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8

8/7

待在鄭州的第二天,也是實際待在大陸的最後一天,行程非常寬鬆。由於我們下榻的飯店就在最後一個行程──河南博物院的「對過兒」,只要過個馬路就到了。大家此時終於顯露出明顯的疲態。在此先講點飯店的事情,我對此次旅程的飯店都無太大著墨,但在鄭州的飯店大概是我們入住飯店水準最好的,房間裝的是卅四吋寬螢幕液晶電視,衛浴設備也很不錯。不過正是住進這一類的飯店,我就覺得即便我們活在一個比一般中國人還來得接近歐美的環境,外在的環境還是會影響到這個看似封閉的內在世界。比如說,飯店大廳中央一般會有插一大盆花,但這間看起來很像五星級規格的飯店,居然用的是塑膠花;又比如說,他們早餐吐司的質感像饅頭,牛奶還攙了糖──也許上海或北京的五星級大飯店就不會有這種問題,這純粹是「城鄉差距」。這讓我感覺:大陸可以將西方的外觀拷貝得七七八八,但很多細節上還是有需要時間沉澱的差距。

河南博物院,也給我這種感覺。據當地導遊說,河南博物院的藏品是全國第二,又冠上個「院」字,說起來是很重要的博物館。大陸自然也蓋了個很體面的建築物。從外面看,博物院的主體就像個巨大的金字塔,放眼望去的確很壯觀。但是內部的狀態卻讓我不停遭到驚嚇。博物院一進去中央有個挑高兩層樓的開闊中庭,氣勢很好,還有一大面高浮雕。相較之下,展廳就顯得侷促,而且動線不良,比如一樓有六個展廳,有四個分列四端,各自獨立,偏偏展覽的主題是用時間串聯在一起的(史前─唐),理應有個動線的主題展覽卻毫無動線可言,讓我非常困惑。另外兩個則更奇怪,一個是半地下室的構造,展覽「解放軍建軍八十周年特展」,另一個展覽室得走到那個「特展」裡才看得到通道,穿過一個看似沒人照顧的花園後,才發現裡面擺滿珍稀的佛教造像和墓誌碑刻,一副很不想讓觀眾找到的樣子。

他們的廁所也讓我非常意外。他們一二樓天花板牆壁都貼滿花崗岩,氣氛有點像捷運市政府站,豈料一走進廁所,時空好像後退廿年,蒼白的白色油漆牆面配上沒有鎖的木頭門,還只做到胸口,因為便器的下面直接就是化糞池,整間廁所散發著陣陣異味。而且整棟建築物有四層樓,只有一二樓有電扶梯連結,要到三樓以上,除了搭電梯,就只能走逃生門。我看到逃生門的旁邊有著「歡迎上樓」的標誌時還頗為疑惑,直到我屢找不到往三樓的電扶梯後,才恍然大悟那個標誌的意義。三樓以上就跟一二樓落差很大,沒有高級的花崗岩鋪面,也沒有挑高樓層所帶來的寬敞感覺。這種落差很容易讓我聯想到「表面功夫」這句話,又或者是某個重大的貪污回扣?

其他比如賣店,不是像台灣那樣有個專門獨立的空間,而是在大廳旁擺兩個長長的玻璃櫃,裡頭擺著書籍明信片什麼的,我們要買什麼書得館員從櫃子裡拿出來,整個非常舊式。館內的出版品也不多,有些失望。台灣的國立歷史博物館原始的藏品就是當年從河南博物院運過來的,他們這十幾年積極辦特展和研討會,光導覽手冊就十幾二十本。兩相對照,台灣是苦無藏品可展,屢屢向外國借;大陸是東西多到數不完,學術工作卻跟不上來。

抱怨如此多,再講他們的收藏,就更替這些收藏感到不值。不過值不值也不是我能評斷的,或許他們還挺喜歡「養在庫房人未識」的神秘感,即便是博物院的藏品。我同學寫書法多年,第一次看到所臨拓帖的原碑,「感動到幾乎要哭出來」,怎麼也想不到居然就放在河南。希望他回台灣之後,可以多生幾篇小論文出來,讓更多人知道。

下午是放牛吃草時間,因為大家一直說要買書,導遊就把我們放在鄭州一個書店。那書店不太能滿足我,我只買了一本書,遂有點後悔應該回去博物院去買論文集。後來跟一個團員到附近逛街,剛好對面就是一間很大的百貨公司,有三個館,其中一個館是高級超市和大賣場。我們先在一樓逛高級超市,那高級超市真的非常高級,裡面的東西絕大多數是進口貨品,而且售價比台灣的Jason's Market還要高。我在裡面還發現鐵罐的「麥香紅茶」,一罐要價人民幣六元。在台灣最便宜的飲料,跑到這裡來立刻翻兩翻,果然是很「高級」。我還在百貨公司裡看到一些嚇人的價錢:一條牛仔褲「特價」人民幣九百九十元,一個義大利進口的鍋子一千五百九十元。看這百貨公司的規模,想來可以消費得起的人一定不少,裡面的人穿著品味也完全不同。像我們這種不小心闖進來的遊客,反而顯得格格不入了。而且我們就是要買大陸的國產貨,這裡舉目都是外國進口,反而一點興趣也沒有。

後來我想要找郵局寄明信片,便到一間像是都在賣運動品牌的館詢問。那位服務人員異常熱心,除了報我們可以坐幾路公車,還畫地圖給我們看,看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他試探性的問了一句:你們不是本國人吧。我和團員尷尬地搖搖頭,隨即道謝離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說不出自己是台灣人,也許對於這種敏感的問題,心裡還是存有許多芥蒂的吧。

8/8

今天一整天就只有一個目標:回台灣。雖然台灣有颱風逼近,但一早我們仍整裝搭車至新鄭機場,依原路回去。我在往機場的路上發生了差錯,還好同寢的團員要晚一個禮拜回去,解了燃眉之急,在此要特別謝謝他。

新鄭機場也是正在興建的嶄新機場,規模雖然不如廣州,但我喜歡這座機場的比例,動線也簡單,我很喜歡。

但新鄭機場的物價驚人,尋常一罐飲料是市區賣場的五倍,隨便的綠茶就要人民幣十元,怎樣都買不下手。這種巨大的價差是怎麼會有人來買?如果會來買,又都是些什麼客人,難道是我這種冤大頭嗎?我的心裡不停想著這個問題。

從鄭州飛到廣州白雲機場,得坐兩個半小時的高速路到珠海,再由橫琴關到澳門。中途廣州開始下暴雨,風雷夾雜,視線差到幾乎看不見路外的風景,好像受颱風侵襲的不是台灣,而是廣東。

我們在珠海吃大陸旅遊的最後一頓飯,終於見到難得的海鮮,而且一色粵式風味,非常懷念。這樣說彷彿在中原我們都吃些很難吃的東西似的,也不能說旅途中吃的不好,我們是天天大魚大肉,每次都十幾道菜,外加兩個湯,大米麵條糢糢出不完,彷彿把大家當餓死鬼附身。但我們既沒有被附身,也沒有電視冠軍大胃王的食量,每次看到桌上剩一堆菜,心中都有深深的罪惡感。不過地處內陸,的確是不容易吃到海鮮,餐桌上出現的魚都是鯉魚或草魚,蝦蟹介殼就更少了。有個團員在河南的時候開始懷念起新鮮的蝦子,因為我們即便吃得到蝦子,也都是冷凍蝦,乾癟癟一點味道都沒有,終於在珠海看到一盤蒜蓉蒸蝦,高興不已。

澳門有三個關卡,拱北關是最多人進出的關,也是最近的,但時間最久。橫琴關是今年才落成的關,地理位置比較偏僻,又要過一座大橋,比較麻煩,但很少人過,所以速度很快。但無論快不快,我們都還是搭晚上八點卅幾分的飛機,到桃園的時候都已經快十一點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