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因丸子引介,進入迷離的撲浪(www.plurk.com)世界,彷彿染上毒癮,一天不去發文就若有所失,而業障(Karma)更是宛如毒品一般,日日夜夜,只希望它能夠再多一點、再多一點。

不過,論文緊迫逼人,還是先拿到文憑比較實在一點,業障再高,也不能當飯吃,更不可能換成錢。於是我在業障升到九十之後,便不再逐浪,直到我把論文生出來。

有此之想後,那如影隨形的癮頭,竟也就這樣很輕易地斷絕了,人的心思,實在也很奇特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