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4

8/3

我們在洛陽的最後一個景點,是中國第一間佛寺──白馬寺。現在的白馬寺雖然仍有僧眾香客,不過已然是純粹的觀光景點。入寺要門票已是通則,寺內步道整修得煥然一新,連許多建築也是一九九○年代的重修的,全寺上下幾乎是現代新件,連明清的東西都少之又少,更不要說是更久以前的。

以白馬寺的名氣,歷朝歷代一定大加修葺,自不可能有什麼久遠的建築。正殿和後殿之間兩側大片的牡丹園,更說明白馬寺作為一個「旅遊景點」的觀光性格。與以前的佛門重地毫不相類。我在寺內看到工人正在重做正門前的水泥地,大片金魚在做到一半的水泥池子裡痛苦地浮到水面呼吸,還有數條已經死掉。佛門前如此殘酷虐待生靈?想必他們早已沒有這層體悟。

白馬寺香火很旺,還不乏十幾歲的青少年。他們拿香拜拜的樣子,在我看來非常有趣。有人點了香卻不把火弄熄,遠看像拿著火把在拜拜一樣;有人一雙手伸得筆直,動作僵硬跟機器人一樣。不知道究竟是因為不懂,還是各地風習的差異。

下午先看到鞏縣的康百萬莊園。「康百萬」和「林本源」一樣,是家族的家號,非某人的名字。康百萬富過明、清、民國三個時期,雖然導覽隱晦不提,但我相信康氏家族的沒落,是因為共產黨建國。否則康家歷捻亂、慈禧西走、軍閥、日本侵入而不墜,怎麼會有可能一下子沒落?

無論如何,中共投入資本主義的懷抱,雖然康家人已經不再居住在舊居,但康百萬莊園被中共重建,做為古蹟來招徠遊客。景物(看起來)依舊,人事杳然。

接著是鞏縣的石窟寺。石窟寺原名淨土寺,開鑿於北魏景明元年至三年間,這麼石窟雖然很小,但因為接近北魏首都洛陽,是皇族最常來到的佛寺,所以雕工細緻繁複,是連接雲岡、龍門、敦煌三地造像風格最重要的石窟,在佛教造像史上有相當特殊的地位,可惜此地仍有相當部分盜運至國外,收藏在日本、美國等地,被挖掉的地方還放上照片與藏地。

鞏縣石窟雖然重要,但遊客卻非常稀少,可見對大陸人而言,觀光景點並不在於景點的歷史或文化上的價值,而是取決於旅遊局的安排。即便如此,當大家正要開始拍照的時候,還是被館內的人員厲聲禁止。我們這團實在是很不安分的,不管到佛寺博物館石窟,拿起相機就拍個不停,幾乎是無所不拍。大陸景點其實都是禁止拍照的,但碰到一大團都在拚命拍照,也只能睜隻眼閉隻眼。這種作法當然會碰到鐵板,比如鞏縣石窟。

在大陸參觀古蹟很需要注意,所謂「國家重點文物」,多半是近幾年新作的。對主事者而言,「宣揚愛國主義」大概比保留原始的建築還要重要。重建不見得不好,像京都的金閣寺燒掉後,日本仍舊依原樣重建一間,但其原因應該不是基於「重現我民族往日光輝」的理由。大陸的重建多半不依原樣,而是依他們認為應該要的樣子,比如重建後的黃鶴樓。康百萬莊園據說歷經文革被大批人入住拆毀,原始的房子所剩無幾,今天所看到的幾乎是重蓋的結果,格局雖然大致依舊,但細部的磚雕、石雕、木工等就遜色很多,有些是甚至不加考究,隨意湊合,品質很粗糙。團裡一些研究生頻頻搖頭,失望非常。

8/4

昨晚離開鞏義,到達登封。登封是個小地方,雖然號稱七十餘萬人,實際上市區僅十幾萬。如此地方,我們卻住上兩天三夜,著眼這裡豐富異常的古蹟。最最首要參觀之地,即是聞名遐邇的少林寺。

有謔稱「不來會後悔,來了更後悔」的景點,我們在大陸屢見不鮮。如今的少林寺不像是佛門重地,反而更接近風景遊樂區或主題公園。離少林寺很遠的地方即蓋了一個很大的廣場和很高的牌樓,從牌樓那裡還得坐車幾分鐘才能到少林寺。我們走在剛剛做好的步道上面,沿路都種有小樹苗一類,除了少林寺及塔林,還可以坐纜車過山到二祖庵,有大型的自助餐廳可以吃飯,有表演廳可以看少林功夫秀,定點定時還有戶外表演,像「十八銅人情境劇」等等,我還看到外國人在那裡學拳,穿著制服走來走去,很有一個樣子。這種少林寺,只差沒有巨大的購物街和吉祥物,其餘根本就是一個遊樂園的規格。當然,少林寺在清代衰微,民國廿八年又一把火把正殿給燒掉,現在的少林寺幾乎是最近廿幾年重建起來的樣子。但並不代表少林寺沒有老東西,也不代表少林寺非得要如此經營不可。與其說少林寺想重現往日光輝,我更覺得他們腦子想的是如何好好用少林寺這塊招牌營利。相較之下,中台禪寺和佛光山倒顯得清淨莊嚴許多,至少裡面的僧眾不會在寺內擺攤賣東西,還是賣像玩具一樣的巨大佛珠。

我們一路參觀諸多寺院,雖不乏有僧人,但看他們要不收入場券,要不賣商品,鮮有什麼出家眾的氣質,感覺像是國家出錢豢養的雇工,幫忙看守古蹟的。終於今天在另一景點──永泰寺看到裡頭的僧人在作晚課,一時非常感動。

永泰寺離少林寺不過車程五六分鐘,我們的重點是寺外一個唐代建的佛塔,據說是西元七百年左右建成。寺內大多是現代重蓋的建築,少數留存下來的經幢和石碑,是理解寺外佛塔的重要參考,有很高的歷史價值。這裡理論上屬於少林寺的一部分,不過來的遊客非常稀少,而且僧眾真的在修行,比起聞名海內外的名剎「古寺」,此處氣氛無疑幽靜很多,比較像是一座真正的寺廟。

我們在少林寺去了初祖庵、二祖庵、塔林,花了一整個上午。初祖庵在一般遊客罕到之處,沒有石板鋪築出來的平坦步道。但初祖庵是少林寺少數殘存有原貌的建築,斗拱可能是宋代遺構。寺裡女尼看我們拿起相機開始拍將起來很不客氣,一直碎碎念,不要說是佛像,連柱子斗拱石碑都拍不得,非常大義凜然。問他為什麼不能拍,他振振有辭:「你們每個人都拿著相機東拍西拍,這怎麼得了。」有點肥水不落外人田的意思。其實初祖庵除了斗拱沒有改過以外,石柱、彩繪、屋頂都是明以後重修的,屋頂搞不好剛剛才整修完,並沒有導遊或女尼講得那樣歷史悠久,總覺得有些敝帚自珍之感,有或者是恃物而傲。大抵人都有這種心態,原本以為沒什麼的東西,一旦被別人看重,態度就開始傲慢起來。大陸如今對古物的認知,相較於他們所擁有的,仍很有限,會有如此情況,恐怕也是勢所必然吧。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