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買書的症頭又來了,最近幾天買了好幾本,亂買。比如我買了一本「2011中國圖書館事業發展報告」,算是工作所需。但收到的當下我就後悔了,因為我竟粗心沒有意識到這是「2011」年,我不是應該買2012年嗎?

我覺得我應該會繼續發瘋亂買,然後再費盡苦心把這些書搬回台灣,當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

最近買的幾本書中,我漸漸看出自己買簡體書的習慣。比如說,一如外國人看台灣,我也對外國人如何看中國人很有興趣。所以我買了《中韓文化談》,又買了《中國,我能對你說不嗎?》,恰好兩本書的作者都是韓國人。

我想知道中國可以容忍外人批評到什麼程度,《中國,我能對你說不嗎?》的內容可為借鑑。此書的批評基本上不出一般的看法,有些還頗為露骨,比如「有一天,我坐了一位韓國前輩的車去市區。到了一個十字路口的時候,我在車裡看到的是一片混亂...當我看到這種場景的時候,我才能放下心來。因為在這樣的中國,我才會有自己的用處。如果將來某一天中國人都遵守交通規則,恐怕到時我沒有機會在中國發揮自己的能力。」(頁9-10) 但如果這樣的內容可以出版,顯然對中國人來說,這種程度的批評他們不會相當在意。這忽然讓我有種感覺,可能他們看這種文章時,大概就是搖頭苦笑,說著「你太不懂中國了」,所以,同樣發如斯議論的台灣人,是否中國人也在背後苦笑呢?

不過,此書後半部很多是在講南北韓的問題,雖然南北韓問題與中國政府關係密切,但顯然就跟「中國」本身關係不大。當中還有一篇文章叫「答中國網友八問」,怪的是這些問題完全是網路小白般的發洩式問題,而這樣的問題居然可以出版,我有點納悶,還是這種無理叫囂式的問題,對中國人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而此書最後一篇文章「從日本看東亞」更是讓我不明瞭為什麼會放在此書當中。若說這篇文章跟中國有什麼關係,大概就是他行文之中對日本的不滿剛好跟中國的價值觀相符。而正如預期,這篇文章對日本的看法也就是典型韓國人對日本的看法,並無新意。

* * *

在中國生活,有些細節總是讓我很生疑問。《中國,我能對你說不嗎?》作者金宰賢也提到,中國的服務人員幾乎沒有服務的品質,雖然他提了一個例外叫「海底撈」,但目前為止,我唯一覺得服務比較好的經驗只有一次,而那一次是因為與我同行的朋友是這間餐廳常客,跟服務人員熟稔,因此受到了「熟人」的待遇,這並不是正常的服務態度。

另一個疑惑是中國人對錢的使用。中國的貨幣不知何故,一元、五角、一角同時存在鈔票與硬幣,這使我在使用上會有些困擾。再者,中國人使用紙鈔的習慣很不好,我常常從收銀檯拿到皺巴巴的鈔票,也曾看過有貴婦從昂貴的名牌皮夾中拿出摺成奇怪形狀的紙鈔。可能是人民幣用的紙不夠好,容易凹折磨損,但一般人似乎也不以為意。我本來並沒有特別感覺,只是稍微弄平整就放到皮夾中,但後來發現這樣實在不好,因為中國的紙鈔實在太多,要拿錢時常會手忙腳亂,不如花點時間弄平整,再照順序擺好。這種事情我以前在台灣很少做,因為我實在沒有印象我會一直拿到狀況很糟的紙鈔,台幣就算陳舊,還不至於是皺巴巴的程度,而且商家往往會把錢弄平整交給顧客,這也是服務態度之一。中國的服務品質遠遠不到這個份上,從紙鈔這個細節就一目瞭然。

我想提個落差很大的例子,日本。日幣紙鈔與人民幣大異其趣,我基本上看到的日幣都是極為平整的,就算舊也是狀態很好。我曾看過文章,說日幣用有特意加強防皺防髒的處理,所以日幣成本較高,但使用的年限也較長。思想周全與否,雖然不見得可以明顯感受出來,但「最後一哩」往往就差在這裡,所謂「魔鬼藏在細節裡」,大抵如此。中國大概還無暇想到這裡,正如金宰賢所云,這也是外人還能在中國混飯吃的利基所在。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