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報告密集轟炸,我已經被人說成「臉色慘白、眼神黯淡、精神不濟」,而且一個不小心,稍稍著涼,加上季節交替時定期出現的過敏症狀,我已經用掉一包抽取式衛生紙和無數包小面紙。

在這種時候,我尤其要寫網誌,以突顯我的神經病。

即便報告排山倒海,我還是展開了我「新一季」的看戲週期。剛剛看了一齣《愛情‧遊戲‧Camera》(原文是Six Passionate Women),是三個人的畢業製作,排場挺不小,還不錯。雖然是畢業製作,其實是要去捧室友的場,畢業生三人,我一點不識。

我極不擅長寫戲評,之前寫的幾篇都有些詞不達意,而且抓不住重點,索性放棄。看戲這事,除非真的爛到不行,我通常還挺投入的,所以看完腦子都會一片空白。一片空白的時候,很難就戲的內容、角色詮釋、導演手法等等之類有什麼感想,事後回想,全變了調了。既然如此,還是不要野人獻曝,雖說本文好像也跟野人獻曝差異不大就是了。

再過不久,我還要要看某人的演出。平素看展覽,從不覺得有什麼,但只要今天有看戲或聽音樂會,就會感覺自己好似「文藝青年」,參加「高尚」的藝文活動,認為自己「不枉身為藝大人」。藝術大學也就是這部分最好,演出此起彼落,有時一個晚上就同時有舞蹈表演和戲劇演出,不意再加一個音樂會,其密度大概也只有兩廳院可以比擬吧,這還不夠,重點是常常這些表演都是免費的,免費歸免費,演起來可是一點也不含糊。我在台北看過水準最好的演出就是學生的畢業製作,反而付錢去看的還不見得那麼好。

研究生當成這樣,看戲真是再奢侈不過的享受,因為我揮霍的可是一去不再回的時光(寫網誌也很奢侈,但至少有寫出字)。但在這所學校不好好利用這樣的資源,又很浪費,真是兩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