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令我羨慕的不怕死的台灣人〉

台湾人
ご存知ですか?(你們知道嗎?)
緊張とは何か?(緊張是什麼?)

台灣人不會緊張?看這一章節的時候我滿不以為然。「拜託,我就是超容易緊張的台灣人啊!」我一邊看的時候一邊不停浮出如此的OS。我從來就是那種膽小害怕容易緊張的人,小學的時候就連上台寫黑板都會緊張。怎麼可能台灣人不會緊張?

但我今天看了這段影片之後,才稍微地體認到日本人用「緊張」二字所形容的具體狀態。



青木由香所舉出的六種「緊張的狀態」:腦中一片空白、揮汗如雨、心臟砰砰跳、手不停顫抖、滿臉通紅、喉嚨乾渴。我想影片中那個男同學應該表現出了四種,我看不出他是否揮汗如雨,也看不出來他有沒有滿臉通紅。也許這位男同學的緊張是極端的反應,但若是照這樣看,我猜同齡的台灣學生,就算再怎麼樣緊張,也不致於到他那種程度。我甚至覺得,也許對十七歲的台灣人而言,真的無所謂「緊張」這回事,他們大概唯一的緊張,只有生死交關的那一刻罷。

假設台灣人不會緊張(或是不像日本人那樣容易緊張),其原因為何?我想到兩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性,是家庭教育。以我家為例,家中無論是爸爸媽媽伯父姑姑舅舅嬸嬸,總是要小孩子活潑一點,碰到長輩要能主動問好,要討人喜歡,要嘴巴甜,要落落大方。扭扭捏捏、沉默寡言,或是根本就像個木頭呆坐在一旁的狀態,我家裡的人就會直接跟「沒教養」畫上等號。所以我小時候最討厭逢年過節或是喜慶場合,不僅要用適當的稱謂一一向長輩問好,最好還能「巧言令色」,博得眾人歡心。如果這種態度是台灣人的價值觀,則台灣人表現得無所畏懼,也不足為奇。我不清楚日本人如何看待上台表現出緊張狀態的人,但若我上台後發現自己聲音顫抖、口乾舌燥、滿臉通紅,我會感到非常丟臉。能夠徹底掩飾自己的緊張,甚至是不緊張的人,不啻是一種能力的展現。把自己的不安暴露在別人眼前,彷彿就是向別人示弱,甚而不得體。所以影片中的那種學生在台灣,可能就會有人說他不得體,或者是丟台灣人的面子了。

第二種可能性,我想是這個社會帶給個人的限制。日本是個團體約束力很重的地方,只要自己的表現沒有符合大家認同的價值觀,就會引起周遭非議。這種約束力有好有壞,在推行法規政策,比如要大家守時、要作垃圾分類、要遵守交通規則等等情況下,團體的約束力可以讓法規推行事半功倍。但這同時變成綑綁自由意志的無形枷鎖,特別是在追求認同感的情況下,為了尋求團體更多認同,不得不強迫自己刻意迎合,一旦有些許偏離,就會感到恐懼而緊張。台灣的團體約束力相對非常薄弱,就是真的有明文規範的限制,也會自然因狀況有極大的彈性,像台灣人對交通規則的態度。既然沒有什麼好怕的,就不需要緊張,難怪青木由香會以一種驚歎的口氣寫道:「台灣人,沒有什麼害怕的東西。」

持平而論,這不過就是兩地人民文化性的差異,沒有什麼優劣高下。但台灣人這種「無所畏懼」的性格,一旦延伸到隨意闖紅燈、超速,「蝦米攏不驚」的時候,我就隱約看到負面的陰影。青木在語末寫了一句「真是令人羨慕!」(なんて羨ましい!)。但在我眼中,過與不及,都不是什麼好事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