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男人是不完美的女人》(Manner: Eine Spezies Wind Besichtigh)時,心裡總會感歎作者對中國歷史沒有涉獵,否則應該會有更多發人深省的體悟。

我前文有說中國是個不折不扣的父系社會,一個集野蠻、原始、落後一身的社會,無論社會機制怎樣發展,組織架構怎樣嚴密,仍不脫父系社會本質,比如從周代延續至今的宗法制度,維繫的唯一媒介是父親的精子,而不是母親的卵。自從男子確立了在家族延續中的地位,男性的優越性在中國便難以動搖,直至今日。西歐諸國的祖先們尚且要用雄健的體魄來顯示男性的優越性,在中國,僅是血緣的傳承這一點,就可以讓千千萬萬的中國女子在男子面前低聲下氣、自嘆弗如。

不過文中提到許多男子行徑,倒與現今政治現象頗有雷同之處,看了不禁莞爾,也嘆服作者對男子思維「鑽研」之深。比如他說:

男人溝通的最重要形式是獨白。男人特別喜歡長篇大論和報告演講,這種溝通形式的優點在於,不讓別人有說話的機會。只要他一開口,別人就必須沉默。因此對於結束發言這件事,許多男人天生就覺得反感抗拒。」(頁182)

他甚至把男人所發明的一些名詞也加以消遣,以他一個男子身分,我簡直難以理解這樣的內容是明貶暗褒還是確確實實的譏諷?

…意識形態在提出觀點時,先假設對方是一個混蛋、流氓、笨蛋或白癡。每一種意識形態都會讓反對者沒有好下場,…意識形態之所以對溝通造成刺激,是因為他善於製造糾紛和衝突。在政治大辯論中,一方如果堅持懷疑一切的理論,那麼他就立刻佔了上風。這種懷疑並不在乎對手持什麼觀點,也從來不把對手的觀點當一回事,而是將其轉而為我所用,以符合自身的利益。」(頁185)

此時我想到的是總統選舉辯論時陳水扁的表現。在面對提問人的問題時,他永遠東閃西躲,顧左右而言他,甚至枉顧題目內容,只講他要講的話。累續叨叨言論,及至鈴響仍不罷休,大抵很符合史汪尼茲里對男人的描述。當然啦,連戰也是男人,書中所云的男子情性,連戰不是沒有,但畢竟是有教養的人,總比陳水扁文明一點,沒那麼野蠻。

雖說俗語有云「女人心,海底針」,女性的心理似是難以參透,但對這個世界而言,男人才是真正難以捉摸、奧秘難解的生物體。他們天生存有缺陷的基因,卻以頑強的方式在人類世界成長茁壯、乃至掌控一切,用他們不甚開化的腦袋,讓這個世界變的自私、偏狹、充滿憎恨、愈來愈醜陋,留下一臉錯愕的許多女人,以及她們頻頻搖頭不解其故的疑竇。

所以,作者即便沒有明講男人何以是不完美的女人,也暗暗點出其理由:如果東西兩方的主流文化皆視女人是不如男人的產物,事實不過是因為男人遠不如女人,所以才用一堆枝枝節節的「文化」來綑綁女人,不讓女人發現她們比起男人要優秀的事實。與此同時,作者也拉拉雜雜地講著許多與男人女人有關,但與書名無關的內容,就像一個男人那樣,將聒噪冗長的的演說化成通篇累牘,東拉西扯的說著一些像是政治啦、愛情啦、衝突之類,使得書本又無端多了好幾十頁,一種「男子式」的喋喋不休。

我雖生為男兒,但我也認為男子實在無甚爾爾,倒是女生令我尊重,即便是呂秀蓮,我的評價也遠高過而今的許多民進黨高官。只可惜女性為在男性的世界中出頭,不得不學習男子的技倆,降低了自己珍貴的身段。所以呂秀蓮感歎自己為「深宮怨婦」,陳文茜則被譏稱「建國妖姬」,為醜惡男性社會中的不得不然。或許要期勉堂上人物多讀此書,一方面理解自己的卑陋,一方面對女性的尊重。如此才是。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