新聞說台灣人對傻大姐型的女生較有好感,縱然傻大姐可能粗枝大葉、忘東忘西,但相對而言,這種人也比較不會記恨,做人隨和,而且老實。但這種性格在中國大陸則是大忌,因為這無異於鼓勵所有人都去騙她,所以一定得看起來精明幹練、閱世甚深,才不會讓別人有可趁之機。可想而知,長此以往,這個社會必然愈趨冷漠,大家尚且自顧不暇,哪有什麼心思餘力去關心別人,至於一些良善的舉動,也會立刻解讀成有不良的動機。平常時候倒還無甚所謂,一旦碰到天災,比如汶川地震,就不免出現丟下學生逃跑的老師,或是大發災難財的不肖商人,實在應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俗話。

老實說,這種「聰明」,台灣人也很多,遠的不提,之前的塑化劑風波就是一個最典型的負面範例。但中國人都故意忽略,台灣再怎麼樣,也不過就是一個上海市的人口,要論引起的恐慌和波瀾,台灣都是遠不能比擬的。而且這次風波有個「笨」的台灣人發現了「聰明」台灣人的自私作為,台灣的食品安全從此才有多一點保障。這一步,台灣走得非常漫長。中國人,幾時能等到一個「笨」人呢?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