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

讀完《瞪死一隻羊》,我發現我誤讀的蠻嚴重的,首先從此書意圖論,雖說從譯筆來看,作者並不打算臧否他筆下紀錄的事情,但顯然主流評價都認為他是站在批判眼光來看待他所追查的事情。

但最嚴重的誤讀,大概是我把它當成是虛構的,好吧,縱使「不可證」的部分難以釐清,但可證明的記錄或事件就已經夠讓我瞠目結舌──誰能想到許多看似無關的事件,其實都有無形的線連結在一起?而且更難想像的是,這竟是出現在全球軍事力量最強大的美國!

因此,中譯本書封所寫的「黑色幽默喜劇」,實在有嚴重誤導之嫌。於我而言,他並不幽默,也不是喜劇,只是在看的時候可能會啞然失笑──因為真的太荒唐可笑。

唯我實在不願因誤讀而把之前的感想一筆勾銷,畢竟很多是與書中無關的發想。重點從不在於書中揭示了什麼,而是啟示了什麼。美國軍方走至這一步,也許令人「惋惜」(南方朔語)。但眼下身在軍中,我並不覺得中華民國國軍如今的行徑,其惋惜之處,會比美軍較少。

我覺得美國軍方的「終末意識」並沒有像南方朔於導言所云那樣強烈,倒是「敵基督」的宗教概念不斷灌輸在戰爭當中,以至於扭曲了許多原本有著良善出發點的觀念,反成為新型的攻擊方式,這種轉變相當明確。一如南方朔之論,我亦認為這可以歸結到美國的宗教情節。弔詭的是,雖然美國一直以基督教精神捍衛者自居,但他們實際的行徑,和基督教的核心精神根本悖離甚遠。原本的「愛與和平」,到軍方竟成了刑求,甚至是醜聞。我突然想到荀子的性惡論──人類也許生下來就帶著邪惡,小孩子不用教就會說謊,就會排斥異己,更不用說美軍,可以輕易從「愛與和平」的嬉皮文化中找到打擊異己的方式。

但我認為美軍的勇氣可嘉──雖然這樣使用美國納稅人的錢,實在不是太明智的舉動──他們至少嘗試用一些比較特別的角度去減少戰爭中人員的傷亡,而非只是製造大規模毀滅性的武器。相較之下,台灣一直以來和中共有著軍力不對稱的陰影,但我們卻一直拘泥在武器裝備和人員數目這些永遠都不可能贏過大陸的地方上,國軍將領好像也沒有什麼創新思考的能力。前不久國防部才終於成立了智庫,但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退休將領寫得出諸如「地球第一營」之類的東西給台灣的國防高層看。他們大概也不會當一回事。無形之中,我們就錯失了許多翻轉弱勢的可能。近日國軍的政戰部門也搭上政府推廣文創的潮流,竟在軍中提到「軟實力」這種事情。但以軍方接受事物的能力和程度,我們真正以「軟實力」作為抗衡的基礎,應該是遙遙無期。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