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許多台灣人對伊斯蘭教的陌生,我也不理解伊斯蘭的教義和古蘭經的內容。台灣人也許像此文一樣,經由有限的媒體及自我認知,營造出一個並不友善的伊斯蘭印象,對國內的穆斯林和世界上具有相當比重的伊斯蘭世界,實在不太公平。

在看CNN的當家主播Anderson Cooper聲色俱厲地詢問伊斯蘭教的領袖時,我很有一種想替他回答的衝動。他問及何以伊斯蘭世界可以允許自殺炸彈,卻不能忍受區區幾張漫畫?他又問若伊斯蘭世界自許自己自由民主,何以無法挑戰宗教的權威?

那些高舉「言論自由」大纛的歐洲人都忘記了基督教在歐洲有多麼殘暴和偏激的歷史。多少的犧牲、算計和妥協,才換到可以否定上帝的言論,可以暢談宗教自由的歐洲。但我想從定位的角度去討論。從問答的過程中,美國主播搞錯了一個地方:伊斯蘭教義和亞拉(真主)是伊斯蘭社會的核心價值,是不容許挑戰的,一如自由之於美國。如果美國會為「自由」而戰,那些中東的穆斯林當然也會為了他們的真主而奮戰。他們是因著這個信仰而團結在一起,而不是取決於種族、血緣或文化。

而且,如今的伊斯蘭教根本就沒有跟基督教平起平坐,基督教的影響力仍在歐美強勢文化的庇蔭下享有極高的優越性。是此,要求歐美去容忍、尊重伊斯蘭社會,遠比伊斯蘭社會委屈在歐美定下的規範更為正當合理。伊斯蘭世界不是沒有寬大雍容的風範,十六世紀印度被信奉伊斯蘭教的蒙兀兒王朝統治,期間信奉印度教的當地民眾不但沒有遭受迫害,連後宮佳麗都是信奉印度教的地方酋長女兒。元朝在蒙古人的統治期間,信仰伊斯蘭教的回回人一直身居中央要職,也沒有發生過迫害佛教徒或道教徒的事蹟。當伊斯蘭教取得政經上的優勢時,他們普遍對於其他的宗教信仰十分容忍,反而具基督教信仰的歐美諸國,不僅在經濟上強取豪奪,連宗教信仰都要強迫別人改變。我雖信仰耶穌,但對於這種行徑,是非常不能茍同的。

我真的難以想像何以宗教會帶來如此多的仇恨和鮮血,人們信仰宗教的原意絕非招致如此駭人的結果。佛教雖然已經內化成中國文化的一部分,但並不會讓我們去排斥另一種信仰至水火不容的境地。真正有資格詢問穆斯林的,應該是中國人,而非自詡優越的白人基督教世界。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