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

因為莒光課,我拿到一本「小說」:《瞪死一隻羊》,還沒看完。雖云「小說」,其實應該是某種調查紀錄。這本書之前有人帶來過,一些看過的人──包括連長──都覺得此書難看無比。我原本也覺得此書不好看,但及至看下去,我才發現此書的內容非常有趣。作者的出發點也許是諷刺性質的,但他開啟了我看待軍隊的全新角度。

書中作者不停追尋美國國防部曾經秘密的訓練一支具有超能力的部隊,希望可以藉此減少戰爭的傷亡、人員在戰後受到的心理創傷,甚至還有可能威嚇敵人,讓他們不敢攻擊。這種想法真是異想天開到幾近荒唐,但從裡面他所採訪到的許多內容,卻讓我不停反思「對啊,為什麼軍對不能如此來思考呢」?比如說,軍隊裡一貫制式的訓練,讓軍人變得愚笨遲鈍、不知變通,然而真正在戰場中,那些口號啊、命令啊,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反而要有敏感的神經和敏銳的反應,才有可能存活下來。我們的軍隊,卻似乎不希望軍人是敏感和敏銳的。又比如說,書中提到越戰之後的許多軍人,飽受心理創傷,因為他們還面臨死亡和殺戮的心理準備,就已經在跟越共生死搏鬥。書中提到有些人希望透過一些比較不「科學」的方式,比如音樂療癒、冥想、通靈,甚至嘗試和外星人接觸。乍看之下這很可笑,但它反應一個狀態:軍隊最初毫無意識戰爭對軍人的心理影響,事後面對如此嚴重的後遺症,他們也幾乎無能為力。台灣亦然。

「精神戰力週」即將來臨,但它所指的「精神」,不過是希望軍隊不要存有貳心,對這個國家的忠誠產生動搖。他們從來不會去想到,軍人在戰場上所面臨到極大的精神壓力,必須要如何調適,才能夠避免可能遭受到的心理創傷。當然,台灣已經很久沒有戰爭,也沒有參與過戰爭,國防部不會去想到這點,也不奇怪。不過,這可以確定一件事情,即軍人的訓練,從來就是以朝向「機械化」的目標在邁進,他們希望訓練出一批擁有技能,能聽從命令的「對象」,遠大於作為一個「人」的個體存在價值。在政府擁有統治正當性的前提下,軍人不得不成為沒有意識的棋子,然而,無論是隨著國民黨來台的老兵,或者是越戰之後帶著創傷的退伍軍人,政府就像是負心漢一樣,利用完後就他們棄於一旁,或以為只要給點金錢的補償,就可以不用聞問。我總認為,即便是廿一世紀的今日,我們對於軍隊的認知和管理心態,仍然停留在上世紀初的軍國主義的概念底下,絲毫沒有進展。所以台灣的軍人覺得此書很難看,也許正是因為僵化的定型思維讓它們喪失用不同的角度去看事情,也喪失了他們對「光怪陸離」的事情的接受度。如果這個軍隊自上至下皆是如此,它會有什麼進步的能量,實在讓人懷疑。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