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知道這本書,是看了《陽光時務週刊》的介紹,作者張翠容是香港的無國界記者,足跡遍布全球,特別是一些華人社會不太在意的地區,比如南美、比如中東。我忽然想起我之前看的《憂鬱的邊界》,此書的作者黃奕瀠(阿潑)也當過記者,書中的內容是他去東南亞國家所寫的文章。但阿潑的書,無論寫的是什麼內容,最終都在問「臺灣人是誰」,不停在探詢自己的身分認同。而張翠容的書則是純然的往外看,在這本書當中,他去了過去兩年間國際輿論最關注的地區:南歐與北非。而剛好這兩個地區,都環繞著地中海。

歐債危機,地中海之春,這兩個重大的事件似乎各自獨立,但張翠容說,其實兩者背後都有著一個共同的大背景:新自由主義。他遊歷南歐與北非,訪問當地舉足輕重的學者及重要人士,都不約而同將矛頭指向新自由主義。無論是獨裁統治的埃及,或是已經躋身高度開發國家的西班牙,都係因為執政者服膺新自由主義的準則,最終爆發出我們所見到的革命狀態與經濟危機。

書中開始就提到希臘,這個歐債危機中最惡名昭彰的國家。戰後希臘的歷史相當顛簸,雖然在地理位置上,希臘幾乎被蘇俄的歐洲附庸國所包圍,但由於希臘在民主世界的象徵意義,美英兩國幾乎是不計代價要讓希臘留在西方陣營。然而,也因為如此,就像台灣,美國扶植了極右的獨裁政府來抗衡共產勢力,民主搖籃之地陷入長期的獨裁統治,主政者採取愚民政策,使人民沒有受教育的機會,也不思提振經濟,作為竟跟如今的北韓頗為類似。直到七十年代政治強人死去,偏左的政黨交班,希臘才開始有名義上的民主制度。但是,無論政治傾向偏右或偏左,希臘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新自由主義的進逼,特別是歐盟的政策,使得希臘無法正視自己的產業問題。希臘為了進入歐元區,讓高盛造假,掩飾希臘的赤字,卻因此變成像是以債養債的卡奴,最終希臘承受不了龐大的債務,成為歐債危機風暴的核心。

我想到之前歐債危機爆發的時候,網路上有人對希臘大肆抱怨,他完全接受新聞所說的論點,認為希臘人好吃懶做、公務體系冗員充斥,只想拿政府的津貼卻不想做事,要承受歐盟對他的經濟管制是理所當然。張翠容在當地訪問,卻得到完全不一樣的情景,當地人不僅為了生活要身兼數職,工時數是全歐最長,而且政府提供的社會保障也很薄弱。當主流媒體都在聲討歐洲國家福利過高拖累經濟時,卻沒有人注意發生經濟危機的國家,其實都是福利制度薄弱的國家,而福利最優渥的斯堪地那維亞國家,則似乎毫無影響,只有冰島例外。而面對歐盟(主要是德國)對希臘償債計畫步步進逼,希臘政府的作為竟是削減人民福利與變賣公共服務部門,更引起人民的憤怒。張翠容訪談希臘當地的社會運動倡議人時,我看到驚人的訊息:希臘國會本來甚至要立法限制二十五歲的年輕人月薪上限不可超過五百歐元,換算成台幣不足兩萬!而這一切,對張翠容及訪談者,背後最大的罪魁,都應該是推動新自由主義的政客與金融集團。

類似的狀態,也出現在革命硝煙四起的北非。突尼西亞、利比亞、埃及,這些革命聲浪蠭起之地,其實都是與西方親善的獨裁政權,這些政權靠著與美歐諸國的友好關係,得到極為龐大的金錢與軍事支援,在經濟上,他們又為了討好跨國企業,不停壓縮國內人民的生活條件,只求以低廉的成本吸引投資。張翠容去採訪突尼西亞南方的磷礦場,當地礦場長期由官方壟斷,生活條件惡劣,工人沒有社會福利的保障,甚至連公共建設也付之闕如。許多突尼西亞的年輕人即便接受高等教育也找不到工作,甚至因為自己的出身階級而遭到歧視。國內的公共事業幾乎全由獨裁者家族所包辦,亮麗的經濟成長都進了少數權貴的荷包。

在台灣,如陳文茜,將北非等國推翻獨裁政權的革命,歸諸於國際糧食價格上揚,造成物價翻騰,人民無法忍受。但若從張翠容的報導來看,在此之前,人民對政府的暴政早已到了臨界點,若真的是國際糧食價格的原因,不啻更暗合新自由主義控制一切的觀點,因為如今的糧食價格早已跟實際的供需狀態沒有關係,純粹是金融市場內起伏的金錢遊戲。人民因糧食價格波動所苦,不僅顯示當地政府無心保障自產糧食的穩定,更可看到境外的勢力介入之深,早已超過單純經濟貿易往來的程度。

張翠容也在書中提到台港等地面對新自由主義的情形,比如香港,完全實踐新自由主義的精神,取消限制、去除監管,公共事業大幅私有化,所有事情都貼上標籤和價格,人生存的價值取決於賺錢的多寡。如今香港變成貧富差距最大的已開發地區,所有的經濟事業控制在少數幾個財團當中,物價騰飛,惟獨受薪階級的薪水沒有什麼改變。台灣也是,自從千禧年以後,台灣也逐漸變成由財團控制的社會,資金龐大的金控公司出現,夾帶一堆子公司進入各個領域。政府偏袒財團愈發明目張膽,而人民則十幾年困在同樣的薪資水準,開始嚴重的貧富分化。中國則更是新自由主義的擁護者,用公權力將大量的土地能源低價賣給跨國公司,透過私有化的名義大量裁撤員工,權力核心者坐擁大部分的收益,失去土地、工作、生活資源的人,則淪落為城市邊緣的民工,壓榨他們的勞力來換取世界工廠的名聲。

如此說來,台灣與希臘、突尼西亞等國都同在一條船上,只是顯現出來的「病徵」不一樣。這些國家共同面臨經濟問題的沉痾,但若再依照新自由主義的方法走,只會使情況愈發惡化。我覺得如今的經濟發展已經走向自我毀滅的道路,為了刺激消費來提振經濟,我們製造的商品愈來愈多,使用的期限愈來愈短,資源不斷揮霍,垃圾以驚人的方式增加。問題是,地球資源有限,我們不可能無止盡的增加商品好刺激消費,而且我們還要為丟棄的「垃圾」付出高昂的代價。人類真的可以依靠這種經濟模式生存下去嗎?我很納悶。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