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有關 平壤冷麵:一位法國記者暗訪北韓的見聞紀實 的事情

北韓的遊記其實無甚好看,因為網路上就很多,多數都會附上大量照片,有時還有影片。但真正關鍵的原因,在於遊記大多千篇一律,因為去北韓,幾乎都是受到牢牢控制的,能去的地方就那幾個,可以拍照的地方也很少。我沒去過平壤,我也知道高聳的主體思想塔、巨大的金日成與金正日塑像、平壤大學習堂以及該學習堂前方寬廣的金日成廣場。甚至只消上Google Map,就能看到許多實際到北韓都不見得看得到的地方。相較之下,尚路加‧葛達廉 (Jean-Luc Coatalem) 的北韓行程,基本上跟網路上找得到的行程差異不大,唯一的差異,大概是他身為法國知識分子所擁有的花俏文筆跟無邊無盡的抱怨。

但看著他以他以法國思維批評抱怨北韓,頗有一種極端的趣味。比如他嫌棄北韓的食物太少且單調,只好不斷幻想法國美食來補償自己空虛的胃;又比如他對北韓人千篇一律的人造纖維服飾感到厭倦,於是乎描寫起他同伴幾乎是過份講究的衣著。而最有趣 (或許也最諷刺) 的,是他跟他同伴為了打發旅程中無聊的時間 (比如待在飯店裡無法出門也沒什麼電視好看的漫長夜晚),居然帶著為數不少的法國文學名著,其中一本書還給他稍稍帶來麻煩──這在北韓幾乎是極為豪奢的舉動,我相信沒幾個北韓人有閒情逸致看「閒書」,我甚至不能確定北韓有所謂的文學作品。雖然北韓作家寫朝鮮時期妓女的小說在南韓頗受歡迎,但這些文學作品能在北韓流通嗎?我很懷疑。

但我並不認為法國人有充足的立場批評北韓,亞洲地區另一個一窮二白、專制獨裁的國家──柬埔寨,正是從法國殖民獨立出來。雖說就名義上,柬埔寨有總統,有大選,有一個相對民主的外衣,但官員極端的貪污與專制,使得人民生活的條件,有時甚至比北韓還要糟糕,而柬埔寨無論是氣候或自然條件上,都遠比北韓要來得優渥得多。不過,也許這位法國人無暇想到這件事情,畢竟當他知道從他意下飛機就有兩位北韓人「隨行」的同時,他就已經無法感受到旅行的樂趣,遑論想到其他更嚴肅的議題。

阿潑在推薦序中不解台灣的「北韓熱」從何而來,身為「北韓熱」的其中一員,我有如下猜想:北韓起初是以「台灣人所討厭的南韓的對手」身分在台灣網路上出現,很多鄉民因為討厭南韓,所以用近乎反諷的方式在「稱讚」北韓。不過,我猜北韓之所以真正從台灣人的注意力中「崛起」,恐怕是因為北韓的話題性足以在台灣這樣以新聞為娛樂的環境中成為焦點,無論是北韓那種破綻處處的粉飾,新聞主播用激烈高亢的語氣播報新聞,對領導人詭異而矯情的擁戴,這些就好像是張力十足的實境秀,非常正對台灣人的胃口。而恰好關心北韓,還有著「關心台灣周邊國家情勢」這種順便的好處,新聞台也樂得「國際化」。也許就是這樣不知不覺引出來一波「北韓熱」。

如果能夠,我也非常希望去一趟北韓。不過,單純去北韓,其實沒有什麼意思,畢竟任何人去北韓,都只能得到北韓當局刻意提供出來的樣貌,哪怕是某種「自然」的情形,也很難說不是刻意為之。但要能在北韓「自由行」,不要說北韓政府不可能,就是真的能夠,以北韓的物質水平,恐怕也無法支持。如何在北韓旅行時能夠迸發「新意」,我在《最純潔的種族》一書找到靈感。如果北韓政權依附在一個巨大的神話之上,則刺激北韓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不直接碰觸北韓的禁忌,而是挑戰北韓的神話觀。所以我一直想,如果有個東方面孔的「外來人士」,卻可以講他們的語言,穿著他們的傳統衣服─最好是純白色的,在眾目睽睽之下行走。我很想知道他們面對這種形象的「外來人士」的反應,或許也能成為很好的紀錄。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