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推翻妻子殺害海伍德的調查,據中共官方公布的文件稱,薄熙來至少扣押七人,將兩人折磨至死。
郭維國

Malcolm Moore,2012年4月19日,每日電訊報(原文連結

重慶兩位前任官員說,四月十日,也就是薄熙來之妻谷開來遭正式起訴的那天,召開了市委黨部會議。

「所有官員都不能帶行動電話到會議室中,也不能筆記,只能用耳朵聽,」一位要求匿名的前官員稱。

他們讀到一份內容,講薄熙來這位大權在握的重慶市委書記,在聽到他妻子可能跟四十一歲的英國商人海伍德死亡有牽連的時候,怎麼樣和他的公安局長王立軍起了爭執。

顯然王立軍害怕谷開來,幾天後他便跑到成都的美國領事館。

薄熙來聽到王立軍潛逃的消息時人正在雲南旅遊,他下令他個人的保安隊去追捕王立軍及同夥。

雖然美國領事館使王立軍免於薄熙來護衛的追捕,但公安局其他關係人士,以及兇案的調查團隊都被抓了。

「至少有七位跟王立軍有關係的人,包括他的司機,都被薄熙來拘捕了。其中最少有兩人遭折磨至死,」據前官員稱,文件上是這麼說的。

薄熙來是中共中央委員會約350位成員當中的一人,他可以有個人的安全護衛。

薄熙來住在重慶郊區八公里(Bagongli)的軍營中,與解放軍關係密切。

這位前官員稱縣級以上所有官員和黨員都已經讀過相關的內容,好聯合鞏固共黨的作為,消除薄熙來的勢力。

自薄熙來倒台以來,中國的官方媒體發表大量評論,要求社會穩定,效忠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

「當他們寫我們應該要堅強有自信時,你就知道他們其實缺乏自信,」某位資深官員表示。「北京害怕人民的反應,但他們實在沒有必要害怕。」

他透露早在王立軍試圖逃跑之前,團結重慶市政府的宣傳活動就已經開始了。

「事件發生的前幾天,有個要宣傳領導人的會議,稱若有重大事件,外國媒體可能會在一旁搧風點火。我聽到的時候,就猜想可能有事情要發生了,」另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員說。

被指控跟王立軍身邊兩個人的死有關亦是「嚴重違反黨的紀律」,這也是薄熙來遭到調查的其中一個原因。

同時,兩個消息來源均駁斥海伍德和谷開來的曖昧關係。「如果她想排解寂寞,她會小心避開她小圈子裡的人,」其中一人稱。

他們稱南岸區區委書記夏德良並非薄熙來小圈子裡的人。

這幾天有人猜測夏德良可能提供氰化物在海伍德的酒當中下毒。

這位官員是中國政府在深入調查此案件時遭到拘留的其中一人。

昨天與薄熙來和王立軍公安高層的小圈子的另外兩位成員也現身,遭到逮補。

重慶公安局副局長郭維國據稱是幫助薄熙來掩蓋謀殺案調查的幫兇。刑偵總隊隊長李陽亦遭到移送。

星期四泰唔士報報導,薄家的成員張曉軍也因為捲入謀殺案件遭到逮捕,他曾和海伍德死前一天和他一起飛到重慶。

據泰唔士報報導,張曉軍曾負責安排海伍德和薄家人在重慶會面的事宜。

11月14日,海伍德在南山麗景假日酒店的私人別墅被人毒害,這間三星級飯店位處一處僻靜的林地,可以俯瞰全城。

被捕的張曉軍約三十歲上下,原本是薄熙來之父薄一波底下的隨扈。

其他新聞(文章來源):

4月20日

香港《明报》今天引述重庆当地消息称,11月海伍德命案后,重庆公安局在海伍德的电脑中找到一份加密文件,设法打开后发现是薄熙来家人的经济帐目。该报道称,此事令专案组多名成员深感恐惧辞职,王立军向薄熙来汇报,但却令薄大怒,未几免去王的公安局长职务,薄王反目,最终导致王立军私闯美领馆。

今天《亚洲周刊》报道说,追查海伍德案件,王立军五名心腹和司机被薄熙来秘密抓捕,三人遭刑讯逼供后死亡。谷开来绕过王立军,命令重庆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销毁海伍德案证据。薄熙来若证实为这些命案主谋,可能判死刑。

《亚洲周刊》报道说,海伍德死后,王立军即通过五名手下暗中调查海伍德案,于1月28日向薄熙来“汇报”,指出调查线索都指向薄熙来夫人谷开来,为此办案人员感到压力,已经请辞,希望薄熙来妥善处理。

报道描述,薄熙来听到王立军的汇报后大怒,打了王立军一耳光,并称王立军“你就是一条狗”。消息人士称,薄熙来立即抓捕了这五名办案人员,并在秘密关押他们期间严刑拷打,其中两人被刑讯逼供而死,一人不堪折磨自杀。

此前有多家网站流传消息称,薄熙来大秘书吴文康、安全系统官员车克明等人,在薄与王反目之后,抓捕多名与王立军关系密切的警官,并称有两人被刑讯致死。

熟悉重庆政情的一位当地作家对本台透露,“专案组的警察提出辞职,后来王被去职之后,专案组警察几人被收审,这样王才选择出走。”

此前,本台也从多次消息源获知此事,但几经查证,仍无法联系上据称被刑讯致死的警员家属。上述作家也对记者表示,对警察被刑讯致死一事,无法核实。

昨天的《泰晤士报》周四(19)报道说,薄熙来命令停止王立军手下人对其妻子谷开来涉嫌海伍德死亡案的调查,与王立军关系密切的11名警察也遭到逮捕。

《泰晤士报》的报道说,据重庆的消息来源说,这些人是由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手下的私人卫队逮捕的。

文章说,薄熙来拥有一支46人的私人卫队,年龄在23到27岁之间,个头都在一米八。这些人从技术上来讲属于重庆市公安局国保总队,但实际上只服从于薄熙来的命令。

中国官方4月10日的通报中没有提及薄熙来在海伍德命案中的角色,但是通报中提及,“在薄熙来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的压力下,有关方面以各种名义违规审查王立军身边工作人员及有关重要案件的办案人员”,但通报没有详细解释这些办案人员的现状。

前天的《南华早报》则有报道,称重庆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重庆公安局刑侦总队长李阳两人因涉嫌毁灭海伍德案件证据被抓捕调查。

根据本台的消息源,郭维国出身锦州公安局,在薄上任后调往重庆,并在2011年1月27日被提升为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当地消息源称,郭是薄安排在公安局内部制约监视王立军的重要棋子。

亚洲周刊称,海伍德命发生之后,当时作为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被谷开来方面绕开,而让公安局副局长郭维国善后,包括销毁有关证据等。这说明,至少在这个时候,王立军已经不被薄家人信任。

本台的消息人士称,对王立军亲信警员的抓捕和刑讯,都由郭主导进行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