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愿,德之賊也。」

鄉愿不盡然鄉愿,但亦不枉德之賊。共事三年,我算是醒悟很晚。然則一旦醒悟,便覺面目可憎,幾不能忍受。

一切皆有徵兆,我想我疏忽了。在他對某位老師敬謝不敏之際,我就應該對他遲疑。而他對另一位外校老師「窮追不捨」,我想除了專業之外,應該還有其他因素。比如對方的名聲之類。學術求專精,無可厚非,但以鄙人之不才,鄉愿說的一口學問,落實在字句實作間,竟有點「落漆」,則他四處請益,倒像是虛應故事,不求甚解了。

但學問總在其次。平日生活,待人接物才是重心。但相較於鄉愿者處處在學問上謙讓(縱使造作斧痕明顯),但就平日處世,顯然就對自己自視甚高。他堅信凡事皆要靠關係,彷彿心中所想,皆是如何走後門、上下打點,求終南捷徑。如此心態,若說世事如此,不得不然,只要不陷害他人,也不至於罪大惡極。但這種事情素來只可做不能說,拿來當作茶餘飯後的閒話還可,平日往來就輒以如此心態目之,就顯得太不識相。你以為人人都想藉關係撈好處,我卻只是圖盡師生同儕的情分,誤枉我與你一般如此市儈,實在粗鄙之極。

是的,鄉愿者面目鄉愿,心內卻是市儈。雖說吾人常以星座分類,而將某些不為人所喜的特點歸罪某個天上星宿,但究其根源,個人特質實為根本。星座專家常把某個星座歸為愛財之輩,愛財固有道,但取財亦有分別。我知其愛財,特地讓他發揮所長,能賺點外快,孰料他卻擺起架子,約要取物,還要他排開時間,好似是他降尊紆貴做人情給我,平白糟蹋一樁買賣,也讓我認清這鄉愿本質。

又言雖愛財,取財之法卻讓我不得其解。他嘗云要以繪事掙錢,誠可笑。今日曰藝術家者,無不難以餬口。功成名就不論,就是掙得收入還有餘裕,都困難非常。若只求眼前財帛,往往吃相難看,名聲敗壞。惟鄉愿者似不以為意,有錢入袋即足矣。是八面玲瓏之作為,不過求一二阿堵物;事倍而功半,他卻以為攀天梯。且其睥睨之情,亦使同僚憎厭,彷彿台灣藝術家,皆是他般模樣,敗壞藝壇聲名。

愛財歸愛財,自尊自大則與愛財無關,佯裝謙虛更是屢屢讓人看破手腳。道不同不相為謀,我既眼睛看不過去,既然平日僅靠臉書聯繫,索性不追更新,圖個眼皮子清淨,倒也相安無事。平素的交情,總還是在,這種事情,我權當作我小鼻子小眼睛,莫使傷了和氣。但有時因公要來往,不過兩三句言,就讓我備感冒犯,有時一口悶氣,雖不是對著我,也讓我嚥不下去,不得不排遣排遣。一場飯局學長作東,又是商討老師榮退,照理茲事體大,縱有不便,言語也要有遺憾抱歉之語,方是應對之節。我給時間,居然回以「我想辦法調開時間」,彷彿事業做得多大,地位有多尊隆,又是一句「降尊紆貴」之語,看得傳話之人好不有氣。心中信奉關係,處世欲八面玲瓏,卻是如此說話態度,真叫我難解其所謂。

是以近友之說當不謬。云他為求開展人面,四處參加畫展,與人合照,彷彿很是親暱,卻被人譏格調全無。又在臉書上與人交,狀似熱絡,回音甚勤。但叨叨絮絮,如老嫗嚼舌,又禁不得揶揄,撩撥一二,便屢回以點點點,彷彿氣度甚小,計較又太多。又常只有口惠,真要他襄助一二,卻無下文。偶爾餖飣之事,被他說成天大恩惠,氣煞他人也。是此人只能與之取笑,不能與之交心;平素清談尚可,不可視作莫逆。我識此人,昏聵不察,如今有一二分明,算後見之福。縱彼有一日飛黃騰達,亦毋寧避之大吉。是如此之人,最適從政,可惜鄉愿者,自識亦不清也。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